www.fun78.com中文-军婚小说网_超星读书

www.fun78.com中文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嗯?”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好啊。”他转头望向走廊,老师还没来:“那就快走吧,被老师撞见了不好。”

“你们是来赔款的吗?”

“喂,加入武斗系可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独立独行的人可生活不下去。”景煊翘着嘴角:“当然,像我这样的强者除外。”

打了大半个小时,仍然没有结果。

上次被秦雨阳稀里糊涂地骗了身,他心里的气还没消。

“不忙,”秦雨阳扭头:“还就剩一口,你再等等我。”

这家伙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是从公司直接赶过来,还是从应酬上匆忙离席?

思虑间,床头的电话又响起。

“你认为怎么样才叫目中有人?”秦雨阳歪着嘴说:“要对你点头哈腰?被你看一眼就受宠若惊, 这样?”

自从身边多了苏冉秋,他温柔的一面都全被挖出来了。

“啊?”老井倒抽了一口凉气。

沈慕川:“……”好一个仅此而已,有魄力。

秦家夫妇决不允许一个蹲监狱的杀人犯拖累自己的儿子一辈子,他们就算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要让秦雨阳离婚。

发现外面有人之后,三个绑匪急匆匆地进来,抬起秦雨阳从后门离开。

“谢谢庭哥,嘿嘿,那我送小雨哥他们回家。”黄毛开心得手舞足蹈,说道。

秦雨阳:“可以,看在你们川哥的面子上,我答应过去看看。”

七号院子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各位寝室听觉灵敏的住客们纷纷醒来,他们一听就知道,706和708那俩又酸又臭的回来了。

沈慕川看了眼他,没说什么。

真是惊人!

今天只是因为涉及自己,才不得不处理这些破事。

“哎?”秦雨阳傻眼,他说的是顶班,可不是结算:“王店长……”

皱眉,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接下了一个重担。

“老胡,打电话给那个人,说人绑到了,叫他给剩下的钱。”

不管怎么说,战功赫赫的将领,他的子嗣总是令人优待的。

“谢谢。”苏冉秋再次摸摸自己的脸, 五迷三道什么的,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你的朋友们有时候会讨论你。”蒋楦上了他的车,系好安全带:“但是你比别人的印象中更成熟。”已经跟那些吃喝玩乐的小青年,不是一个阶段。

“咳咳。”苏冉秋摆正脸色:“谈完了,什么时候回去?”

门卫瞅了眼, 感觉有点眼熟的样子:“迪鲁兽?”又是一只身材过胖的迪鲁兽。

“但是这么简陋……会不会委屈?”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隔壁那头出身优渥的龙……秦雨阳扭头看着他。

身后半晌没有听见秦雨阳的动静,然后一股热水突然加进了洗菜的水盆里,苏冉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冻僵的手迅速回暖。

狼和龙,互相撕咬打击,毫无形象地滚成一团。

“以为我找不到你吗?”混球弟弟一脸惊讶的样子,取悦了秦雨顺:“开门。”

“现在吗?”秦雨阳面露踌躇。

“川川,所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监狱啪了吗?”

酒店风格的房间, 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来。

“没事,小雨哥……”黄毛满脸崇拜地说:“你的车技我黄毛服了,在这四九城里,别说是那些小鱼小虾,就算是江逐浪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赛得赢你。”

苏冉秋心肝儿一颤,立刻把套收回来,胡乱塞进了背包里。

他把书本放回去,一溜烟蹿下书架,回到景煊看书的地方。

“不……”金洛怎么能忍受被告上法庭,但是巨大的赔偿金额,压得他喘不过气。如果真的赔偿出来,父母会杀了他。

“好,那就辛苦你了。”秦雨阳揉揉他的红发。

“说什么好?”苏冉秋靠着床头,双眼有点放空。

沈慕川一口拒绝说:“我不答应。”

“就算我有,又凭什么给你?”苏冉秋鄙视地看着他:“你好意思叫我给钱吗?”

“嗯。”老板竟然心情很好地回答。

老井又重复一遍:“秦先生,这件案子是秦先生做的,他就是陷害你杀人的凶手。”

“这么努力读书,以后有什么计划?”秦雨阳突然正经起来。

然后又发了一条:“你回来了没?”

秦雨阳搂着他的脑袋:“就冲你这句话,老子这辈子疼你疼定了。”

“我来教你释放元素和凝聚元素的诀窍。”景煊变回人身,站在秦雨阳身边抱着胳膊:“不过这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累活,总不能让我白白地付出,你说是吧?”

“嗯,懂,哥你说的不错,也就是说……”巴拉巴拉,弟弟竟然真听懂了,而且还举一反三,深入探讨。

“我不饿。”苏冉秋说。

然后老井带着一个犯了事的下属上了二楼, 让他上去处理。

“你也太无情了吧你?”秦雨阳赶紧抱胳膊:“我俩是亲兄弟,你不罩着我谁罩我呀?”

不带脑子的秦雨阳听成‘等我什么时候咽气再说’直接在心里翻译成我喜欢你。

“别在这杵着了。”沈慕川斜了他一眼:“没什么事就回去,我这几天不在,公司还要靠你。”

“晚上回来带盒套。”秦雨阳说。

“没有,是生自己的气……”苏冉秋闷闷地说。

唯一正常的好像就是秦雨顺了,可惜在秦家夫妇眼中,他是个没人性的孩子。

秦雨阳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那样的话:“那你随便吧。”既然对方肯伺候的话,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自然是大大方方地让人伺候。

“想什么?”秦雨阳低声配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