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游戏机-华晨中华_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九五至尊游戏机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严以梵和安诺回到寝室,立刻闻到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气味,他们都知道708室内正在发生什么。

秦雨阳来到窗边,抬手敲了敲窗户:“小秋哥,回家了。”

两个年轻人眼神微动,暗藏心疼。

下午一点多钟左右,秦雨阳浑身酸痛地醒来:“……”他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发现自己侧躺在地面上,周围的环境乌漆嘛黑,还有一股潮湿的味道。

“呜……”活泼的团子一下子倒在水里,蔫了吧唧地哭了。

“平时喝酒吗?”拎起啤酒开了一罐,秦雨阳先把它放到苏冉秋面前。

第一次待在这种万人瞩目的戳心位置,秦雨阳也很心碎。

“那真是要命。”景煊低声把他推回去,一副打算用强的架势。

发现那头龙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寻找宠物,惊呆了707,他是银狼,嗅觉也十分出色,可是在气味这么杂乱的校园里,靠气味寻找根本不靠谱。

严以梵打开房门,顶着一头微微湿润的黑发走进来,看见毛团乖乖瘫在床上,表情略暖:“医生说你不可以经常洗澡,我们说好一周帮你洗一次澡。”

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那个,他叫自己买什么?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秦雨阳很佩服渣男,真是方方面面都注意树立自己的形象,比如说,秘书和助理都是上了年纪的有能力者。

“嗯?”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好啊。”他转头望向走廊,老师还没来:“那就快走吧,被老师撞见了不好。”

从早上十点多折腾到现在,粒米未进,滴水未入,还流失了不少水分和蛋白质,再不补充能量会死人。

“现在还没有来哦。”前台妹子小鹿乱撞,这个男人近看更帅,而且很年轻精神。

“嗯哼,或者现在就来吗?”秦雨阳一下子把空间压到最小,低头找到对方的唇。

重新安抚好毛团,雷茜忧心忡忡地躲了回去。

红发的龙族青年没有说话,视线放在那个好几天没有跟自己亲近的男人身上, 神情压抑。

而且此人一身正气,说话的语气带着上位者的从容不迫,非常舒适好听。

秦雨阳看见他只顾着笑:“……”

“唔,”秦雨阳中了一拳,捂着嘴角说:“你还真的打……”

约莫过了两分钟左右,他突然坐起来把手机卡取出来,用一张纸包着随便塞进口袋里。

“唉……”秦雨阳抱紧自己,感到寂寞空虚冷。

竟然是新生?

“没事儿吧?”秦雨阳低声问,估摸着后劲儿差不多也过去了,他推开苏冉秋:“起来,我去洗洗。”

“一会儿你自己试试呗。”黄毛说道。

“是吗?那你别后悔。”魏临冷笑说:“他现在可还在监狱里。”

昨天下午,金洛连夜赶回自己在城区的家,把秦家索赔的事情告诉父母。

严以梵早就知道,按照自己在校园里的知名度,再加上胖鲁鲁的可爱程度,一定会招来侧目。

魏临被爆出是零号倍感羞耻,但是更生气自己的人品被人误会:“就算慕川不是零号,你认为我就会做那种不道德的事吗?未免太小人之心,哼。”

沈慕川抹了把脸,很好,老井的转述很有画面感。

景煊晚了一步表情很恼火:“我也觉得不可能,凭什么要跟这个家伙一起抚养,嘁!”

“发现了目标,现在一直跟着。”

相比起第一任伴侣在房事上的佛系, 这位和自己一般高大的沈大佬, 让秦雨阳压力颇大。

可是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他心里的怨恨意难平。

这只银狼别以为自己拆散了一对好基友才是,那真的跟他没关系。

“很有魅力。”蒋楦笑了笑。

回复完一封纯英文邮件,秦雨顺阖上笔记本:“今天教你运营一个公司的基础知识。”

同时觉得看孩子真辛苦。

到了半夜里, 得了秦雨阳的伺候, 景煊心满意足地靠着对方, 沉沉地睡去。

狱警用警棍指着他:“干嘛?对警官说粗口,想关小黑屋吗?”

而且景煊也不会告诉秦雨阳,龙族的背只驼自己的父母和配偶,其次有可能是子女,但是龙族有那么多的子女,谁驼得过来。

只是不好意思走过去,不知道怎么面对。

“老师。”英俊的青年,披着睡衣,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么一说秦雨阳开始后悔,如果那一百万留下,苏冉秋就可以顿顿吃肉了。

每次被问及脸上的伤痕,苏冉秋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秦雨阳。

秦雨阳轻吐了口气,没说什么,拉着他往寝室的方向走。

这开心得,让秦氏夫妇心都碎了,以为他在监狱里吃了不少苦,终于知道父母的好了。

“喂,谁啊?”秦妈不认识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因为早已把沈慕川的电话号码删除,只差没拉入黑名单。

秦雨阳夺门而出,在走廊上边走边说:“我去买个充电器,你消消气。”然后抱着头跑远了。

这么说来,自己在监狱最多能待一周左右。

两分钟之后, 秦雨阳一脸绝望地爬起来准备撞柱子, 他不活了, 反正这个身份迟早都是死!与其被人大卸八块地死,还不如死得体面些!

鼻青脸肿的青年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是一起的。”

“……”

出轨、离婚、净身出户,最后不回家,和三儿在外面鬼混。

“嗯。”蒋楦迷糊着脑袋,愣了愣,然后呢哝了句:“直球的威力,受教了。”

“吃饭。”

“你不是说要我安慰你吗?”苏冉秋泛红了脸,既羞涩又大胆地搁回去。

打开门, 克雷格教授坐在沙发上,倒好了两杯茶,他扭头看向秦雨阳,脸上带着调.戏意味十足的笑容:“龙族果然和传说中一样热情。”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