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上海政协_长安大学本科招生信息网

必发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宋妈:“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认为怎么样才叫目中有人?”秦雨阳歪着嘴说:“要对你点头哈腰?被你看一眼就受宠若惊, 这样?”

季若然脱口而出道:“秦雨阳?”

“我……”苏冉秋急得不行,他觉得这个条件自己做得到。

沈慕川最后一次看时间,冷静地说:“还有五分钟。”如果五分钟之内秦雨阳能赶来,探监申请还作数。

“在想婚礼。”沈慕川说:“你想穿白色的礼服还是黑色的礼服?”

秦雨阳对他很服气:“你从那看出来我跟你精神很合拍。”

“你今年几岁了,还这么幼稚?”秦雨阳扣着他的后脑勺,扑棱了几下。

“好吧,如果吃坏肚子死了可别怪我。”景煊邪笑着道,毫无同情心地撕下一片肉塞到迪鲁兽的嘴里。

他若无其事地挪开眼睛,心想,这家伙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可见是那天晚上没有给对方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

“嗷呜?”秦雨阳舔完爪子再要,却发现这个人转了过去自己吃独食!

很快,王店长拿着一个信封过来,满面笑容地交给苏冉秋:“小秋,回去好好上学吧,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他们婚礼都还没举办完,表哥就被抓了进去。

不得不说这是一头很有心计的龙,睡着睡着,他就用尾巴将毛团偷了过去。

在场的围观者安诺,虽然跟景煊的关系只是一般般,因为那家伙脾气太臭了,可是他认为景煊说得对:“这位同学。”安诺看着严以梵说:“那家伙谁的对,有证据就拿出来。”

只见他拿出今天送出去又要回来的副卡,第二次递了出去。

秦雨阳好歹也是个有气性的人,他整了整衣领转身就走。

半个小时后,高调的红色跑车停在事务所门口。

那个地方唯一的优点约莫就是山清水秀,没有被开发过度,换而言之就是贫穷落后。

“我想亲一下您的双唇。”景煊说。

秦雨阳听见这话,立刻闭着眼睛装死,毕竟他现在动也动不了,逃也逃不走。

“……”沈慕川咬牙切齿地卧倒,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干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公子哥,这怎么可能?

“谢谢哥哥。”苏冉秋弯眼笑。

但是看见源海身上背着那么多兽头,哪还走得动路:“上,把他们的兽首抢过来。”

根本不像谈恋爱啊,像野兽护食!

“最近在牢里待得怎么样?”狱警在说话间冲他挤了挤眉,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黄褐色的信封,通过牢门,塞进沈慕川的手里。

“江二少,不好意思。”围观了片刻,秦雨阳向他们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搂着苏冉秋裹在西装下的腰身:“不过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又让人无可奈何:“我俩的屁事确实碍不着别人,所以请你,以后就别再哔哔了行吗?”

“你就是那只宠物对吧?”景煊享受和对方靠近的心情,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愉悦:“恕我直言,你当宠物的时候……很可爱。”

带着试一试的希望,严以梵敲响705的门,虽然708说过,花豹的脾气很坏。

“不是累不累的问题……算了……”秦雨阳直接捂着沈慕川的嘴,来一场带着点□□意味的狂欢。

丈夫两个字,险些让秦雨阳摔了个狗啃泥:“我.操……”

说完,他非常期待表哥和他一同愤怒。

“新来的听着,七号院子里面脾气最坏的就是花豹。”景煊好心提醒:“其次就是我。”好了, 抱着宠物美滋滋地回屋。

“你觉得我会介意吗?”秦雨阳吊儿郎当地朝他飞媚眼,然后抓住手机订机票,顺便买了一大堆实用的礼品。

不知道为什么,魏临听见这种言论,有点心酸。

苏冉秋瞥着弯腰痛呼的男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

刚才秦雨阳利用这股力量,跳上了一米的高台,简直不敢相信昨天那只连门槛都跨不过的毛团可以这么牛逼。

这一晚他做了很多梦,梦里有几张熟悉的脸孔。

看见对方之后,两个人都诧异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原本平平淡淡也没有所谓感情的会面,竟然硬生生被一系列的意外营造出了感觉。

他去找隔壁的年轻老师,借了一身衣服。

景煊想起自己做的好事,赶紧用湿纸巾把毛团擦了擦。

秦雨阳又被小对象喂了一个黄梗:“……我没有多想。”真的,可是苏冉秋提醒他了,污得一塌糊涂。

秦雨阳沉默,脸上轻松的笑容早就不见了,换上一副心烦气躁和难过的表情。

过去的沈慕川是霸权主义,谁敢哔哔就直接干掉谁。

“你这颗蠢毛……”两个主人异口同声地无语道。

说完之后上课铃响了,下节课依旧是理论课。

黄毛:“我们单纯吃饭,庭哥他应酬客人。”怕秦雨阳有压力,他说:“就当去开开眼界呗,有什么关系?对了,把小秋哥也带上。”

不知不觉竟然在马路上被苏冉秋抱了足足两分钟,这个腻歪程度可以说是非常挑战秦雨阳的神经了。

养宠物的他,是另外一面的他,平时的他就是这种严谨疏离的形象。

“我们可以亲完再探讨这个问题,”景煊越挨越紧,舔了舔干燥的唇:“您考虑好了吗?”在这方面龙族的耐心有限。

“好。”沈慕川一阵风似的带着老井离开。

“不。”严以梵护紧怀里的胖团:“这是我的宠物。”

季若然心情难受,他其实不想关注秦雨阳的一举一动,偏偏这个人总在眼前晃悠,想眼不见为净都不行。

沈慕川:“很好。”

他等着对方自己招供,可是沈慕川让他很失望:“一个人去度假吗?怎么不等等我?”

他必须承认,这个男人太邪门了。

浪子回头这四个字, 几乎贯穿了秦雨阳的一生, 这四个字不单只形容他突然开窍, 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一名成功的商人;更是形容他情场收心, 在和第一任伴侣离婚之后, 从此守着真爱专心致志地过日子, 零绯闻, 零吵架, 简直是不可思议。

景煊满不在乎:“是又怎么样?”趁着还在自己手里,快速再亲几口:“昨天就吃了肉,它不是没事吗?”

但是还能怎么样,亲妈的命令能不听吗?

秦雨阳拉耸着眼皮心想,我能不知道吗?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