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88bet.net-飞鸽传书官方网站_大渝社区

m.188bet.net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谁理你, ”苏冉秋坐在玄关上穿鞋:“我跟你说, 我现在一肚子邪火, 非去泡个妞不可。”

“够了。”察觉到老井的情绪不对,沈慕川及时喝止他:“你冷静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雨阳双手护着他,强硬的举动遭了好几个老爷老太的白眼,但是他纹丝不动,等苏冉秋顺利上去之后才放行。

“怎么样?”魏临看见沈慕川回来了, 激动地站起来。

苏冉秋拍开那只手:“好啊,但是家里很窄,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招待你。”

苏冉秋摇摇头,实际上脸上肿痛,身体很累,心里更是难受。

半个小时后,秦雨阳紧赶慢赶,终于把车开到了家门口。

秦雨阳回头喊道:“住手,够了!”说话的时候下巴又挨了一拳:“……”天了噜!

突然之间对沈慕川的仰慕如滔滔江水般汹涌蓬发,又如新月之夜的海潮般急流勇退,最后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把沈慕川吃得死死的,那是何等幸福的滋味呢?

被他当人肉垫的男人赶紧放开,嘴里狠道:“从现在开始,你再说话我就把你扔下去。”

秦雨阳抽了抽嘴角,还免费的午餐呢,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门被推开,一道令人很有压力的高挑身影出现在眼帘中,这是秦雨阳第一次见到沈慕川身穿常服的样子,比他穿囚服的时候,何止帅了十倍,简直是百倍有余。

缓了五分钟之后,秦雨阳穿上衣服走出去,他不能什么都不做。

站在远处树干上的翼龙,眼睁睁看着地面上那名俊美的男人,倏然变成一匹奔跑的雪狼,体格巨大四肢修长,毛发光泽丰厚,非常英武威猛。

秦雨阳心想,完了,还真是监督:“……”有人管的感觉真操蛋。

只见这只小东西狼吞虎咽地吃得停不下来。

当时被酒醒后到处乱晃的秦渣男撞见,就萌生了栽赃陷害的念头。

反正钱已经到手了,秦雨阳这个坏种,谁稀罕谁要去。

随着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苏冉秋的眼神就像死人一样平静。

“就是会。”秦雨顺转身说了句:“跟上。”

那头小浪龙凑过来耳边轻语。

“嘿嘿。”源海背着一串兽头,屁颠屁颠地跟上。

沈慕川:“搬到了我家?”

“没什么。”等沈慕川反应过来,立刻感到好笑,这个骚男人是在色.诱自己吗?之前怎么没听说过他有这样的一面?

“你们公司周六上班吗?”秦雨阳问了句。

这时候,秦雨阳发现苏冉秋有点晕车的现象,他连忙拧开了一瓶矿泉水,给对方喝了几口,然后打开车门过去,把人弄下来喘口气。

“真没什么。”秦雨阳说:“我们现在就很好。”

秦雨阳:“他谁都不信,难道信我?啧,别开这么肉麻的玩笑,我又不是真的脑袋被门夹了。”说着就走。

第二天早上,秦雨阳起得挺早,他对着镜子仔细刮了胡子,梳好头发,佩戴整齐,喷上味道清淡的男士香水,出门时含了一粒玫瑰香型的口腔清新糖果。

“是我的宠物。”严以梵抢在那个人动手之前,把叼着红肠的毛团捞进自己怀里。

黄毛一到奶茶店门口,立刻下车走进来说:“嘿,小雨哥!真是不好意思,非常抱歉,来迟了点点!”

“……”秦雨阳生无可恋,感觉自己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异地恋,哈哈。”

“我们又见面了。”秦雨阳望着这位曾经居高临下辱骂过自己的青年,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并在对方惊异的眼神之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秦雨阳,那个被你吩咐拿出去扔掉的,这座庄园的主人。”

说起这个宋迎晨非常不解,他表哥那么牛逼的人,为什么会答应跟这种虚伪的人结婚?

“好。”

整个过程脸红得像成熟的桃子。

而秦雨阳坐在他身边,一脸严肃地阅读头条新闻。

那手指倒不是苏冉秋的意思,他一开始搁在自己腿上的。

雷茜的考虑是对的,这个崇尚力量的世界危险重重,一个没有力量的小毛团难以生存。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我们也没有签订什么合同不是吗?”魏临揉了揉耳朵,觉得刚才那一声真是天籁之音。

“什么?”当秦雨顺理解了母亲的意思之后,他脸都黑了,谁说他是回来找麻烦的?

“哦,是吗?”沈慕川冷声说:“希望你也了解一下,放弃管理权的是你自己,我没有让你这么做;坚持不离婚的也是你,你有什么理由把火气发泄在我身上?”

可是雷茜充满担忧,如果少爷有这么聪明的话,就不会做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唉。

“你相信的话,我就赢给你看。”秦雨阳侧着头:“或者问问小毛哥,我的车技怎么样。”

第10章

苏冉秋重新又吃起了东西,一边品尝从没吃过的美食,一边竖起耳朵听秦雨阳和黄毛扯淡。

作为一个脾气暴躁的独行侠主义者,景煊喜欢自己掌握主导权,讨厌组里面有人指手画脚。

他死心塌地地跟了对方小半年,从来没有哪一天有过这种想法。

秦雨阳才知道玩大了,他立刻抱过去,把人搂在怀里:“我没嫌弃你。”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他二话不说捏着苏冉秋下巴,打个啵儿:“我在跟你开玩笑呢,打趣你懂吗?”

秦雨阳也没有老到不能动的地步,他走进小厨房时,裤裆里肃然起敬,却被他视而不见。

秦家大宅,秦雨顺坐在亲人环绕的饭桌边,低头拿出震动的手机。

声音淹没在炽热的浪潮中,无暇顾及。

回到家,两个年轻人轻手轻脚,各自回了自己的屋里。

沈慕川朝吊瓶望了一眼:“还打着点滴,洗个屁的澡?”

严以梵和安诺回到寝室,立刻闻到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气味,他们都知道708室内正在发生什么。

既然对方会说中文,那么把人接回自己家,就当完成任务。

苏冉秋心想,这人迟早是要回去当他的富家少爷,而自己只会是他众多风流韵事当中的一段,仅此而已。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