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178.com-中国移动移动应用商城_商业评论网

yzc178.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车牌号XXXXX, 靠边停车!”警车车顶上的喇叭重复着这句话。

秦·身无分文·雨阳,发现司机看向自己,他便笑着点了一下头,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诚然,当初答应和秦雨阳结婚,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考量,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任何感情。

反而是秦雨阳自己的背和胳膊,被MB抓得惨不忍睹。

感到被践踏的可不止是秦妈一个人。

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他面露担心。

第五天晚上就没来了。

“什么事?”秦雨阳笑眯眯地,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至于对方脚上的皮鞋和腰间是皮带是什么牌子,黄毛已经不想去探究了,反正这哥们绝对是个有钱的主儿没错。

“把灯关了。”苏冉秋吩咐道,他躺下去之后才发现灯没关。

“行,老子就不信他一辈子不露出马脚。”宋迎晨冷笑着付了私家侦探的钱,然后打电话到监狱让人安排沈慕川接电话。

照他说,像苏冉秋这种单纯较真的学生哥,有点良心的就不应该碰。

“哎?”秦雨阳傻眼,他说的是顶班,可不是结算:“王店长……”

今天两个人一整天没有出门,身上都穿着睡衣。

苏冉秋这边还没喝完一罐,吃好饭他站起来收拾:“你接着喝吧,我去洗洗。”然后把桌面收了进去,洗好碗筷,也洗了个澡。

秦雨阳其实也没有一直看着他,只是偶尔看一眼就被抓到了而已。

现在沈慕川最担心的是秦雨阳的安危,谁知道那俩人渣走的时候有没有对秦雨阳下毒手。

两分钟之后,只见他动作潇洒地扔了烟屁.股,然后拿起筷子,一个人埋头吃饭。

“是女朋友?”苏妈妈松了一口气,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她可没有。

可是没有,姓秦的底子很干净,干净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但是感觉,面前这只银狼是走心的。

景煊咬肉的动作一顿,方圆五米之类有活物靠近他是知道的,更别说一道热辣的视线,死死盯着自己……手上的烤全腿。

看他们两个零号受受相互,秦雨阳翻着白眼儿受不了。

还记得上次首富公子做的坏事吗,龙对自己的味道异常敏.感,就算用肥皂搓了两遍,在段时间内,毛团身上还是带着属于他的味道。

“是啊……”席致凯恍惚地说:“打工买资料书就更难了。”

“打工。”苏冉秋言简意赅:“今天是周六,我有兼职要做,你不是很清楚吗?”他瞥着秦雨阳,他和这个男人就是在绿荫餐厅认识的,每次自己兼职打工的时候,对方就会刻意过来搭讪。

“我跟你说件事儿。”秦雨阳迎上去搂着总裁哥哥的肩膀:“我已决定以后来你公司上班,你看是给我个经理职位还是……哎?”

被威胁之后还能心平气和地面对,秦雨阳觉得自己的脾气挺好的了。

“……”沈慕川咬了咬牙,豁出去道:“好,我答应你,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不知道带自己进来的绒毛控什么时候会回来,要是他很迟才回来,自己不得饿死吗?

“欢迎江同学大驾光临,请吃好喝好。”他微笑着念完这一句,扭头找自己老公去。

“好的。”秦雨阳也起来穿衣服。

“就喝了一点点。”秦雨阳说:“你别起来了,我不用你伺候。”

真是意外,秦雨阳打回来的第一个电话,竟然不是打给溺爱他的父母,而是打给对他爱答不理的大哥。

其实心里已有答案,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窥探欲。

“你好。”他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

“那不然呢?”秦雨阳眼神冷冷地看着他:“因为你表哥进了牢里,我就要丢下手里的一切,进去陪他才算正确?”

周围的犯人嘀咕,典狱长怎么那么闲,整天就找4087.

“你的朋友们有时候会讨论你。”蒋楦上了他的车,系好安全带:“但是你比别人的印象中更成熟。”已经跟那些吃喝玩乐的小青年,不是一个阶段。

宋家花了很多关系和钱,才把沈慕川留在这边。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出去。

秦雨阳说道:“江同学,我俩走了,你自己找人吃饭吧。”他拉着苏冉秋的手腕,往小花园的石头桌椅那边走。

挂了电话,他整个人都是懵的,怎么会是秦先生呢?

第26章

沈慕川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到秦雨阳的嘴:“刚才忘了留印子……”

可是秦雨阳是个意志力坚定的成年人,他在忍受痛苦的过程中会思考,怎么对付这种无尽的痛苦?

一颗毛绒的脑袋从推拉门边探出来,蓝莹莹的眼睛一眼就到了那只油亮油亮的烤全腿。

秦家夫妇走了之后,秦雨阳独自面对一桌饭菜,神情郁闷地抽了起烟。

秦雨阳和景煊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一家人吃过晚饭,时间到了晚上八点半。

——你穿着情趣睡衣邀他打.炮,他拉着你打王者荣耀,这是我今年听过最骚的操作。

他们队伍里有两名会飞的队友,如果他们愿意驮着同伴飞回去,那就再好不过。

倒是这位总裁哥哥,秦雨阳看了眼他,不确定对方是冷冰冰的大龄处男,还是表面禁.欲.床.上狂.野的两面人。

可是认真说起来,要找个比秦雨阳出挑的,也不是那么容易。

景煊挨着身材硕长健壮的男人,刚才那点小别扭早就被他抛之脑后,满脑子只剩下令他走不动路的内容。

不过那只是个假设,他不觉得以后会跟女生谈恋爱。

明明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跟他表哥结婚只是为了利益而已,现在表哥进了牢里,只怕这个人已经在想离婚的计划了吧?

两分钟之后,秦雨阳拿起手机发短信。

刚才安诺一走,秦雨阳就醒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