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铁友网火车票_美妆网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反正不是个什么完善的人。

老井被吼得一愣一愣:“好,好的,我马上,马上就去!”

“严以梵的丝带还在你手上对不对?”秦雨阳冲他伸出手掌:“还给我吧,我要物归原主。”

这一年的暑假,他大概一生忘记吧。

“你今晚有点猴急……”苏冉秋埋着半边脸:“怎么了,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可爱?”

“你今年几岁了,还这么幼稚?”秦雨阳扣着他的后脑勺,扑棱了几下。

—两个人组队,进入特定的区域打猎,谁打的野兽多,排名就靠前,据说可以抢别人打的野兽。

看着看着,隔壁飘来一阵烤肉的香味儿。

“老师。”英俊的青年,披着睡衣,从远处走了过来。

“你放心吧,你不会死的。”沈慕川被他搞得心情烦躁,也有些慌里慌张,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你在门口是吗?

过了良久,沈慕川义无反顾地抬起右手,把手表和手串弄下来,然后解开袖扣,撸起袖子,露出一只肌肉结实肤色健康的小臂。

“什么事?”秦雨顺拿起笔开始签文件。

“三个人一起啊。”秦雨阳说:“相识一场,总应该面对面把事情说开吧。”

苏冉秋一着急,抱住不让他走:“我真的不勉强,我喜欢你啊。”如果秦雨阳不让,他会更不开心。

“别在这杵着了。”沈慕川斜了他一眼:“没什么事就回去,我这几天不在,公司还要靠你。”

“不是脸的问题。”脸够好了,但是觉悟不够高,秦雨阳摇摇手指:“我讨厌带新手。”每次都要从头调.教。

——你在门口是吗?

秦雨阳突然说:“小秋,你是故意磨蹭的吧?就等着我送你上学呢?”

是个完全跟老板不同类型的帅哥啊,一看就是很会玩的类型,背后的女朋友估计有一打。

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景煊,你真厉害……”他笑着,由衷地盛赞道。

“我就是坐坐想点事情,”秦雨阳说:“我现在就走。”

“你就这么喜欢老子吗?”景煊心花怒放,亲了毛团好几口:“走,爸爸带你去吃肉。”

而且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很保守的人,没准今天晚上就会邀请别人去他房间。

然后就吹起了口哨,沈大佬这一双长腿深得他心,特别是毫无束缚,绕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怎一个带感了得。

虽然风和火的元素没有水元素活跃,但是加以修炼的话,这个男人迟早会成为东大陆战场上的神话。

当天在场的所有人, 沈慕川都叫人查过,每一个都没有嫌疑,而且都有不在场证明。

“不吃。”苏冉秋坐在书桌面前,在台灯下目不转睛地看书。

对此,秦雨阳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他耐心等待这头暴躁的龙给自己讲点干货。

家里的亲人对他从来没有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碰车。

惊讶得秦雨阳手里的红肠都快掉了,这是来找茬的?

但是秦雨阳却不屑一顾地笑偏了头:“你的答应都是放狗屁。”

沈慕川突然接到这样一通戳心窝子的电话,可谓是气得饭也吃不下,工作也做不好。

现在为了秦雨阳,他愿意自封零号。

“好。”有他这句话,秦妈就放心了许多:“我现在就在警察局,你稍等。”

“嗯……”沈慕川没有觉得抱歉什么的,他只是觉得秦雨阳挺可怜的:“这次不耍你。”

老井眼睁睁看着,呼吸停顿了一下。

苏冉秋羞涩道:“不是迟早要脱的吗?”

苏冉秋正在上课,突然感到裤兜里的手机一震,他的心随着一颤,有种预感是秦雨阳的消息。

第21章

“你心宽就行。”秦雨阳轻笑。

不过才相处了短短两天,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景煊像条死龙一样趴在铺上,累毙了的身体翻过来,看向秦雨阳的眼神充满……类似于崇拜的光芒。

“开玩笑的。”秦雨阳一脸无辜地说:“我这种人有可能卖身吗?你激动个啥。”

“算了吧。”沈慕川从他身上移开视线:“我今天没有兴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象闹别扭,多半是欠cao!cao一顿就好了,要是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秦雨阳脸黑似锅底:“听着,今天说清楚,这些以后我负责。”刺激一下他也没心思睡觉,就坐起来拿着自己和苏冉秋的手机,把微信钱包里剩下的钱全转给苏冉秋。

“上次在陶先生那讹的,一共是两万七千块钱,其中两万投了股市,剩下的七千给你转了五千,我身上还有两千块钱现金。”秦雨阳一口气交代完毕。

思索了半天,严以梵根本不知道,那头龙嗅的不是宠物的味道,而是他自己的味道。

——喜欢你。

感到被践踏的可不止是秦妈一个人。

“不。”景煊把脸深深地埋进秦雨阳的肩窝里,用力呼吸了一口气,嗅到的全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像送他升天的毒.药。

秦雨阳回他一张校门口的现拍。

在他早出晚归的这段时间,苏冉秋一心一意学习,时间咻地一下就过去了。

秦雨阳怕苏冉秋下课后找不到自己,想想还是站在最显眼的路口处,他正准备给苏冉秋发信息,就被一个人叫住。

“到站了,下车吧。”苏冉秋说道,他倒是很感谢司机大叔那一记漂亮的急刹车,让自己一路上得以清静。

“好了,谢谢小毛哥。”又一次被黄毛送到奶茶店门口。

“以后,你的晚餐都留着跟我一起吃。”景煊抱臂看着别处说,浅蜜色的脸颊不可察觉地透着一抹红。

“什么?”当秦雨顺理解了母亲的意思之后,他脸都黑了,谁说他是回来找麻烦的?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