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花园-菏泽信息港_淘宝网装修市场

亚洲城花园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你醒了?”秦雨阳下去,倒了杯水给他:“来,喝点水。”

他一边口齿清晰地陈述,一边在心里问候了原主一百遍+N遍。

怎么觉得有点道理?大家是不是太着急,关心则乱了?

“谢谢。”秦雨阳喝了茶,又看了眼表,说道:“陶先生,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

屋里众人的反应可想而知。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二十分钟之后,秦雨阳手里提着一打啤酒,打开了小单间的门:“我回来了。”

“抱歉。”脸上强颜欢笑:“你再说一次吧,我不会再走神了。”

他初到武斗系,人生地不熟。

这下苏冉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心里一片茫然。

苏冉秋转过去看着黄毛,点头喊了声:“小毛哥好。”

“是。”助理略吃惊,这个决定有点突然。

“那就这么说定了。”秦雨阳说道:“晚上七点钟,你到上次的奶茶店接我。”

态度一直很坚定的青年,突然改口答应让自己跟着,饶是脸皮八尺厚的秦雨阳,也有些疑惑和不好意思。

搬家之前,在餐桌上说了计划,秦雨阳和父母一样,表现不舍和关心。

两个人的嘴唇距离不足一厘米,几乎是张嘴的时候就能碰到,非常地暧.昧调.情:“我不知道……”

前提是,沈慕川知道真相的时候不会发飙。

“影响不好。”苏冉秋语气装得平静,心想,自己一个穷学生,跟这种场合格格不入也就罢了,还要面对季若然,未免有些自找苦吃。

“啊,你也不喜欢吃青豆?味道很难吃,对吧,我也讨厌这种东西,我们还是吃肉吧。”景煊把青豆移走,端了一大盘肉过来,和自己的宠物一起大快朵颐。

“是的,少爷。”雷茜听到命令,立刻动手计算。

“接下来请大家逐一上台来做自我介绍。”

“雨阳!”邵飞注意到门口的他,站起来招呼了一声:“快过来,跟哥哥喝两杯。”

“人是会长大的, 你才二十岁, 以后你就会发现, 世界大得很,我秦雨阳只是其中一很小很小的存在,你要是一直喜欢我,那就喜欢着,”秦雨阳扯了个笑:“反正,在这方面老子是个奇葩,你知道奇葩是什么意思嘛?”

那边沉默了片刻,声音暖了点:“我在XX银行存了一笔钱,你去我家的卧室里找找,卡应该在抽屉里。”

这个年轻人就是今晚要和秦雨阳赛车的人,江逐浪。

他心里立刻就有些犹豫,难道真的要让秦雨阳来。

“嗯。”秦雨阳回神:“他工作忙,不过没关系,我后天去找他。”

如果不想闹僵的话,刚才为什么那么强硬呢,一点余地也没给对方留,不闹僵才怪。

“什么?你给迪鲁兽吃肉?”严以梵愤怒的声音把秦雨阳吓得挂在门槛上,要上不能上,要下不能下!“这是迪鲁兽,草食系动物!你脑子进水了给它喂肉?!”

秦雨阳撇撇嘴:“你看不出来吗,他想睡我。”

“……”总裁哥哥瞥了一眼,抖抖肩膀:“滚。”

后来才慢慢淡定,采取不回避也不接受的冷态度。

要知道,秦雨阳可是公认的十佳好青年,虽然人家也抽烟喝酒泡吧,吃喝玩乐样样没落下。

树干背后坐着的青年顿了顿,撇撇嘴从地上站起来,直直向正在烤肉的火堆走过去。

秦雨阳说:“敢情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健忘症。”

要说秦雨阳是为了利益,秦妈不信,她的孩子有多好,她自己心中有数。

左不过是沈慕川求了魏临办事,双方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

“真的吗?你确定?”秦雨阳觉得自己也是老坏了,演得这么逼真。

“给我老实点。”秦雨顺的眼神极不友好:“要是敢浪费我的时间,我会把你从十七楼扔下去。”

沈慕川笑:“你不是一心为了我吗?再为我吃点苦又算什么?”

“行。”苏冉秋扔下穿一半的鞋, 赤脚回屋, 三下二除五把身上的衣服换了:“这会儿我能出去了吧?”他再次出来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苏冉秋重新又吃起了东西,一边品尝从没吃过的美食,一边竖起耳朵听秦雨阳和黄毛扯淡。

新生这一组只有小小的三个,没有拿零分就不错了。

这一天下午,雷茜在庄园里指挥仆人们干活。

秦雨阳也识趣地不出声音,因为跟着708明显有肉吃,跟着707则可能晚节不保。

“成不成,就看此举了……”秦雨阳对着镜子呢喃,顺便欣赏一下自己年轻的帅脸,然后发现自己年轻的时候是真的帅。

作为用脑子思考,而不是用锤子思考的男人,秦雨阳没有放纵下半身的习惯。

这个问题来得措手不及,苏冉秋险些呛到,他说:“谈过。”

严以梵是风属性,以速度和无处不在的锋利气体见长,是很厉害的属性。

反正秦雨阳不知道,一.夜之间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啧,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要被你睡……”在自负的龙族心目中,自己是宇宙大强攻,一向只有自己把别人上-哭的份儿。

对于未来是怎么样的,自己应该把生活经营成什么样, 秦雨阳没有迷茫过, 不管身在哪里, 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

“我心不在焉?”秦雨阳向前咬了他一口:“心不在焉能让你这么shaung吗?”

陶震庭一愣,然后拍着大腿笑了起来,觉得这人真有意思。

黄毛立刻打招呼说:“小秋哥好!”

秦妈心想,还是这招管用。

“怎么着?”苏冉秋拨了拨自己身上的骚包衣服:“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不是你叫我去找妹子的吗?”

两个彻夜胡闹的青年, 感觉自己才睡下去没多久, 就被刺眼的阳光叫醒。

“嗯,他丢失了宠物,心里应该很难过。”秦雨阳都老司机的人了,怎么会看不出来景煊的抗拒,当即笑说:“最开始是他收留了我,也就是说,是他促使了我和你的相遇,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他?”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