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s8s-雕本网_YYQQ

2222s8s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小秋,做什么菜呢?”秦雨阳吊儿郎当地凑了过来,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苏冉秋。

“咕噜……”秦雨阳饥饿地舔舔鼻子,脑袋收回来,望着隔壁的阳台。

他用鼻子蹭了蹭严以梵的手掌,表示自己理解。

秦雨阳随波逐流地躺着,依旧是肚皮朝上的姿势,但是夜里稍微有点冷。

可是作为一个当事人, 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事情,是一件分外操.蛋的事情。

什么叫做天上掉馅饼,这就是。

他瞪着黑漆漆的屋顶,一会儿想着刚才,一会儿想着秦雨阳:他不硬吗……

这话让周围的同学又是一颤,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通知校方。

“咳咳。”拖着恹恹的身体爬起来,发现已经早上十点了,他暗叹自己堕.落,有了对象之后变得耽于享受了。

沈慕川立刻皱着眉:“什么条件?”

秦雨阳从床上跳下去,四只脚掌落在地毯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傲娇又霸道的模样,本来是秦雨阳最讨厌的类型,但是人家景煊怎么看怎么可爱。

他也很纳闷,秦雨阳究竟有什么魔力,自己只是跟他滚了两次床单,就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

秦雨阳正在本子上划拉东西,收到小情儿的短信,嘴里嘀咕着什么破要求,不过还是签了一个。

学校规定外人不可以进入校区,到了校门口之后,拉古就不能再进去。

他有点压抑地退回去,开上自己的车离开。

“没有,是生自己的气……”苏冉秋闷闷地说。

秦雨阳搂着他的脑袋:“就冲你这句话,老子这辈子疼你疼定了。”

“这个时候的滴滴司机不宰死你?”沈慕川说。

“随你。”久久之后,秦雨顺说,然后电话就挂了。

——你穿着情趣睡衣邀他打.炮,他拉着你打王者荣耀,这是我今年听过最骚的操作。

看来自己心仪的同族,已经和翼龙有了肌肤之亲。

面对黄毛那讶异中带着了然的眼神,苏冉秋羞愧难堪,就像脑门上贴着三儿的字样,顿时想找条地缝儿钻进去才好。

“谢谢。”秦雨阳接过来一看,哦豁,4087!

“415室——”狱警又在叫。

不仅是景煊目瞪口呆,其余两个人也震惊了。

“我也去练习。”他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开。

很小的时候秦雨阳就是这种,天塌了也没有关系的心态;所以那天在苏冉秋身边醒来,他特淡定,一点都不慌张。

“冉秋,怎么不走了?”刚才还言笑晏晏的人,席致凯仔细一看,怎么说不开心就不开心了。

“哥哥。”苏冉秋说:“进来里边抽。”

这是景煊走过最期待的路,一路上皮肤发烫,心跳如擂鼓,浑身微微发汗。

当毛茸茸的球状生物落入怀里,严以梵心满意足地喟叹了一声,他果然还是对这种毛茸茸的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

就算知道是假的, 也甘愿被欺骗。

下午待到四点,顺路去接苏冉秋放学。

苏冉秋内心崩溃:“好了,别念了。”他关上门,按照自己的方式清洗。

沈慕川眉头一皱,虽然不是自己预料中的消息,但是同样重要:“出了什么事?”

“哈哈哈哈。”陶震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特别开心。

秦雨阳犹如被人敲了一闷棍,那撮邪火瞬间销声匿迹,又像被针戳破的皮球一样败下阵来。

不管是东方龙还是西方龙吧, 很都淫。

不知道怎么说,双方都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不单只是享受,做完竟然他娘的有点害羞。

“你的元素天赋很好。”景煊说,暗藏仰慕的眼神,偷偷打量了一边对方轮廓完美的侧脸,简直华贵得令人腿软。

陶震庭点点头,转身上了背后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到了门口之后,就在保安室跟保安唠嗑罢了。

“你刚才说我什么?”秦雨阳帮他扔完纸巾,打着哈欠倒回来。

可是秦雨阳回来了,还是那么温柔,让他的心安稳了不少。

左不过是沈慕川求了魏临办事,双方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

景煊浑身酸痛地醒来,第一反应是骂秦雨阳,但是很快就想起,明明是自己先开的头。

“……”

这小子看上去,绝对是人模狗样,光鲜靓丽,一副有钱公子哥的范儿,问题是这种人他妈的用得着下海赚钱?

“哦。”沈慕川云淡风轻地说:“派人去查一下,如果是真的,弄死他。”

两个都是有实力的人,要是对上之后性格不合,夹在中间的人很难做。

“……”苏冉秋坐在他身边脸色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秦雨阳……”

一颗毛绒的脑袋从推拉门边探出来,蓝莹莹的眼睛一眼就到了那只油亮油亮的烤全腿。

老井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他只是觉得,川哥的怒气来得莫名其妙,不符合川哥的脾气,更像是……受了某种刺激?

什么秦氏继承人为爱放弃家产,他的心颤.抖了一下,又说:“我刚才以为你不来了。”

听到不能不回应的窃窃私语,严以梵终于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对那位女生说:“阁下,这是我的宠物,请你广而告之,我不会送给任何人。”

“是的。”景煊扯开领口把毛团塞进去。

“什么对象?”陶震庭得到答案,立刻黑着脸骂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