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斯特bst218-阳光网驿_北京精雕

贝斯特bst218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搞得秦雨阳心里酸酸涨涨,内疚不已,瞬间想起了上次,自己在小单间里对着镜子发过的誓。

“你好。”他扬起笑容,走过去喊道:“小旋风?”

马仔:“目击证人指认了一张照片,照片是秦先生的。”

“你怎么会……”明明是一个豪门出身的年轻人,苏冉秋不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态怎么……说出来的话和言行举止,瞧着也是接地气的模样,却总是比别人多了股子忘尘的味道。

严以梵拍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走到景煊面前把毛团接回来。

像这种被判一年的,在监狱里有很多争取减刑的机会,比如说参加劳动,这种见效比较慢。

“我回去了。”秦雨阳穿得很快。

“我喜欢你。”

黄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这就要看你的了。”

“对了。”克雷格教授转向身边的年轻狼族:“雨阳和你一样是狼族,今年刚刚成年。”

要上机了,在摆渡车上,双方人马注定会狭路相逢。

“……”景煊刚得了便宜,没空跟他计较这种问题,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他他他,他说他姓秦……

“我不在外面过夜。”秦雨阳看着他:“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

心情确实还不错的秦雨阳,站在大型超市的生活用品区,为自己添购新的生活用品。

他手忙脚乱地捂着裆,走到门边把卧室门关上,因为住单间习惯了,没有关门换衣服的骚操作。

秦雨阳:“反之,如果真的是我做的,法院就会给我应有的处罚,而被冤枉入狱的人则无罪释放。”

狼吻在呆愣的小动物嘴边碰了碰,这一瞬间享受的表情,终于打破了那份冰冷。

“我不睡……”苏冉秋弓着身体挣扎,耳边听见自己身边的男人说:“你想我吻你是不是?”

警察局那边也已经立案,开始追查绑匪的下落,虽然多半是没有结果的。

“以后不要再轻易地挑衅我。”严以梵搁下一句忠告,放了他。

“啊,这两个蠢货……”安诺变成人身,站在楼梯上面喊话:“既然势均力敌的话,那就用别的办法来决定谁要那只宠物。”

“骗人。”秦雨阳说目光危险地看着他:“我看见你的手机连上了,你肯定知道。”

既然车不错,那不是说明赢定了?

那也太王子病了吧, 谁受得了。

“卧槽……”司机小弟看着沈慕川,脸上写满为难。

“九点钟来嘉悦律师事务所签协议书。”季若然冰冷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不怕的。”秦雨阳叹了口气,把他搂紧。

因为他需要很多的子嗣,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和夺权的筹码。

就比如他漫不经心地选了苏冉秋,是个完全不过脑子的选择。

“去上课吧。”秦雨阳摆摆手。

如果不幸在这里嗝屁了,那就,祝沈大佬找个比自己更好的男人……

“妈一个朋友的儿子,在国外长大的,想回国创业。你的英文好,帮忙招待一下。”

“慕川?”电话那头充满惊讶, 好像没想到沈慕川会打电话给自己,特别是这种时候:“真是稀客啊,还有恭喜你, 你前几天的案子我看了。”

作为一个有气性兼血性的男人,面对这种情况怎么能忍,当然是比他更粗暴地吻回去。

“我没有这个意思。”秦雨阳解释:“大家都是同龄人,要论能力和出身,你比我强多了。”他走到景煊面前:“我是武斗系的新生菜鸟,以后请多指教。”

“势力之间的角逐,我不想参与。”秦雨阳倒也直接:“这笔生意就算了,你要是有别的生意,倒是可以介绍给我。”

联系秦雨阳的想法也暂时搁在一边,先打开行李箱,去洗个澡。

“我说过,我现在要去找它,你少在这里碍手碍脚。”严以梵从中午找到现在,心情已经够坏了,根本没有耐心和这个暴躁的家伙解释那么多。

“我不睡……”苏冉秋弓着身体挣扎,耳边听见自己身边的男人说:“你想我吻你是不是?”

“唉……”叹了口气,他出来喝点茶醒醒脑子,然后继续收拾。

“喜欢。”秦雨阳很庆幸,对方问的不是你爱不爱我,而是喜不喜欢我。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

沈慕川站起来,走到休息室里面接听。

“没吐。”发现黄毛很正常,苏冉秋心里松了一口气。

景煊之所以想要子嗣,是因为那两位纯血大哥不停地生,似乎在比赛谁生的纯血多。

当天在场的所有人, 沈慕川都叫人查过,每一个都没有嫌疑,而且都有不在场证明。

魏临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怪我瞎操心,其实你们就是天生一对。”

秦雨阳早上八点钟左右起来,穿上大小合身款式规矩的正装, 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非常地英俊帅气。

“这位是景煊,即将是我的未婚夫,同时也是第一大学的学生,咳……”望着雷茜越来越震惊的脸,秦雨阳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说:“也是德尔维亚的首富公子,是一名能力出众的纯血龙族。”

“我特意给你买的,你多吃两颗。”秦雨阳连续喂了苏冉秋三颗葡萄,就住了手,剩下的全往自己嘴里喂:“好了,剩下的是我的了。”

作为一个脾气暴躁的独行侠主义者,景煊喜欢自己掌握主导权,讨厌组里面有人指手画脚。

“天呐!”雷茜热泪盈眶,此刻的她双.腿发.软,只想跪下去痛哭出声,但是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她急急忙忙把门打开,跑了出来。

“问题是你在这里坐牢,人家根本就不管你死活,我能放平衡心态吗?”秦妈:“我没有彻底失衡就不错了!”

“没事,收到一条消息。”苏冉秋抿着嘴唇说,到了饭堂坐下来,才鼓起勇气发一条短信追问。

苏冉秋平视对方说:“苏冉秋。”

然后今晚,总裁哥哥喝多了。

“当然。”克雷格拍了拍脑门,然后起身离开了一下。

“……”苏冉秋整个人僵住。

“是,我错了。”秦雨阳阖着眼,深深鞠一躬。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