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一腾博会-米饭网_厚大法考

注册会员一腾博会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沈慕川:“很好。”

秦雨阳说:“我情儿。”然后背过身去,小声嘀咕:“他说是怕我去赌.博,硬是要跟着。”

这里的书籍多得数不清,秦雨阳趴在书架上查看,感觉每一本书的书名自己都认识字,却看不懂意思。

“我不珍惜这段婚姻?”沈慕川气愣了笑了:“我告诉您,最没有资格说我的人就是他。”

不是女孩子,再好看也是个男孩子!

他必须承认,这个男人太邪门了。

沈慕川一口拒绝说:“我不答应。”

“……”苏冉秋除了猛捶他,也没别的话。

打了大半个小时,仍然没有结果。

“你瞎吗?”秦雨阳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嫖了?”他抓着宋迎晨的手,一把摁向自己的下三路:“鸡儿都没硬,我干个屁的小姐?”

在路上遇到一波想抢猎物的刺头,对方也是四个人。

“川哥,先去哪里?”司机小弟问道。

马仔:“我们订了晚上的机票,如无意外第二天上午就到。”

他喜欢年轻人有活力地训练,也喜欢年轻人欢欢喜喜地谈恋爱,总会让他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曾那样炽热地爱过一个男人。

“是女朋友?”苏妈妈松了一口气,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她可没有。

“嗯。”戴眼镜的教授面容严峻,从年轻的老师手里把毛团接过来,惊讶地说:“似乎是一只被下了禁制的狼族。”

楼上, 秦雨阳看似没心没肺, 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打游戏。

这一次带回了秦雨阳,算是……彻底找回了存在感?

这套像禁.区一样的房子,秦雨阳随随便便就进来了,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个正常人类的居住地。

秦雨阳稍一衡量,就识趣地把门打开:“进来吧,这里很窄,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没错,这个社会确实有男人生孩子的黑科技,可是那样太伤男性尊严了,对小孩也是一种不负责任。

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把秦雨阳绑走,气得沈慕川目眦欲裂,暴跳如雷,拿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手指在微微颤.抖,慌了!

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走进来,双方都愣了一下。

“你在搞什么鬼?”金洛终于看见了雷茜的身影, 开骂道:“怠慢主人的奴仆应该受到怎么样的惩罚, 你自己说说看。”

“哥郑重给你道个歉,你要是原谅了,就叫一声哥哥。”然后就说了一声:“对不起。”

“谢谢。”秦雨阳挥着汗走到了407室的门前,首先捯饬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又整了整衣领,才面带微笑地推开门。

对, 目击证人。

“老师发现了,然后分班了。”苏冉秋笑了笑:“分班就是高中情侣的异地恋,你不懂。”

“不用了。”苏冉秋一口拒绝。

这座城市的首富,他家的财富确实可以秒杀严家九百九十条街。

从车头取了纸巾,帮他擦干净眼泪,叫他:“笑一个,别愁眉苦脸地进去。”

“你是冷还是紧张?”

“……”充血的眼睛盯着对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

“三个人一起啊。”秦雨阳说:“相识一场,总应该面对面把事情说开吧。”

秦雨阳坐在纸巾盒上抱着他所能承受的最后一块卤肉吃完:“嗝!”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却发现两只爪子沾满油光和酱汁。

“什么?”秦雨阳仔细看着他,轻轻收收手臂:“等会儿别怕,跟着我就行了。”

“有人给你打电话。”到了办公室,狱警果然丢下一句,然后就去门边守着。

国内,在父母的家吃饱喝足,秦雨阳倒在两米宽的大床上睡得像一头猪。

次月二十九号,婚礼如期举行,盛大的场面轰动整个京城。

景煊顿时皱着眉,难道自己撒欢了一个暑假,五感退步了这么多?

“你不用理会。”到了负一层,秦雨阳脚步匆匆地去找车。

“我去,老子跟你说了,”秦雨阳过来捏着他的脸:“别让我听见你爆粗口,否则撕了你的嘴。”

“嗯,还有景煊,我有一件事要说,跟他也有关系。”秦雨阳的余光看到了景煊上来,立刻冲他招招手:“借我一套衣服,我要洗澡。”

“你是故意的吗?”苏冉秋气笑,这个男人看得出来江逐浪喜欢他,难道就看不出来,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人对他的变化。

只是恰好对苏冉秋感官不错,就选择了而已。

静默了片刻,一粒红玛瑙般的葡萄喂到嘴边。

可是他不确定,沈慕川的心眼小不小。

秦雨阳摸摸下巴,说得也是,以后人家就不用再催4087快点完事, 高兴还来不及呢。

“妈的……放……唔……”可怜的秦雨阳气还没喘均匀,就被沈慕川摁住了剥夺呼吸权利。

沈慕川是个有脾气的男人,他知道,可是谁还没脾气了,呵呵。

“就像你妈说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秦父别扭地道:“被人欺负了就开口,我们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

他翻过鞋底儿瞅了一眼码数,上面写着40码,难怪。

说了一声再见, 沈慕川把电话挂了,然后靠在办公室的大班椅上,抬手揉了揉自己疲惫的眉心。

“快收拾你的衣服,两个人一起洗澡比较快。”秦雨阳这个老司机,这么会惧怕小朋友闹别扭。

席致凯随意睨了一眼,顿时想跪:“这字是谁写的,我猜他肯定是钢铁大直男。”光是看字就有一股日天日地之气扑面而来,简直让人菊花一紧。

“嗯,好了,现在麻烦你帮我喊他出来,谢谢。”秦雨阳说。

养家的重担卸下去,说实话有那么一点爽。

这点毛毛雨的狠话算得了什么。

“4087!典狱长又找你!”

他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然后景煊又认真地看书去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