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22官方免费下载-飞鹿言情小说网_E政广场

fun22官方免费下载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铎铎。

秦妈和秦雨顺也在身旁围观,他们一个是怕打起来伤了儿子,一个是怕父亲再次纵容,两者在场的目的正好相反,却都一致坚定,目光如炬。

双眼聚焦看见沈慕川焦急的脸,他的心肝儿回到实处,然后两眼一翻放心地晕了过去。

秦雨阳像一匹狂奔的烈马,在同样烈的沈慕川身上挥洒完自己余剩的最后一丝热血之后,终于找回了理智。

到了机舱门下,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离开前说了一句话:“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随时欢迎。”

啪叽挂了电话,秦雨阳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咳咳。”明明谈恋爱的不是自己,老井却感觉脸红心跳兼扭捏:“秦先生在秦氏用过的物品,整箱落在我车上了,他说随我处理,我就……”

在沈慕川的注视下,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以吗?”景煊慢慢靠近搂着他。

“出轨的渣男净身出户是国际惯例。”秦雨阳说:“就算你不提,我也不好意思跟你争。”

既有能力和背景, 又拥有不拘小节的个性,非常符合秦雨阳择友的标准,PS,此友包括炮.友和朋友。

秦雨阳也没有老到不能动的地步,他走进小厨房时,裤裆里肃然起敬,却被他视而不见。

感觉苏冉秋在那边笑了下:“我又不是小孩子。”才说:“好,我知道了,你回家好好跟父母沟通,不许冲动,不许耍臭脾气,该承认错误就承认错误……”

前提是,沈慕川知道真相的时候不会发飙。

“嘁,知道了。”景煊不耐烦地打开装卤肉的木盒,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马上溢出来。

回到家,两个年轻人轻手轻脚,各自回了自己的屋里。

好说好歹,黄毛终于把秦雨阳推进陶震庭的办公室:“庭哥,人带到了,就是他。”

“真的吗?你确定?”秦雨阳觉得自己也是老坏了,演得这么逼真。

“你下车来。”秦雨阳说:“我向你保证,如果父母真的反对我跟你在一起,我就带你有多远走多远,只要你愿意。”

“慕川?”犹豫了这么久,魏临觉得有戏。

“就在这里。”黄毛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在路边放水的秦雨阳,说道:“好的,我马上带他回去见你。”

能在这里读书的学生,可以没有显赫的家世,但是一定不能没有出众的能力。

年纪小的小男生第一次谈恋爱,应该都是这样的。

沈慕川挂了电话,自己亲自加入寻找的队伍中。

沈慕川:“……”

魏临却不放过他,给他打电话:“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话,还来得及。”

“靠,心疼你。”席致凯说:“熊孩子就要打,下回揍死他。”

“你真可爱。”严以梵捧着毛团凑近自己的脸,玫瑰花瓣般漂亮的嘴唇在粉丝的鼻头上亲了一口。

“……”秦雨顺愣了下,怀疑自己幻听。

“那不然呢?”秦雨阳眼神冷冷地看着他:“因为你表哥进了牢里,我就要丢下手里的一切,进去陪他才算正确?”

庄园,大厅。

708这个家伙,以后要背负的责任绝对不比自己少。

“什么?”秦雨阳掏掏耳朵,不想太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别去找兼职了?”

“我说你也太菜了。”邵飞看他蔫蔫地,嘲笑:“老子昨天晚上难道比你喝得少吗?”一样不少,第二天仍旧生龙活虎地。

“家里几口人,都好吗?”秦雨阳又问,并不知这个问题会踩雷。

“别说了,等法院判吧。”老井抬起失望的眼神:“既然是你做的,我会如实告诉川哥,至于他会怎么做我们干涉不了,希望秦先生自己好自为之。”

他亲娘舅的,这个时候要瞎掰什么,秦雨阳想不到。

秦雨阳简直热泪盈眶,终于遇到识货的人了,不容易。

“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季若然一边走一边说道。

“……”秦雨顺愣了下,怀疑自己幻听。

可是,他没兴趣去挖掘更多。

说到这里,景煊终于冷静了下来,把怒气暂时按压住,咬牙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嘁!”一阵柔风从阳台吹进来,吹得秦雨阳惊醒。

然后又发了一条:“你回来了没?”

秦雨阳:“没有过节,我只是一时冲动……”这个狗屁连他自己都不信,警方会信才怪。

这个画面十分让人心疼。

景煊气得牙痒痒,他要表达的才不是这个好不好?

不对,他挑着眉,发现这只身材过胖的迪鲁兽脖子上并没有牌子,也就是说,这是一只没有主人的宠物?

“你看菜还是看我?”苏冉秋哪会不知道秦雨阳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他心里暗暗地偷乐,可是想起江逐浪的话,那份暗喜的心情立刻变成自嘲:“普通的生菜而已,你出去外面吧,这里太窄了。”

因为他需要很多的子嗣,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和夺权的筹码。

想到这里,他收起心里的弯弯绕绕,比以前更热情地招呼道:“小雨哥,您最近在忙什么呢?”

“没关系。”克雷格教授满脸慈爱:“老师很高兴和你们一起共进晚餐。”然后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快回寝室吧。”

“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小浪龙说。

“我不会。”苏冉秋说。

第47章

秦雨阳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大哥?”然后拍了拍手,把自己之前藏出来的手机卡找出来:“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

“所以呢?”秦雨阳开车出去,正在想的是,一会儿可别遇到查车的交警。

“你累吗?”沈慕川很纠结,又想嗨又想照顾秦雨阳这个病号。

“哦。”秦雨阳懒洋洋地站直,眼尾朝左边尽头的高中眼镜妹眨了眨眼。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