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网站助手_美尚网

pc蛋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皇甫血大吼,彻彻底底地催动了手中的上品道器破空梭,龙蛇乱舞,撕裂血海,锁定叶青,进行攻杀。

一副炼狱的场景徐徐展开,血流成河,这才是真正的血腥杀戮。

比如说那《射日神箭术》,是上古一个叫做“后羿”的绝世强者,他的绝世神功,修炼到达极致,连天上的太阳都能够一箭射下来,非常恐怖,适合晋元这个箭术高手修炼。

一道道巨大的声响,不断地传递过来,如同天崩地裂,电闪雷鸣,每一道声音,似乎都是宇宙大爆炸一般,震得整个虚空“嗡嗡”直颤,蕴含着莫大的声威。

叶青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处于非常虚弱的地步,力量十不存一,恐怕连普通的脱胎三重金丹境都能够战胜他。

暗影天经,顿时当空一震,伟岸的力量再次传播了出来,如同一轮阴月冉冉升起,突然在上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一剑斩杀,元气爆炸,凶猛****出去,天地沉浮,日月无光,杀机突显得淋漓尽致。

朱雨兮,此时,全身充满了神圣的味道,仿佛化作了一汪秋水,她的身体之中,水灵元气功突然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居然渐渐凝聚出来了一枚水灵神珠,而离火帝王决,则是凝结成为了一枚火灵神珠。

就算是脱胎境之人得到,都是大补之物,不亚于吞噬元神丹之类的效果。

但是,叶青早就消失了,躲在僵尸王的大墓当中,一点都没有受到灾难的波及。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刀意?”

所有人,无论是外门内门弟子,还是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皆是齐齐一拜,显露出恭敬。

他倒是要看看,人皇笔作为上古道器,人皇法宝,威力到底有多么强横。

说话之间,叶青就催动着天机算盘,无声无息地跟在这些真武门弟子的后面,潜伏跟踪,伺机而动,杀人夺宝,定鼎乾坤!

洪天化颐指气使的声音,再次传递而来。不错,掌教,洪天化说得对,魔族入侵仙道世界,此乃乱世之征兆,混沌门掌教的继承者,必须要慎重考虑!”外有魔族磨刀霍霍,内有李太真虎视眈眈,如此境况,如果混沌门不革鼎,肯定要湮灭在历史之中。”洪天化,乃我混沌门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法力高深,实力强横,才是掌教继承人的最佳人选!”掌教,难道你想看到混沌门葬送在你儿子的手中?这样你有什么面目去见历代掌教?”下令吧!”洪天化的声音一落,接着就有无数的声音响彻起来,全部都是附和的声音,咄咄逼人,势气难挡。

唰!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千古不变的行事准则。

叶青大手一握,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精光。

叶青也催动着天机算盘,毫无声息地,跟在后面,一下就进入到了混乱大陆之中,顿时就看见,在一座巨大的山峰上,盘膝坐着一道灰衣人影。

所以,他立刻就看出来了,对方绝对不是普通的散修,因为那些散修,无权无势,根本不敢和仙道十门的人作对,何况,他是太玄门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身份不凡,只要是散修,知道他身份的话,都会产生巨大的顾忌,不敢动手。

还没等朱皇天把话说完,叶青就抢先说到,将计划全盘托出,没有丝毫隐瞒。

不过叶青的实力,到了此时此刻,也不容小觑,连李太真的分身都死在了他的手中,在脱胎七重界王境之中,几乎已经是无敌的存在。而且他还修成了大吞噬术,大切割术,大真武术,三千大道术,自然不会不堪一击。杀!”

到时候,才是真正的乱世来临。

不过,这是惨烈的一击,其中蕴含了破釜沉舟的悲壮之意。

其中又蕴含了真武大力神通,威力凭空增加了无数倍,涌现出来了鬼神莫测的能量。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居然被绝情岛知道了,然后来到这里,似乎要与万妖城分一杯羹的意思,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尊山神,拥有庞大的身躯,如同太古神山,浑然一体,他的双脚,深深地陷入到大地中,仿佛是荒芜大陆延伸出来的神灵,与大地融为一体,似乎整个大陆的力量,都被他调动了起来。大地之力!”

噗!

叶青的名声,实在是太凶恶了,堪比那些绝世恶魔,真武门的这么多高手,听到他的名声,竟然没有任何的犹豫之色,全部都在逃跑。

要是完好的太古神山魂魄,恐怕雕无风已经无敌了,一旦催动出来,就足以把叶青击杀透彻,怎么可能还会死在他的手里?对了,五行大帝的《黄土帝王决》,就是从一座太古神山中领悟得到,这不周山在太古时期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山,和什么方寸山青丘山太华山等等神山齐名,说不定也知道黄土帝王决!”

仅仅是一矛,真武门二十四真传弟子的原天真,绝世高手,身怀“真武大力神通”的人物,就被击杀了,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立刻死于非命。

就像叶青在造化门中学习到的翻天印和五行帝王决总纲一样,都不能随便外传,否则被发现,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他看着飞过来的几人,正准备解释自己不是故意撞死他们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和解的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一刻,叶青终于领悟了虚空大道,洞穿了虚空的本质。道”之一字,实际上蕴含种种玄妙,没有领悟的时候,总觉得神秘莫测,虚无缥缈,看不着摸不到,完全是局外人,但是一旦领悟,达到了那个层次,你就会发现,原来道就是这么简单,原来自己所苦苦追求的就在眼前,原来如此。

这人,赫然便是绝情岛主,他此时怒发冲冠,全身笼罩在一片杀气当中,望着天机算盘中的几人,眼中血光闪烁。

显然,这柄宝剑,便是脱胎八重造物主,施展出造化万物钟神秀的手段,虚空造物,无中生有,所凝聚出来的一柄无上利器,能够灭杀灵魂,夺取人的性命,蕴含造化之神威,非常恐怖。

东临太上长老,可是造化门中,一尊极其古老的存在,谁也不知道他活了多久,有着巨大的权威,掌教都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因为此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脱胎九重破碎境,破碎虚空,非常强横。

啵啵啵啵啵啵!

他的嘴角,更是留下了一丝血液。醒来!”叶青瞬间就察觉到了黛天星的变化,顿时口中一声大喝,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把所有的魔念扫除,使他立刻从沉沦之中清醒了过来。这就是杀戮大帝的无上意志吗?好恐怖啊!”黛天星额头上滑落下豆大的汗珠,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

突然,被击退的蓝梦道尊,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辛辛苦苦栽培的天纵奇才,被左血杀一箭射杀,大吼一声,如魔似神,头发飞扬,再次飞跃了起来,朝着左血杀击杀过去。生死无常,勾魂大手印!”

如此诡异的一幕,直接就把其余的弟子吓傻了,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似乎仅仅是中品道器的程度,却能够拥有如此诡异的神威,这种强大的镇压之力,就算是脱胎六重混元境的人都抵挡不了,要被击杀。”

叶青也没有就此罢手,而是继续催动着天机算盘,贯穿虚空,横扫千军,击杀着泰坦一族中强大的存在,然后吞噬,摄躯生命精华。

这一招“地狱不空,誓不成仙”,蕴含着大勇气,大神威,大恐怖,非常强横,是他一身生命精华的释放,不成功便成仁,这种无敌的气势非常危险,叶青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必须要严阵以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他的元婴本来萎靡不振,但是现在又开始精神起来,如同吃了大补神丹,不停地壮大,复原,恢复。

这不是废话吗?刚刚他都已经说了,还用得着问。

叶青根本就不管姬无双说什么,继续催动始祖神像,使得那神像的大手猛地抬起。遮盖了天穹,朝着姬无双的脑袋抓下,强烈的罡风将空气撕裂。今日我是认栽了,但是你也别得意,实话告诉你,其实我的杀戮大道并不完全,只得到了一半传承。叶青,你的确是一个人物,我记住你了,等我得到杀戮大帝的另一半传承,再来杀你,你等着!”

叶青的法力,在不停地增加着,身体也变得更加地强大了,不仅“厚土之身”大成,火的猛烈,坚硬如钢铁,而且还有水的至柔,木的韧性,随意一呼吸,元气滚滚而来,转化为力量。

他现在还没有解开始祖神像上的禁制封印,就是要等着叶青死后,让叶青与神像之间的种种联系彻底斩断,到时候,始祖神像就会变成无主之物,他就可以放心地占为己有了。

他无形之中,居然发现了一门不错的修炼方式,那就是瞬移,通过不断地瞬移,吸收积攒在体内无法被炼化的能量,提升法力。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后,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整个天葬大陆的上空,突然笼罩了一层闪耀的金光,这道金光,是一座大阵,生生将天葬大陆封锁,任何人都进不去,也出不来,隔绝通行。

这种仙气,在这凡人界中根本就不存在,想找都找不到。是多少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珍宝,但是现在,居然降临到了叶青的身上,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义愤填膺,拼了命都要赶来击杀他抢夺宝物。

刹那之间,血河与宝扇对撞在一起。

呜呜呜

就在他声音落下之间,虚空之中,又有两道金光降临下来,强横的气息直接把空气撕裂,白虹贯日。如同天神下凡,声势浩大,气象万千。如命真人,福元真人,你们两个也来了?”枯荣真人目光扫了过去,连忙说道。见过两位真人!”银河九子不敢怠慢,立即行礼道。原来是枯荣真人,你也接到了符诏么?我们也接到了本门弟子的符诏,放弃了继续潜修,就迅速赶来了,那造化门的叶青真是该死,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真武门的威严,他的寿命到头了!”两个真人,飞到荒芜大陆之上,勃然大怒地说道。

叶青冷哼,天机算盘中,那掌握着混沌石的仙道分身,立刻睁开了眼睛,流露出一道混沌的色彩,庞大的法力席卷出来,所有的人,包括那些修为大增的奴役,都输送出了全身的法力,一座座大阵被激发,彻底催动了天机算盘。顿时,天机算盘上圣光流露,霞辉依照,当空一震,伟岸的力量从中散发出来,一下就将那空气大手撕裂,大片大片的虚空都处于一种毁灭性的风暴之中。

轰!

叶青的身躯之中,所有的力量彻底爆发,席卷出毁灭大地,截断江河的伟岸力量,法力飞射。血海爆炸,到处都是毁灭的异象发生。

天机算盘,才是最佳的修炼场所。里面有尺壁寸光大仙阵存在,时光飞逝,一日一年,可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炼到达一个高深的境界。

叶青顿时在心中冷哼,暗暗运转了全身法力:“仙瞳!”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条运河,不是随意开辟出来的,而是根据地势,建成一座风水大阵,形成了一条巨型龙脉,江河滚滚,波涛汹涌,流到的地方,就是这龙脉的龙头。

这“咔咔”声响传至叶青的右脚,只见其庞大的右脚骨,在这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之力化作大手,生生地一点点捏碎。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