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zz77.com-光宇游戏_笨手机

95zz77.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冷吗?”严以梵把他抱起来摸摸:“我带你回去睡觉。”

“好吧。”他低声:“晚餐我会去的。”

毕竟一点到三点是人类睡午觉的时间,预计他能在五点钟之前醒来。

到时候赚了钱,把所有钱都给苏冉秋,至少让对方不用再为钱发愁,这秦雨阳刚刚想到的补偿方式。

“我拒绝跟你共同抚养,你根本就不会养宠物。”严以梵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他不希望吓到自己心爱的毛团,刚才那一声怒吼似乎已经给毛团留下了凶残的印象。

“好啊,你教给我技巧,以后我的晚餐时间都归你。”不过, 应该在中间添加一个时间限制, 他说:“就定在我们毕业之前,怎么样?”

啊啊啊——吸肚皮的变.态!

天赋过人的秦默战神,他生出来的儿子肯定是个天才。

对,以前确实是,再过几天是不是,秦雨阳就不知道了。

四十分钟后,黄色跑车开到了黄毛口中说的206;那是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山,蜿蜒的公路在山峰之间来回盘旋,可谓是玩车最好的路段,也是测试车技最好的路段。

沈慕川挺烦自己的,快奔三的年纪才情窦初开,明明想跟别人谈恋爱一样热情,却又拉不下这张‘老’脸。

秦雨阳凝神闭目,用心听从克雷格的提点,仔细感受自己体内的元素,驱动它们,控制它们,使之在皮肤上围绕,在空气中弥漫。

他并不想一辈子被人当成宠物抚养,还有金洛那个雀占鸠巢的人渣,等着自己去收割人头。

“克雷格教授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红发青年抱着胳膊,自己拍板决定:“今天晚上举行订婚礼,就这样。”

可悲!可叹!肥胖的身体跟不上他轻盈的灵魂,最终还是被人抓在了手里。

那男人也吃了两口,啧啧道:“味道是不咋地。”

“困了吧?”秦雨阳听他声音渐小,就说:“把座椅放下来睡一会儿,回去我再叫你。”

“还生气呢?”秦雨阳又啵了他几次,一次比一次更亲热。

“去你的。”葡萄皮一咬破,甜味儿在嘴里晕开,苏冉秋也笑了起来。

秦雨阳立刻跪:“又又又,又探监?”

“这么突然?”苏冉秋有点生闷气:“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看样子秦雨阳也是临时决定,根本没把自己的意见当回事,有点小难过。

问题是离婚,他真的做不出来。

老肖第二天的汇报:“那个……自从昨天去监狱见了川哥以后,秦先生的心情直线上升,一整天都保持着微笑。”要说里面没有猫腻,就是骗人的吧?

“好像,我们仨也是这一层。”黄毛搔搔脑袋说。

挺生涩的,秦雨阳心里想,对他更温柔些。

景煊给秦雨阳购买了很多东西,考虑到学校的寝室空间有限才罢手……

显然,这不是个省油的灯。

景煊惊讶地问:“谁?”一般来说很少人敲他的门。

“你的天赋很好,非常好。”克雷格教授严肃地说:“我希望你以后好好锻炼,你会成为比你父亲更出色的战将。”

“你不喜欢孩子,还是不喜欢我?”苏冉秋看着他。

司机师傅让车身大转弯的时候,秦雨阳感觉背后的大兄弟狂压自己的背,别不是把一二百斤的身体全砸自己身上了。

“来,坐这里吧。”克雷格教授帮他们搬椅子。

景煊抱着胳膊邪笑:“你怎么证明这是你的宠物?”

“你不是说你的族人不会放过我吗?”秦雨阳脚踩着金洛的肩膀,说:“我现在正是宣布,和你解除婚约,顺便起诉你谋杀罪。”

“能谈就不会分手了。”蒋楦说。

“……”严以梵轻轻皱了一下眉,目光在四周找到了景煊,却发现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脸孔,搞什么鬼:“我过去问问。”

“你来。”苏冉秋拿脚踹了一下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出尔反尔?”景煊冷笑说:“不愿意也行,那就我自己抚养。”

他并不知道,这都是魏临那个二百五给自己留下的坑!

秦雨阳愣了把他拦住了:“算了,晚上洗完澡再滚吧,我就亲亲你。”

个性严谨的老板,做事情比较偏向有计划。

之前把绑匪祖宗八代骂了一万遍,现在却只想确认秦雨阳的安危。

“恭喜你,终于可以上实践课了。”严以梵虽然没有笑容,但是目光温和。

“嘁!”沈慕川意有所指地飞了一眼门口,平时还没做完狱警就催了,这次余韵都过去了时间还有。

“你知道个屁。”黄毛压低声音着急道:“等你出了社会你就知道,我小雨哥那样的人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沾手。”

真的是自己大兄弟的声音,秦雨阳激动得差点哭出来,真是太不容易了:“饿,怎么不饿,我都快饿死了。”然后下床,一边进浴室一边说:“来酒店接我,去吃饭,老子现在就要见你。”

“好了。”一阵子过后,头顶上响起一声声音。

“我自己来。”苏冉秋抬起手抢过鸡蛋,不过立刻被滚烫的温度吓到。

苏冉秋刚拿起书没看了两行,又认命地放下去,然后站起来往厨房走:“我用电热丝烧了水,你要洗就先给你洗。”

他就奇怪了,这头身手敏捷的龙,为什么一动不动地待在树干上,难道是陷阱?

第10章

他害怕自己一转身,那两个人就亲在一起。

一阵风吹过,淡淡的麝香味钻进翼龙的鼻子里,他琥珀色的双眸一亮,在夜里熠熠生辉。

“可以,如果你做好了被我上的准备,”秦雨阳纳入他的耳坠:“如欢迎随时来我的房间找我。”

沈慕川挺烦自己的,快奔三的年纪才情窦初开,明明想跟别人谈恋爱一样热情,却又拉不下这张‘老’脸。

“嗯,秦雨阳是纯一。”沈慕川说。

现在天还没亮,才三点出头,天色还是暗的,路上的车辆不多。

“不是啊……”苏冉秋着急地压低声音说:“我想给你生孩子。”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