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bst318.com-广东工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蒲公英中文网

wwww.bst318.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是啊川哥。”老井今天亲自来到监狱,和沈慕川面对面:“派去监视的人说,秦先生满脸痛苦,而且对前来搭讪的人凶巴巴地。”

“还行,因为最近是高峰期,工作确实比较忙。”

什么意思,这个冷冰冰的混血小子,刚才摆出一副厌恶小动物的样子。

“你可真好哄。”秦雨阳心想,当年他和邵飞泡妞,啊呸,不对,是邵飞自己泡妞,他在旁边看着,那都是一敞篷车一敞篷车拉着去的。

从监狱离开之后,秦妈这颗小辣椒,啊呸,老辣椒,亲自给沈慕川打了一个电话,没有多说什么客气话,直接说:“雨阳问你什么时候跟他签离婚协议,他在监狱里等着你。”

“阳少, 人家等你好久了, 你洗好了吗?”一道嗲了吧唧的声音在门口喊道。

看起来好像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是联系最近发生的事情,就有点可怜他。

景煊把小毛团放在自己颈间,小心叮嘱:“这是你睡觉的地盘,不要乱跑,否则我会压死你。”

第二天上午上课,周围都在讨论排名赛的事情。

“是的,所以我要去先去洗个澡……”秦雨阳说:“你等我们一下好不好?”

他不服啊,难道因为人家是夫妻就可以偷工减料了吗!

“喂?难道你以为我要怎么样?”魏临说:“我是那种人吗?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去取消你隔壁房。”

比如穿着惹眼的江同学,端着一杯香槟过来打招呼:“这不是撬季二少墙角的苏同学吗?”他眼睛带扫描仪似的打量:“怎么了,秦雨阳还没跟你分手吗?”

“你的元素天赋很好。”景煊说,暗藏仰慕的眼神,偷偷打量了一边对方轮廓完美的侧脸,简直华贵得令人腿软。

唉,等。

秦雨阳望着那只手,有点不解,这位高傲的贵族少爷,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只是个新生吧,何必还要用敬称。

“可算找到你了……”他滑下去,把秦雨阳的身体翻过来,先撕掉嘴.巴上的胶带。

苏冉秋忍住一巴掌糊过去的冲动,瞪着他说:“你不是要赚钱吗?玩什么游戏?”还嫌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够惨是不?

不过还是排着一条队伍,大概有十多个人。

“喂?”还叫不醒,他严重怀疑这个男人在装睡。

“你认为怎么样才叫目中有人?”秦雨阳歪着嘴说:“要对你点头哈腰?被你看一眼就受宠若惊, 这样?”

“你认识吗?”隔壁同桌叫源海,深知景煊的本性:“不会是在讽刺吧?”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眼光高,绝对不可能承认别人是万人迷。

???哥?

轮廓完美的侧脸对着他们这边, 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

说起这事儿:“我听季若然说,你现在跟那个三儿在一块。”秦雨顺说:“真那么喜欢就带回家给爸妈看看,能让你收心懂事,也是一份能耐。”

无端端挨了一脚,秦雨阳深深地觉得自己在监狱里没人权,简直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谁想来看就拉出来溜溜。

陶震庭自己本身也看得津津有味,但是看见江逐浪目不转睛的模样,他就笑着调侃道:“怎么了,以为我会找个其貌不扬的对手和你比?”

严以梵没在怕的,他把宠物交给一旁的安诺:“同学,请帮我照看一下,打完再还给我,谢谢。”

“你的原型也很可爱。”秦雨阳不喜欢被带节奏的无力感,他喜欢掌握进度,比如现在,原本是翼龙对自己步步逼近,一转眼,他就握紧对方的手腕,将人壁咚在白色的书架上面。

“哈哈。”克雷格教授站在地面上轻笑。

“妈的……放……唔……”可怜的秦雨阳气还没喘均匀,就被沈慕川摁住了剥夺呼吸权利。

真是天上下红雨,秦雨阳心想,翼龙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看书的人。

不过说分手也不适合, 两个人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在一起过。

一会儿,他听见隔壁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温暖的身体钻进了被子里。

“哥哥。”苏冉秋坐在副驾驶上呢喃:“我不介意给你生孩子。”

黄毛顿时有种跪下去谢恩的冲动,只见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小雨哥,嘿嘿嘿,你喜欢就好!”

“好了,睡吧。”秦雨阳耐着性子帮他敷了十分钟左右:“现在还有火辣辣的感觉吗?”

二十分钟后,秦雨阳把自己收拾妥当,基本已经确定,并且接受自己回到了真实人生的事实。

心情确实还不错的秦雨阳,站在大型超市的生活用品区,为自己添购新的生活用品。

第二天他全副武装,带着三四个口罩,自己一个人去了XX监狱。

“什么?秦先生要被逐出秦家!”老井原地爆炸,阿不,是火烧火燎,吩咐:“你们密切注意秦先生的动向,我现在就去找川哥!”

“是你自己起的头,可别怪老子心狠手辣!”秦雨阳说道,一把将沈慕川撂倒,摁在铺上活活剥了。

“……”秦雨阳听见老妈的声音,想死的心都有了,怪自己太皮,什么不好玩跟蒋楦玩亲亲。

沈慕川:“很好。”

整整一个小时,连抽空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狱警敲门。

那边没话说,她就呵呵笑了:“我知道你说不出来,我也不想听,你直接打印离婚协议书,我们家雨阳那一年牢就当是为狗坐的。”

“谢谢哥。”秦雨阳皮了一下:“以后就算你叫我还,我也不会还给你。”但是用不用里面的钱,就两说了。

黄毛低头扫过那只手,好家伙,手腕上戴着一只Patek Philippe,价格少说也三十万往上;身上的休闲西服,得了,仔细一看赫然是博百利。

这时秦雨阳端着葡萄,边走边吃,不顾形象得一塌糊涂,又帅得一塌糊涂:“九点多吧。”他飞了小情儿一眼:“怎么那么多废话,快看早餐凉了没,趁热吃。”

天色已晚的餐厅内,用餐人数仍然很多。

自己和沈慕川之间,难道是纯粹的欲.望关系?

结果发现, 两个太强势的人在一起,容易产生各自为政的情况,并不适合组成家庭。

最近他要还助学金,还要准备下个学期的学费,仔细想想的话,根本就不能任性地辞职。除非他不想读书了。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庭哥口中那位了不起的车神呢?怎么没看见人?”

“秦先生!”老井抓住铁栏, 非常激动:“是川哥让我来的。”

“嗯。”景煊恢复了一□□力,起来穿上衣服。

说到这里,景煊终于冷静了下来,把怒气暂时按压住,咬牙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慕川握着他的手:“不会的,祸害遗千年。”

秦雨阳凝神闭目,用心听从克雷格的提点,仔细感受自己体内的元素,驱动它们,控制它们,使之在皮肤上围绕,在空气中弥漫。

克雷格教授说完,伸手示意第一组第一张桌子上的同学,从他开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