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官方网yzc888-团宝网_天黑请闭眼

下载官方网yzc888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出去找我的属下老井,我会让他打电话给你。”沈慕川一脸餍足地靠在床上,眼睛紧盯着配偶:“既然秦氏把你摘了出去,你就去管理沈氏。”

“那我们走了,王店长再见。”秦雨阳说道,然后搂着苏冉秋的肩膀,转身离开。

沈慕川:“所以?”

就算有天赋,也不可能赢过武斗系的狠角色马林。

“好的。”老井把满肚子的话先行压下去,按照秦雨阳的吩咐去做。

秦雨阳正在本子上划拉东西,收到小情儿的短信,嘴里嘀咕着什么破要求,不过还是签了一个。

“好。”苏冉秋没有异议,他跟着江逐浪不徐不疾地往前走。

江逐浪等了半天也不见有美女过来,心里有点怀疑秦雨阳忽悠自己,结果下一秒钟就有一个带把的走了过来,对秦雨阳说:“抱歉,等了很久吗?”

苏冉秋把口罩戴上去,但是呼吸难受,只能取了下来。

“当然不,我只接受女性。”叫巴迪的棕发帅哥高鼻梁深眼窝,视线转到某个角落说道:“除非是白色头发那位同学。”

很开心了,不想说什么话,就是微笑。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来了要给秦雨阳上,这已经很给面子了!对方却接二连三拒绝,他不要面子的吗?

景煊的身体和表情僵硬了数秒,退后,一系列反应看在秦雨阳的眼里,心里暗暗地笑疯,果然是个异想天开的愣头青,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保证老实。

再慈爱地看一眼可爱少爷,嗯?少爷呢?

说到底,自己就是倒霉催的。

在严以梵的印象中,动物都是喜欢蜷缩着睡,但是这只迪鲁兽好像很喜欢四仰八叉的姿势。

“嗯。”伴随着这一声,门在秦雨阳面前砰地一声关上,真是……傲娇得一塌糊涂。

花豹是猛兽!猛兽!

“影响不好。”苏冉秋语气装得平静,心想,自己一个穷学生,跟这种场合格格不入也就罢了,还要面对季若然,未免有些自找苦吃。

然而他猜错了,过了没两天, 沈慕川就来了。

“却说三国演义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赵云,他这个人啊……”保安室里一老一少在聊三国演义,聊得飞起。

“我不信他杀人。”秦雨阳顶一句。

“谁家美女这么有福气,被你看上?”

秦雨阳没有在意,他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同桌是个面容冷峻的人。

晚上八点钟的票,不得不说就是这么巧,秦雨阳也是订得这班机票。

“你在干什么?”

在他眼中,景煊已经强者的行列。

可是,他见过几百只号称最可爱的迪鲁兽,也没有这一只可爱。

这时候苏冉秋朝他们走了过来。

秦雨阳穿衣服的手一顿,回眸说:“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

苏冉秋中午放学收到这条短信,脚步立刻停在人流量特别多的走廊里,显得非常唐突。

“我也喜欢你。”模模糊糊的回应,送这头年轻的翼龙进入梦乡。

然后坐在床上,两手拿着离婚协议书,对着阳光粗略过了一遍。

龙族青年紧紧挨着他坐下,看表情却还是臭臭地,不知道他想干嘛。

希望得知真相的那一刻,这些人不会把自己撕了。

“秦……秦雨阳……”苏冉秋气喘吁吁地站在男朋友面前,喘得直不起身。

那天到场的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个,一张张照片看过去,也需要一点时间。

“秦雨阳,你搞什么?”大佬蹙着眉头,像条吃到半饱的鳄鱼一样看着他。

管理公司的方式大同小异,过去秦雨阳有成辈子的经验,老井提一他就能知三,无论是思维还是手段,都是犀利老辣,严重和年龄不符。

“干嘛?”秦雨阳看得正入神,突然感觉下三路一凉。

回程的路上一个妹子碰见了他,只见妹子的嘴巴张成O形,惊讶地追上来:“天呐,你是新生吗?我可以认识你吗?”

中午景煊在屋里释放元素,秦雨阳再一次感受到了昨天中午在睡梦中那种联动。

底下的人不停吹口哨道:“男女不限吗?棕熊帅哥!”

抱着胳膊的翼龙垂眸,盯着那只向自己示好的手掌,不可否认内心有一点点触动:“好的,你比我想象中更优秀。”

“有什么需要的吗?”龙族青年把自己分成两半,一半在恐吓那些窥探的人滚远点,一半在享受和心仪对象的靠近。

不过沈慕川不一样,他的关系够硬,除了不能放他出去以外,在牢里的日子还是过得挺好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象闹别扭,多半是欠cao!cao一顿就好了,要是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苏冉秋抿了抿嘴,没说话。

中午景煊在屋里释放元素,秦雨阳再一次感受到了昨天中午在睡梦中那种联动。

“谢了,阿凯。”他拿起筷子。

“我看他是铁了心要帮人顶罪的了。”秦妈恨声说:“打电话给姓沈的,看他怎么说,不能任由雨阳这么胡闹吧?”

他笑着说:“人形奔跑的速度有限,我要变成原型奔跑了,你跟得上吗?”

秦雨阳脸黑如锅底,但是为了鸡儿的自由,只好趁着光线暗淡,飞快亲一下沈慕川的嘴。

这一次带回了秦雨阳,算是……彻底找回了存在感?

“好的。”雷茜说。

宋迎晨:“呸,他根本不是人,他是垃圾。”

苏冉秋晃了会儿神,才回过味来:“我去……”他盯着自己的下面说:“你的待遇都比我好。”至少有人问候。

“等等,外面好像有人,妈的!”

“来日方长,大不了你过几天再来。”沈慕川狠心地推开一直粘着自己的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