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博下载中心-钓鱼论坛_看道

月博下载中心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嘁,你以为我出尽了全力?”智商堪忧狼。

得回鸡儿的自由,秦雨阳扭着脸不看沈慕川,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到下机,绝不跟对方说话,也绝不跟对方产生眼神交流。

“秦先生!”老井着急喊住他:“我跟了川哥十几年,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么毫不犹豫。”这回眼巴巴地把沈氏的权柄送过来,是实打实地心疼秦先生:“真的,川哥不是开玩笑。”

他的目标——和沈慕川愉快地度个假,然后回去继续做愉快的单身狗。

说真的,秦雨阳也过瘾了一把,必须承认跟沈大佬上.床真带劲儿,就是嘴.巴有点遭罪。

“呵,什么破想法。”景煊一秒钟恢复不友好的日常态度,去往下一间房。

“那我要开始了,拳头砸在你身上可不要喊疼。”景煊说,一下子就朝秦雨阳冲了过来。

毛团一副朝自己飞扑而来的样子真是有点可爱,景煊心头一热,从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心里硬生生多了一丝期待。

“那领一块牌子。”门卫说:“叫什么名字?”

“明天上午九点,来我公司报到。”秦雨顺冷不丁地开口,成功替他们两口子解围。

他有点害怕被秦妈看出来,自己和秦雨阳滚了一下午的床单。

“呵, 我鄙视你。”苏冉秋说。

秦雨阳说:“嘉悦律师事务所。”接着有耐心地解释道:“那谁约我九点钟在事务所签协议,现在过去就差不多了。”

秦雨阳内心升起不详的预感。

“上次在陶先生那讹的,一共是两万七千块钱,其中两万投了股市,剩下的七千给你转了五千,我身上还有两千块钱现金。”秦雨阳一口气交代完毕。

倒把屋里弄得安静如鸡,父子三人面面相窥。

他什么都不用说,秦雨阳自动地给他让出位置。

像景煊这样的,百分百是头纯血。

第二天早上,发现眼眶有点红肿,他很难堪,不喜欢因为爱情而变得脆弱的自己。

最后那些人终于知道干不过,灰溜溜地走了。

声音打断了桌面上的交流。

“一会儿你自己试试呗。”黄毛说道。

“你甭管我是谁,你骚扰别人就是不对。”秦雨阳狠声说着,一把丢开这只油腻的老色.狼。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秦雨顺的道歉也很霸总式:“你跟我上去我们重新谈过。”

“对。”老井一边点头一边搔搔头:“我忘了告诉您,办公室就有洗手间。”

他手忙脚乱地捂着裆,走到门边把卧室门关上,因为住单间习惯了,没有关门换衣服的骚操作。

警察局那边也已经立案,开始追查绑匪的下落,虽然多半是没有结果的。

黄毛震惊了,两年没开车?

等金洛带着众人走了自后,雷茜走过去把毛发蓬松的毛团抱起来,用裙子兜着,急匆匆地出了门。

作为一个思想成熟性格自我的成年人,秦雨阳可不觉得除了沈慕川之外,还有谁有资格问自己这种冒昧的问题。

“伴侣?”秦雨阳一脑门问号,歪头:“谁跟你说我要跟他做伴侣?”

“拽个屁,小三儿。”江逐浪说。

“有鸡蛋吗?”秦雨阳站起来,尾随苏冉秋走进厨房。

回头给林助理去个电话:“林助理,留意一下我这边卖房的,有人出售就买一套。”

“我不会。”苏冉秋说。

“哦。”苏冉秋从秦雨阳怀里起来,有点小羞涩地上了车:“你真的买了那里的蛋黄酥啊?”他看见之后很惊喜。

“魏临!”沈慕川把行李扔给魏临,立刻就追。

沈慕川朝吊瓶望了一眼:“还打着点滴,洗个屁的澡?”

还有篡改采访录音的事,他自首,他承认,他道歉!

老肖第二天的汇报:“那个……自从昨天去监狱见了川哥以后,秦先生的心情直线上升,一整天都保持着微笑。”要说里面没有猫腻,就是骗人的吧?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秦雨阳第一次感受这个世界的街道,很闹热。

“走,先去跟庭哥打个招呼。”黄毛安排道。

“我.操。”秦雨阳只想到这两个字儿。

他等坐下来,等魏临去拿早餐的空当,低头看手机。

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家里那张床忒小,有钱就换个大的。

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

他想了想,直接穿着袜子在地板上走动。

秦雨阳没管他,自己抱着透明的早餐盒,先吃了个饱。

特别是一直看不起混球弟弟的秦雨顺,他完美的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就是秦雨阳。

对方不会问东问西,也不会大惊小怪,还会帮他解释,虽然没必要。

一双温暖的手捧起秦雨阳:“克雷格教授,这是一只狼崽子吗?”

秦雨阳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那样的话:“那你随便吧。”既然对方肯伺候的话,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自然是大大方方地让人伺候。

“嗯。”秦雨阳伸手接了:“替我谢谢沈慕川,他的心意我领了。”

“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一个并不起眼的人。

“傻.逼。”沈慕川生气地把秦雨阳的照片塞回去,力道很轻柔,还小心地藏起来。

“你活了二十七年,没说过一句像样的话。”今天姑且能说出来,已经算是不得了的进步了,秦雨顺吃惊不小。

他把吃的那袋塞给苏冉秋:“买了些吃的,你饿了就吃。”

这让秦雨阳有种脑袋会被晃掉的恐惧。

秦雨阳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把拖鞋收回去,自己穿上,然后就去了厨房淘米煮饭。

——嗯?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