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方-环球市场_壹宝贷

88必发官方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只能说渣男真的很会营造阳光暖男的人设,连宠物这一环节都算好了。

和克雷格教授聊到深夜,他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操。”沈慕川咒骂了一句,然后睁眼看着旁边,那个男人举止轻浮地捋起汗湿的头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弯腰捡衣服。

“嗯。”沈慕川理直气壮地说:“这是为了保障我的权益,并不过分。”

“是我的宠物。”严以梵抢在那个人动手之前,把叼着红肠的毛团捞进自己怀里。

真是天上下红雨,秦雨阳心想,翼龙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看书的人。

“我不冷啊。”苏冉秋吃惊,想还给他。

过了许久,秦雨阳把门打开,态度依旧拽拽地:“恕我直言,你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老肖目瞪口呆, 抬手擦了下嘴角:“……吓得我瓜都掉了。”

“你竟然喜欢吃这个。”苏冉秋无语。

“啧啧。”秦雨阳吹了一声口哨:“帅。”

“可怜的狼族……”安诺从窗口看到独自离开的银狼,轻叹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安诺发现小毛团在自己身边呼噜呼噜地睡着了。

“慕……慕川?”门一打开,他直接被沈慕川脸上的黑眼圈吓die:“这这这……怎么了?”过床睡不着还是水土不服?

“既然能跟女生谈,何必这么想不开。”真踏进了这个圈,还不一定能出去呢,别说对象还是自己。

“行的,我抽空去配一副,到时候还给你。”秦雨阳想了想,伸手揉揉苏冉秋的头:“今天的脸比昨天好看了。”

反而是秦雨阳自己的背和胳膊,被MB抓得惨不忍睹。

秦氏夫妇打电话给老井,想问问目击证人的情况怎么样?

让人灵魂颤抖的三个字传进苏冉秋的耳朵里,他立刻抬起头来,假装淡定地解释:“这是我的笔名,好听吗?”

“这桌子小,否则就在这上面干.你了。”还是个满嘴骚话的贼。

“谢谢……不过我会快点赚钱的。”秦雨阳非常意外地说道,然后才伸手去拿那张钱:“以后我赚的钱都给你。”自己留一点可以用来继续运转的资金就够了。

不管翼龙是为什么而闹别扭,对方跟自己非亲非故,自己没必要上赶着去哄。

“好。”秦雨阳跟上,苏冉秋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不对,你说你们没有离婚,那他今天为什么没有来接你?”秦爸发现了问题。

冷酷无情的年轻庄园主心想,不,我不能在仆人面前暴露我是毛绒控的事实,我要忍住。

“知道了。”秦雨阳怕弄疼他,立刻就放了手。

早不摁迟不摁!爬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一摁,他不害臊秦雨阳都感到不自在了!

感情上的事就是这样,出乎苏冉秋的意料,稳定得让他恍恍惚惚。

毕竟真喝得东歪西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得哭死。

傍晚六点钟,苏冉秋早早做好晚饭,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好,准备陪秦雨阳出门。

“这么努力读书,以后有什么计划?”秦雨阳突然正经起来。

“呕……”黄毛差点没把自己的胆汁儿吐出来。

但是银狼不会飞,他步伐悠游地用走的上去。

其实,虽然脾气臭了点,生活中他真的对伴侣一心一意地,从无杂念。

那是第一大学武斗系招生现场,跟其他系不一样,武斗系从来都是直接现场招生,不用考试。

他很乐意再活一辈子没错,可是他不想接手秦渣男的虚伪人生,太虚伪了。

“没错,所以我来给他代班,然后工资还是照发给他。”秦雨阳真诚地问道:“你看行吗?”

果然是霸道总裁式的人,秦雨阳心累地想。

“没事,只是比较累而已。”沈慕川说:“我挂了,得空再去找您吃饭。”

他是普顿第一大学的天才高材生,出身严谨的政法世家,母亲更是地位崇高的贵族,可是,他喜欢武斗,并不喜欢叽叽歪歪的政治生活。

不对,还有……

这边,苏冉秋接过秦雨阳手里的水说:“我不要紧,你先过去看一下。”他害怕这个结果对方还是不满意,心里有些忐忑。

上完下午的两节课,苏冉秋立刻坐公交车回了家。

“这么明显吗?”苏冉秋摸摸自己脸:“啊。”

“果然是个心智低下的畜生, 怪不得一直维持在幼年期, 连人身都变化不出来。”一尘不染的皮鞋踩在毛团面前的青草上, 高挑俊秀的青年眼带蔑视, 充满讽刺地说:“要不是你的父母给你留下丰富的遗产, 有谁会愿意守着你这个低等畜生呢?”

“谁理你, ”苏冉秋坐在玄关上穿鞋:“我跟你说, 我现在一肚子邪火, 非去泡个妞不可。”

秦雨阳心想:“……”咱能不这样埋汰吗?

那边啪叽,挂了。

景煊伸出手挽留,只碰到了对方的脚.踝,一阵失落。

“你这小脾气……”秦雨阳跟着他进来哔哔:“是跟着天气长的吗?”

马林丢了大脸,怒极地瞪着隔壁正在看好戏的同系同学:“景煊!你身为武斗系的学生,为什么要帮着外人?”

完美的人设和爱情,终究是假的。

这时秦雨阳端着葡萄,边走边吃,不顾形象得一塌糊涂,又帅得一塌糊涂:“九点多吧。”他飞了小情儿一眼:“怎么那么多废话,快看早餐凉了没,趁热吃。”

“哎,我叫秦雨阳。”对方却咧着嘴傻笑,走上来一脸灿烂地说:“怎么称呼你?”

望着太阳渐渐下山,当事人一点点绝望。

蒋楦说:“我没开车过来,跟你的车回家。”

他超开心的。

回家面对父母的时候,全程护着,没让他受一丁点委屈。

“……”景煊没说话,只是拉着秦雨阳的手掌搭上在自己的腹部。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