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的由来-圭江在线_天津新浪乐居

九五至尊的由来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啊,总裁来了。”妹子低呼一声。

对方面无表情,平视前方,丝毫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秦雨阳不是原来的混账,他是个对长辈很尊敬的后生,姿态摆得让人挑不出毛病。

沈慕川眉头一皱,虽然不是自己预料中的消息,但是同样重要:“出了什么事?”

“所以您想他现在就和女人扯证然后明年就生个大胖孙子给你抱?”秦雨阳:“妈,急着抱孙子我现在就给你代孕一个,别去找我哥了。”

他要说的就是这个吗?

“不。”景煊望着幽深的森林说:“你现在要学会分开控制你身上的三种元素,你要知道,如果你只有一种元素天赋的话,以你现在的体能,想要控制它们绰绰有余。”

当魏临喊出以前在宿舍的称呼,沈慕川愣了愣:“还好。”以前寝室他年纪最大,魏临排行第二。

“幼稚,”不过沈慕川还是乐意证明:“行吧,把电话报给我。”他现在手头上没有。

“小秋,我们吃个饭就走人。”秦雨阳也不跟她说了,直接跟转头跟苏冉秋交待,拒绝的态度很明确。

等他走了之后,狱警过来,把沈慕川带回了牢里。

“我是哪根葱?”秦雨阳捏着拳头道:“不管我是哪根葱,你要敢再骚扰他试试,我让你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秦雨阳脸黑如锅底,但是为了鸡儿的自由,只好趁着光线暗淡,飞快亲一下沈慕川的嘴。

秦雨阳拉耸着眼皮,默默看着她:“那您到底是希望我跟他离婚呢还是不离婚?”

站在屋中央的男人,憋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秦雨阳,你好自为之。”然后对自己的人说:“我们走!”

那头威武的银狼,不但没有闪躲,反而怒吼一声迎头顶上。

所以,自己到底该救沈慕川还是不管他死活,秦雨阳想得头都快爆了,也没想出来一二三来。

这么多人看着,富商脸色涨红,不搁狠话显得他怕了秦雨阳似的:“你放尊重点,小心我报警……”

潜在的意思就是,他要和苏冉秋在一起?

苏冉秋撇撇嘴,脸上一如既往地写着不稀罕。

严以梵和安诺回到寝室,立刻闻到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气味,他们都知道708室内正在发生什么。

“……”刚刚下过的决心就像一个屁,挂了秦雨阳的电话之后,沈慕川收拾收拾又去了监狱。

其实他根本不用躲,苏冉秋再生气也只是折腾自己,不会对别人怎么样。

老井愣了笑了:“秦先生想到哪里去了,我们沈氏现在很平稳,没有人敢内部斗争。”毕竟沈氏可不是普通的商业集团。

至于对方脚上的皮鞋和腰间是皮带是什么牌子,黄毛已经不想去探究了,反正这哥们绝对是个有钱的主儿没错。

他离开了二十来分钟,回来的时候苏冉秋人在浴室,水声哗啦啦的,似乎是在洗澡。

如果大学时期就遇见了秦雨阳,那不是多了好几年滚床单的经历?

“谢谢。”苏冉秋再次摸摸自己的脸, 五迷三道什么的,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还是那句话, 当炮友还差不多。

“不是你说男孩子应该日天日地吗?”苏冉秋说:“我.操个亲舅怎么了?”

“……”严以梵轻轻皱了一下眉,目光在四周找到了景煊,却发现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脸孔,搞什么鬼:“我过去问问。”

“没有了。”沈慕川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说:“谢谢你今天来看我。”那意思相当于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本来监狱是不可以稍东西进去的,不过只是几张无伤大雅的照片,动用一下关系,就让狱警交给了沈慕川。

“别说了,等法院判吧。”老井抬起失望的眼神:“既然是你做的,我会如实告诉川哥,至于他会怎么做我们干涉不了,希望秦先生自己好自为之。”

“到了。”他在路边停下车来。

沈慕川最后一次看时间,冷静地说:“还有五分钟。”如果五分钟之内秦雨阳能赶来,探监申请还作数。

“你在找什么?”沈慕川说。

虽然是自己不想去的,但是秦雨阳一点没挽留,也是他没想到。

秦雨阳叹了口气,演技爆表:“沈慕川,遇到你真是我的劫难。”

左不过是回到家又受了委屈。

“我.操。”秦雨阳只想到这两个字儿。

跟秦雨阳缠.绵过后的第三天上午,一个电话打进监狱。

秦雨阳弄了几次之后,也没有耐心去管人家靠不靠自己的肩,毕竟他也需要睡觉。

东城小旋风:“给个地址,我先验验你的车技。”

708的动静很大。

明明就是那么渴望自己的体温。

过了很久之后,手缠手脚缠脚,都睡醒一觉了,沈慕川才问:“你之前问我什么?”

秦雨阳回他:“你自己洗一下,我在床上等你。”

隔壁老生班已经在这里折腾了很久。

六点五十七分,苏冉秋捧着有点烫的玻璃杯,慢悠悠地喝着加了糖的热牛奶。

“那你继续上课,我走了。”吃完饭之后,秦雨阳不多逗留。

自己和沈慕川之间,难道是纯粹的欲.望关系?

第16章

“不是,我这技术这么菜,是不是开车的你还看不出来?”黄毛反问道。

“能不能不要打脸?”这是秦雨阳最后的要求。

果然是霸道总裁式的人,秦雨阳心累地想。

“在这里不要拉拉扯扯……”苏冉秋说。

没见过世面的穷孩子, 突然对上豪门大阵仗, 受到了刺激囔着要生孩子, 这份情绪秦雨阳懂。

秦爸莫名被点操超冤枉:“那是我自己聘请的吗?你不点头他有这个机会上岗,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样的权利?”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