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999.net手机版-迅雷快传_宠物中国

yzc999.net手机版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老井摸摸鼻子,面上不说,心里却充满复杂,他们川哥这样掏心掏肺,他看着很心酸。

第三次准备去见阎王的时候, 秦雨阳都淡定了, 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不会那么轻易死掉。

当秦雨阳看见从校门口跑出来的人,浓眉挑了挑,这人让他想起了一句话:飞蛾扑火。

每一句话都说得掷地有声,挡在他面前,不带一丝犹豫。

“没关系。”严以梵很尊重别人。

秦雨阳在屋里转了一圈,笑眯眯地等着沈大佬送上门来。

——行。

“你不会看吗?”景煊瞥着他。

可是作为一个当事人, 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事情,是一件分外操.蛋的事情。

“那我就不进去了,你现在跟我回去。”秦雨顺十分干脆地下命令道。

“你现在好点了吗?”挂了电话,沈慕川重新回到秦雨阳的病床边,现在医生已经检查完毕,护士给秦雨阳打上了点滴。

自从主人去世后,这座庄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客人踏足。

准备好了对方提猥琐要求的秦雨阳,一时间愣住:“……”因为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纯情的要求。

沈慕川:“……”好一个仅此而已,有魄力。

秦雨阳:“反之,如果真的是我做的,法院就会给我应有的处罚,而被冤枉入狱的人则无罪释放。”

“小秋,要不回你老家看看?”秦雨阳提出这几天自己都想在的想法,他注意到苏冉秋整个学期都没回家,也很少和妈妈打电话。

远处传来呼声:“秦雨阳——”

“好的。”秦雨阳连忙说,有专业的老师指点自己, 他求之不得。

不多时,克雷格教授来了。

得,秦雨阳往里面望了一眼:“你们吵架了?”他就说呢,总裁哥哥今晚面带三分煞气,那叫一个生人勿进。

老井:“……”

“我跟你处了小半年,你家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跟我提,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呢?”秦雨阳问得跟真的似的。

“没有。”沈慕川补了一句:“我不想让他知道有你存在。”

新家的环境要比小单间好不少,窗明几亮,舒服宽敞。

跟着总裁哥哥进了办公室,对方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扔给他,是真的用扔的:“我的副卡。”

“……”沈慕川坚决不放,不放就算了,他还越发勒紧。

他害怕自己一转身,那两个人就亲在一起。

他说的是大实话,就是太理智了点。

同性缘倒是不错,人缘特别好。

“秦雨阳?”沈慕川吓得魂儿不稳,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人,让过来把人弄上去。

“可你现在为了钱的问题跟我闹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秦雨阳一针见血地道,然后把手机还给他:“打电话,把兼职辞了,省得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毕竟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只知道低头干事,那有什么意思。

“是啊。”老肖听了一遍,觉得没毛病,就点点头。

来得突然,苏冉秋脸热道:“我知道啊。”

“有,在碗里呢。”苏冉秋急着用瓶子,就把剩下的一点倒了出来,他有点后悔把以前的瓶子都扔了。

秦雨阳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那样的话:“那你随便吧。”既然对方肯伺候的话,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自然是大大方方地让人伺候。

“等等,”有一个重要的问题秦雨阳要问清楚,他捏着小浪龙的下巴询问:“你升旗的时候真的会走不动路吗?”

“哦,也是,景煊是龙族。”克雷格教授说:“众所周知,龙族对伴侣不如狼族忠诚,他们喜欢美人和子嗣……但我觉得这不是问题。”

“我不勉强啊……”苏冉秋垂着眼,小声说。

老肖第二天的汇报:“那个……自从昨天去监狱见了川哥以后,秦先生的心情直线上升,一整天都保持着微笑。”要说里面没有猫腻,就是骗人的吧?

“吃不下。”苏冉秋老实地说,食物很好吃,可是他想念和秦雨阳一起吃炒面的味道。

昨天是谁急吼吼地打电话叫他带润滑剂来的?

“是是。”黄毛前面开路:“人都到了呢,就等你俩了。”

可是真的被人行注目礼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羞耻。

暂时自己年轻力壮, 血气方刚,尚还负担得起,届时年老力衰,x能力下降,怕不是要地位不保。

“嘁!”沈慕川意有所指地飞了一眼门口,平时还没做完狱警就催了,这次余韵都过去了时间还有。

他把吃的那袋塞给苏冉秋:“买了些吃的,你饿了就吃。”

“谢谢哥哥。”苏冉秋弯眼笑。

秦雨阳第一次实践这条真言,可谓是用生命去实践,不成功便成仁。

自从身边多了苏冉秋,他温柔的一面都全被挖出来了。

他让这些红色的光点,顺着四肢经脉流淌,最后凝聚成团。

打开门, 克雷格教授坐在沙发上,倒好了两杯茶,他扭头看向秦雨阳,脸上带着调.戏意味十足的笑容:“龙族果然和传说中一样热情。”

秦雨阳开得稳着呢。

说实话,身体真的轻盈了,想潜水就潜水,想转圈就转圈!想跳跃就跳跃!

“只要一个子嗣也不行吗?”景煊的眼里带着火花。

“小秋,能不能给我一百块钱?”他哆哆嗦嗦地站在门口说,脚上已经把皮鞋穿上了。

“哥。”秦雨阳伸手讨要:“见面礼。”

“……”沈慕川坐上车之后, 终于终止了那种奇怪的感觉, 下一秒,他就浑身无力地伏在方向盘上, 既是来自身体上的承受不住, 亦是来自心理上的承受不住。

等他再次醒来之后, 就发现自己手里握着凶器, 而属下倒在血泊里。

“嗯。”苏冉秋没抬头,直接伸手把桌面上的笔记本推过去朋友那边。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