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888.com值得信赖-江阴农商银行_广西广电网络

517888.com值得信赖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不是不太好,是非常不好。”秦雨阳比他更实事求是地说。

啪叽挂了电话,秦妈心儿也不堵了,肝儿也不疼了,总之就是神清气爽。

沈慕川擦拭的动作顿了顿,凑上来吧唧了一口秦雨阳的嘴说:“不是以后,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对我好。”

看他这个鸟样,秦雨阳心里有数了,也是半天没说话。

“天呐……”雷茜又震惊了,第一大学不就是金洛那个恶毒少爷屡次都考不上的大学吗?

蒋楦追到了电梯里面去:“同路。”

“新来的听着,七号院子里面脾气最坏的就是花豹。”景煊好心提醒:“其次就是我。”好了, 抱着宠物美滋滋地回屋。

秦雨顺带着助理进来,立刻看见了和妹子聊得火.热的混账弟弟,他很后悔。

“哈哈。”克雷格教授说:“雨阳还没有安排寝室,今天晚上只能住在我这里。”

景煊把秦雨阳格到稍微隐秘的空间,试图用身体阻挡别人的视线,可惜秦雨阳比他高大,惹眼的脸孔毫无所觉地释放着魅力。

“还行。”秦雨阳感觉自己现在什么都好,就是饿。

开学那天是二四六,秦雨阳养在707房间。

于是他站起来,带着疑惑打开木门。

他们围着待在角落里一脸懵逼的白色毛团,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嫌恶的表情。

——你起床了吗?

五楼#随便@今天江逐浪输了吗:没你傻。

“……”

在门口和秦雨顺好好道了别,俩人钻进自己的车,开车上路。

对于这名忠心耿耿的管家,秦雨阳十分有耐心地等安抚,等到对方情绪平下来,才介绍道:“雷茜,这位是第一大学的克雷格教授,我现在是他的学生。”

两个都是有实力的人,要是对上之后性格不合,夹在中间的人很难做。

武斗系的男生果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更何况对方现在还那么年轻,以后提升的空间大把。

“你用得着这么拼吗?”秦雨阳压力大的眼神在他身上打量。

“小秋哥是零零后呗。”黄毛笑得合不拢嘴,开口跟苏冉秋搭话。

“……”苏冉秋马上就知道自己刚才想太多,连男朋友正常开个玩笑都配合不起,他心里顿时难受。

相比起第一任伴侣在房事上的佛系, 这位和自己一般高大的沈大佬, 让秦雨阳压力颇大。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看起来离天亮也还有很长的时间。

“哥哥。”苏冉秋说:“进来里边抽。”

苏冉秋无声摇摇头。

“你说得对,我二十岁了。”苏冉秋拂开头上的手:“以后别再摸我的头。”

“你觉得我想吗?”苏冉秋说。

“哪个是你们经理?”秦雨阳问道,顺便看了一眼腕表:“咦?”

“打。”沈慕川哔了一句,拿出硬币,重新拨通某个电话。

“好吧,我同意共同抚养。”景煊抱着胳膊说。

“乖。”景煊被蹭得嘴角上翘,总感觉这只毛团跟自己亲一点,这肯定不是错觉。

“你站屋里干什么?”秦雨阳说:“快过来睡觉。”

“他不在,去上学了。”秦雨阳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苏冉秋的私人领地。

外面开始有了动静,像是在弄大门的锁。

更何况秦雨阳本身就是个天之骄子,他的人生本来可以很完美。

“好,既然拦不住了,就不要跟得太紧,假装被甩掉。”

长开之后就有女孩子追。

凤凰的属性也是火,但是只会喷一小团火,鸡蛋那么大,心累。

老井对这位姑奶奶打从心里尊敬:“宋夫人,这是川哥的意思,他心里有数,希望您尊重他的选择。”

苏冉秋瞥着弯腰痛呼的男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

车子进入市区,沈慕川打电话吩咐老井:“你带他们去吃饭吧,我带他去医院检查。”

708室的翼龙今年二十三岁,算是一只脚踩在成年的边缘, 每天都有点跃跃欲试, 但是还压得住的那种感觉。

“共同抚养?”严以梵和景煊异口同声,两个人都把眉头皱得死紧。

秦雨阳就不说他让自己的头先着地了,翻了个身用爪子抱着卤肉盒,嗷嗷待哺。

707室的严以梵也正在为组员的事情烦恼。

秦雨阳一脸反应不过来,提着行李袋心想,老子这是被威胁了吗?

“这个就好办了。”安诺点点下巴说:“一三五养在708,二四六养在……你住在几号房?”

其实可以想象得到,只是不敢深想。

“是的,两位请下来吧。”秦雨阳率先下了马车,伸手扶克雷格教授下来,然后把手递给景煊。

秦雨阳正在本子上划拉东西,收到小情儿的短信,嘴里嘀咕着什么破要求,不过还是签了一个。

秦雨阳假笑了笑:“而你最不在乎的东西,恰好是我最在乎的,但是,”他话锋一转,让沈大佬的情绪跟着跌宕起伏:“现在我已经放下了,所以我进来了,你出去了,我们之间一直就这样吧。”

秦雨阳回过味儿来,皱眉:“你说你在我身边安排了人?”

一点即燃的红发青年拦住浑身不爽的黑发青年,两个人站在走廊里对峙:“该死的707,你把我的小迪藏到哪里去了?”

看他半天不吃,严以梵举起刀叉:“难道需要我帮你切开?”

那帅哥一看就是出身优渥的花花公子,浑身的浪劲儿收不住, 他不明白苏冉秋怎么会找这种人。

“好吧……”沈慕川算了算时间,决定在离开之前去监狱走一趟,到时候把秦雨阳喂饱,然后找个借口,就说出差。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