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奖www.88125f.com-职业卫生网_观点网

大爆奖www.88125f.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苏冉秋摘掉眼罩,解开安全带下来:“什么事?”白净的脸蛋上,有一边白里透青,有一边紫里透红,形容相当惨。

而被他护在身下的青年就更可怜了,被渣男威胁上床也就算了,还被自己当成出来卖的MB,愣是在双方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活活折腾了三次。

倒是秦雨阳,神色如常,回来躺下呼呼大睡。

“那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以后有需要再找我。”秦雨阳走之前,小心翼翼地调.戏了一把对方。

“夜不归宿,嗯?昨晚又跟谁鬼混去了?”秦妈妈自己和一位女性朋友在家喝下午茶,看见儿子进门,气不打一处来。

“……”秦雨阳有一种被盯上的恐慌:“我不饿, 你召集他们开会吧,先认识一下各部门的人员。”

“雨阳?”他的父母缓过来神:“你突然带人回来,怎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现在这么突然,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帮他了?”不对:“我帮谁轮得到你管?你是哪根葱?”

但其实没人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虚不已。

老井掬了一把老泪:“好的好的,您请上车,我来给您当司机。”顺便狗腿地过去接了箱子,放到自己车上的后备箱。

“……”不知道为什么,强颜欢笑这个四个字毫无缓冲地出现在沈慕川的脑海里。

“要打你自己去打,反正我累了。”秦雨阳撇撇嘴,没理会他,带着自己的小伙伴和几颗为数不多的兽头,向隐秘的地方走去。

过了很久之后,手缠手脚缠脚,都睡醒一觉了,沈慕川才问:“你之前问我什么?”

“呜……”变成毛团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被顺毛的舒爽。

“那你相信我杀人吗?”沈慕川紧接着又问,这一次对方在三秒钟之内并没有回答,而且还有回答不出来的迹象。

“那就走吧, 赶着回去吃饭呢。”舍友说, 毕竟C大的饭堂, 比外面便宜多了, 这个月买了书, 就要勒紧裤头带过活:“唉, 现在的资料书真是越来越贵了, 不冲点卡都买不起。”

反正不是个什么完善的人。

剩下的烤肉,三个人分着吃。

在沈氏待了小半天下来,老井心里是服了,不愧是完美人设,年纪轻轻就能力出众,比他们川哥还妖孽。

黄毛厚着脸皮说:“我还不知道你俩住在哪儿呢?不请我进去坐坐?”

事已至此,苏冉秋一直古井无波的双眼,也起了一丝涟漪。不过,他可不觉得秦雨阳跟季若然离婚是为了自己。

“不行,我不帮你这个忙。”魏临说:“让他在监狱里自生自灭吧,拜拜。”

作为用脑子思考,而不是用锤子思考的男人,秦雨阳没有放纵下半身的习惯。

“走,哥带你下馆子。”

打开门,里面的环境收拾得很好,被褥也很蓬松。

“唉……”秦雨阳对眼泪毫无抵抗力,他满脸难受地走过来,老老实实听了电话:“喂?”

之前把绑匪祖宗八代骂了一万遍,现在却只想确认秦雨阳的安危。

“没。”秦雨阳话不多说。

老井:“快了,要不了几天。”

但是还能怎么样,亲妈的命令能不听吗?

秦雨阳:“别了吧,你车技那么菜,没劲儿。”

秦·身无分文·雨阳,发现司机看向自己,他便笑着点了一下头,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而且也不想把自己编得那么不堪入目,毕竟以后还要在上流圈子里混。

这堕.落的宠物生涯,似乎适应得有点快。

“不是啊……”苏冉秋着急地压低声音说:“我想给你生孩子。”

“……”秦雨阳石化了一秒钟,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你继续哭。”

“来吧来吧,不枉我喂了你两顿肉。”

一楼#你爸爸:哪里来的傻逼?口气真大[干/]

“那是无意中好吧?”严以梵才没有这个心。

秦雨阳说:“正好,我的耐心也有限。”

“总有办法的。”苏冉秋含糊说,暂时不想透露自己处了男朋友。

苏冉秋夹着一块猪耳朵陷入回想,自己上一次喝酒,是去年刚来北京的时候,刚刚入学C大,他和自己的三位舍友,一起出去吃了一顿宵夜。

想到自己在秦雨阳父母面前留下不良印象,沈慕川揉了揉眉心,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郁闷。

他是不耐烦手把手地教家里的混账,就让对方自己看好了。

“啪啪!”老井走到各位工作的区域拍拍手掌:“秦先生马上就过来, 大家准备一下, 首先把桌面和仪容整理好, 然后出来前台欢迎!”

沈慕川静默了两秒,滚了滚喉结,不敢直说老子现在的感想就是跟你做.爱,只是笑:“哦,那恭喜你了,希望你在沈氏过得愉快。”

这是客气话了,因为场内的人都各自都好不忙碌,攀关系的攀关系,谈生意的谈生意,压根就没人注意门口有谁进来。

“哈?”什么鬼?

景煊根本不记得,他直接摘下手腕上的号码,扔给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吗?”

“洗干净一点。”秦雨阳强制式地命令说,换了好几次水把这些不知羞耻的味道冲散。

不一会儿,庄园里的人都被女仆的囔囔声吸引了出来。

(以下滚床单这样那样省略三万字,只需要知道很嗨很激烈就行了!)

“啊,这样当然最好了。”克雷格教授笑眯眯地为秦雨阳答应下来。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沈慕川说:“反正你把人弄出来,我会履行我的诺言。”

上午十二点不到,秦雨阳在交易所乱晃的时候,接到了黄毛的电话:“小雨哥,我是黄毛啊,你还记得我吗?”

他还想在路上跟秦雨阳亲热呢。

苏冉秋像平时一样出门锁门,在这座繁华中透着冷漠的城市里战战兢兢地活着,他的压力并不比养家糊口的职场精英们小多少。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