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免费送38体验金-真乐网_都在买

注册免费送38体验金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净身出户之后我一分钱也没向家里要!这是什么概念!”以前的秦雨阳是肯定做不到的,身为亲哥他心里没点逼数吗?

秦家知道之后,反应就不用猜了,气得恨不得把秦雨阳揪出来剁成八块。

和对方有过确切的肌肤之亲以后,景煊心中躁动平息了很多,现在的他,是一头懒洋洋的龙,连抬一下眼皮子都懒那种。

“是这样的……”老井简捷明要,把今天侦探汇报的内容一一转述:“看来秦先生对你一片痴心,连秦氏都说不要就不要了。”

“操。”沈慕川咒骂了一句,然后睁眼看着旁边,那个男人举止轻浮地捋起汗湿的头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弯腰捡衣服。

“我们可以亲完再探讨这个问题,”景煊越挨越紧,舔了舔干燥的唇:“您考虑好了吗?”在这方面龙族的耐心有限。

“呵呵……”秦雨阳把男人的脑袋摁进自己胸.口,低沉的笑声震动着温暖宽厚的胸.膛:“睡觉吧,晚安,明天给你一个惊喜。”

“嗯……”目送对方离开后,沈慕川深呼吸了一口气,周围还都是秦雨阳的气息,简直是隔靴搔痒,有胜于无。

“……”待在雷茜怀里的秦雨阳如遭雷劈,他还没从刚才强.奸泰迪的噩梦中走出来,又接受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

“……”由于宠物就是从自己的房间里丢失的,严以梵没有发飙的立场。

怀孕的梗在哪都是一样的,景煊瞪他一眼说:“我只是吃撑了。”

“……”景煊还是很气,第一个和秦雨阳订婚的人,竟然是别的人!

“你说什么?”秦妈瞪大眼睛,她要杀了这个不孝子!

秦雨阳又不是傻,很快就领悟了沈慕川的意思,他笑笑说:“每次见面都是滚床单,这不叫伴侣,这叫炮友,懂吗?”

没人理自己,魏临自顾自地说:“我的条件就是和你在他出狱前三天出国游,刺激不刺激,惊喜不惊喜?”

???哥?

——小秋,你做过最出格的事是什么?

“孩子,你有什么事吗?”克雷格教授只上理论课,其余时间,他待在老师的办公室,看书,或者做做实验。

“哦……”沈慕川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他不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咳,马金良的案子查得怎么样?”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

可是,他见过几百只号称最可爱的迪鲁兽,也没有这一只可爱。

上面只有一个座位,秦雨阳摁着苏冉秋肩膀说:“坐下吧,别瞅了,那几个字我看见了。”

“也不是没有,”秦雨阳说:“签下奴隶签约,在庄园里当十年奴隶。”

“你也玩车?”秦雨阳问。

虽然感到对不起秦氏夫妇,可是这确实是他们的儿子亲自犯下的罪行。

首先嫌疑人看起来光鲜靓丽,又是企业之子,真是完全没有犯罪动机啊。

“对,我父亲就是秦默上将。”秦雨阳说。

“……”秦雨顺拿出钢笔撬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撬。

秦雨阳狐疑地道:“谁的电话?”

“是这样的……”老井简捷明要,把今天侦探汇报的内容一一转述:“看来秦先生对你一片痴心,连秦氏都说不要就不要了。”

“哦?”秦雨阳无所谓地说:“来都来了,没关系。”

就算真的有,应该也是那种很弱的天赋,或者某一种比较强,其余两种是鸡肋。

“冉秋,怎么不走了?”刚才还言笑晏晏的人,席致凯仔细一看,怎么说不开心就不开心了。

“吃辣吗?”苏冉秋说。

“是的。”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

坐在渣男秦雨阳那辆高调奢华又洋气的名贵跑车之上,秦雨阳感受了一下,陌生世界的这辆车跟自己以前开的同款有什么区别。

一个小时后过后,照片的真伪也查出来了,确实是两张毫无PS痕迹的真照片。

“嗯,办点事情,不算谈生意吧。”沈慕川云淡风轻地说。

苏冉秋无声摇摇头。

普顿第一大学,坐落在繁华的市中心。

他心里立刻就有些犹豫,难道真的要让秦雨阳来。

“……”总裁哥哥瞥了一眼,抖抖肩膀:“滚。”

“哦。”严以梵说:“连我都打不过的强者。”

“呸!”景煊变回人身,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

那之前算怎么回事,一场梦么?

第26章

“嗯?”那男人痞里痞气地用眼睛斜着自己,还抖了抖腿:“什么事?”

“没有,我在睡觉。”安诺挠挠头发说,明明是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话又说回来,你不是应该跟你隔壁的家伙组队吗?”

然后又调查了一下秦渣男那天晚上参加的饭局,情况是否跟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呵,什么破想法。”景煊一秒钟恢复不友好的日常态度,去往下一间房。

一般的新生都对自己没有信心,秉着与其进去做炮灰,还不如不参加的心态。

“……你好。”严以梵简直内伤,不管轮到谁,从来都不会轮到自己。

秦雨阳说:“因为我在飞机上。”

“可以。”景煊抱着胳膊颔首,然后抬起其中一只手, 朝着树林里的一颗石头释放了一团火焰:“这叫元素攻击, 当你能够控制体内的元素任意储存和释放的时候, 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它对体力要求很高, 因为连续释放元素, 会抽走你身体内的能量,所以, 我喜欢吃肉。”

“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一个并不起眼的人。

“走不动路。”景煊不知廉耻地说。

“慕川?”秦父非常客气地说:“我是雨阳他爸。”

这份礼物……有点血腥。

秦雨阳没管他,自己抱着透明的早餐盒,先吃了个饱。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