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财富坊首页-网秦移动_苞米叶网

888财富坊首页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对不起,秦雨阳。”

“什么……”江逐浪说。

“你再这样……老子弄死你……”

完美人设操不起就不要瞎几把操,现在好了吧,搞得他以后从监狱出来,也摘不掉人设崩塌的黑历史。

“问题是你在这里坐牢,人家根本就不管你死活,我能放平衡心态吗?”秦妈:“我没有彻底失衡就不错了!”

秦雨阳脱口而出:“秦雨顺?”

一般来说,监狱对探监都有规定的日期,并且一个月只能探视一次。

好些天没有秦雨阳的消息了,沈慕川带着急切的心情接起电话:“怎么样?他还在拘留室吗?”

“我不珍惜这段婚姻?”沈慕川气愣了笑了:“我告诉您,最没有资格说我的人就是他。”

“唉,照片里的人虽然面带微笑,可是总觉得有一种如影随形的寂寞,你觉得呢?老井?”这天给老井汇报工作,内容比平时多了几张照片,而且还是洗出来了的。

但是听说狼族很忠诚,绝不会背叛伴侣。

“你想吃什么?”看他累成这副德行,秦雨阳好心伺候他。

自己嗝屁了不打紧,可是沈慕川怎么办?

“阿凤,我们就打个酱油吧,能不能抢到野兽都没关系。”领到牌子走进去的时候,秦雨阳和队友说,免得对方有心理压力。

“咱妈的电话,”秦雨阳瞎扯谎:“叫我们别喝太多酒。”别的他不想在这说,闹心。

“好,那你自己乖乖地。”秦雨阳说道,慢慢挂了电话。

然后靠在栏杆上一边打盹儿,一边等人。

“二少,这就不太清楚了。”小A心想,他们跟秦雨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一个是娱乐业地头蛇,一个是金融业新贵,业务上没有来往,私底下更没有来往。

“你这脸真小,早知道煮一个就够了。”秦雨阳说道,他煮鸡蛋的时候,可能是按照自己的脸来计算的。

“上,上星……”苏冉秋摆着妖娆的姿势,差点扭了腰。

妈的,遇到这样的男人还能怎么办,当然择日cao死他!

“快收拾你的衣服,两个人一起洗澡比较快。”秦雨阳这个老司机,这么会惧怕小朋友闹别扭。

“来了。”沈慕川顿了顿,跟表弟说:“以后关于秦雨阳的事,你少跟着掺和,老老实实当你的明星就好。”

“当然没有啊。”秦雨阳点醒父母:“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能这么早出狱?”

蒋楦淡淡一笑,他也笑:“路上说吧,饿不饿?”

果然是十分操.蛋的任务。

他使出之前学过的散打,擒拿术。

睡着睡着,一颗脑袋,从隔壁压了过来。

“出去找我的属下老井,我会让他打电话给你。”沈慕川一脸餍足地靠在床上,眼睛紧盯着配偶:“既然秦氏把你摘了出去,你就去管理沈氏。”

“谢谢。”秦雨阳领到出入卡,由狱警带过去搜身。

“以后我管你是跟一号出去还是跟零号出去,反正不能瞒着我。”秦雨阳冷声:“我不是死人,我会吃醋。”

他知道苏冉秋不是喜欢作的性子,现在临门一脚跟自己闹,最大的可能就是负担不起了,冲自己撒娇寻安慰来的。

对方深爱着川哥,现在正在警察局的拘留室里自首呢!

“早,大哥。”混账弟弟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瞅过来,看见他进来立刻挥手求关注。

“小秋。”秦雨阳喊他。

他可是一米八八的高大壮汉。

“嘶……”苏冉秋被突然而至的凉意惊到,抬头用惊恐的眼神瞪了一眼秦雨阳。

“秦老板。”对方的双.腿在眼皮底下停住,熟悉的低沉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哥。”秦雨阳笑眯眯喊了句。

克雷格教授把秦雨阳介绍给其他老师的时候,各位老师一是惊讶这位年轻狼族的出色,二是惊讶他的身份。

“……”沉默了片刻,沈慕川才回他:“送到我家。”

漫不经心的脸孔,看到屋里的身影时,立刻笑了起来:“阁下,早上好。”

秦雨阳使出吃肉的力气,把这本书拖出来,就在书架上翻看起来。

“你怎么会……”明明是一个豪门出身的年轻人,苏冉秋不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态怎么……说出来的话和言行举止,瞧着也是接地气的模样,却总是比别人多了股子忘尘的味道。

第47章

虽然没有很清晰的回忆,但是男人对这种事很敏.感,不是异性可以理解的。

信息上去之后,魏临那边安排自己的关系给秦雨阳疏通关节。

“你的屁话真多。”708用力把自己的手腕抽出来,义无反顾地敲门。

因为秦雨阳走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父亲的手指搁在眼前,恨铁不成钢的指控,令秦雨阳大叹气。

而苏冉秋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毕竟他冒险通知秦雨阳的对象,就是为了摆脱秦雨阳的纠.缠。结果对方不按牌理出牌,直接和配偶提出离婚,还要净身出户……

“嗯哼,或者现在就来吗?”秦雨阳一下子把空间压到最小,低头找到对方的唇。

“滚。”苏冉秋拨开他的手,收拾表情走出去,乖乖喊人,倒茶,让人点菜:“大哥,中午吃饭还是吃粉?”

“哪能呢。”苏冉秋摇摇头:“一边吃饭一边喝吧,也别顾着喝酒。”

“想你的初恋吗?”秦雨阳低声问。

苏冉秋装逼了一会儿,拿着手机笑眯眯地凑过去:“哥哥。”自己心爱的男人能不带吗,就是死八百回也愿意。

他转身就下楼。

秦雨阳摆摆手:“去吧。”

他怕秦雨阳惹怒父母。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