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I网页版-钟爱阁_拼好货

九五至尊I网页版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是是。”黄毛说:“真是不好意思,小雨哥,我马上去给你倒茶。”

看见对方之后,两个人都诧异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原本平平淡淡也没有所谓感情的会面,竟然硬生生被一系列的意外营造出了感觉。

诚然,一开始他是个漫不经心的糙话青年,但是随便年纪渐长之后,他变成了精致优雅的糙话中年。

“靠……”秦雨阳在睡梦中被苏冉秋的闹钟吵醒,他睁眼一看时间才七点钟,问题是今天周六:“你调闹钟干什么?”

明明这儿有一只优秀的同族,那位却选择了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龙族。

苏冉秋:“看见了小毛哥的车。”

秦雨阳这个名字,在这座庄园里面喊了二十几年。

秦雨阳的心刺痛了一下,一股气梗在喉咙里,又重重地咽下去。

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自己自顾自地说:“因为这里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你就那么确定自己能赢?”陶震庭挑着眉问。

总裁哥哥摸摸自己的小心肝,确认那股久违的欣慰是真的。

“唔……打住。”秦雨阳七手八脚地从景煊的围攻中挣脱出来,捏着他的脸颊说:“荒郊野外,矜持点。”

季若然心想,管不管是秦家的事,自己的义务就尽到这儿了。

“什么意思?”沈慕川深入追逐他。

这套像禁.区一样的房子,秦雨阳随随便便就进来了,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个正常人类的居住地。

“你怎么知道是男朋友?”苏冉秋表情一呆。

“……”周围的人不敢置信,这两个人是在一起了吗?可怕!

秦雨阳:“……”待个屁,他伸出手臂一横,把人摁下去,动作连贯霸气。

很平价的东西,苏冉秋吃得很感动,他终于感受了一把,一次吃到两种口味的幸福。

不仅欺男霸女,还婚内出.轨,现在更是被原配对象抓奸在床。

“可以,如果你做好了被我上的准备,”秦雨阳纳入他的耳坠:“如欢迎随时来我的房间找我。”

比如说刚才,自己说要走,他就真不挽留。

花拳绣腿的攻击却被轻而易举地化解,还被蔑视了一眼:“不要再来烦我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这个外人少掺和。”

说完,立刻变形,等着看同桌惊.艳的眼神。

狱警:“……”最近你们逼事怎么这么多!

一起度过漫长的时间,一起面对所有困难,光是想象就令人兴奋。

“发现了目标,现在一直跟着。”

其实心里不管怎么想,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向这个人靠过去吧。

秦妈彻底怒了,直接在监狱里拍桌道:“这能怪谁!都怪你自己犯贱,偏要给被人顶罪,你知道人家心里是怎么想你的吗?人家心里根本没有你好不啦!”

“你该走了。”沈慕川主动推推他。

“真是惊讶。”景煊轻声说:“您跟我到门口说吧。”他收起那根丝带,转身出了克雷格教授的门。

火气是什么?能吃吗?

一看就很结实耐操的样子,滚床单的时候终于不用再担心弄塌床板。

“滚!”秦雨阳踢他两脚,转身离开。

时间十几分钟过去了,要是小电影已经到了尾声,而他们还在慢条斯理地黏糊。

即便是家里不常用的车,也是价值不菲的豪车,停在大学门口异常引人注目。

今天豁出面子‘安慰’秦雨阳,确实有一部分是自己心甘情愿,但更多是想讨好男朋友。

“出去跟那个狱警说,让他闭嘴。”沈慕川火气满满地躺在铺上,从身到心都有种不上不下的烦躁。

坐在飞机上的沈慕川:“哈嘁!”无缘无故打了个哈嘁,鸡皮疙瘩立刻在手臂上爬了起来。

秦雨阳穿着裤子差点没把自己绊倒:“你说什么?”他一脸抽搐地看着某男人:“沈老板,你在开玩笑?”

秦雨阳搂着他的脑袋:“就冲你这句话,老子这辈子疼你疼定了。”

对方硕长的身材锻炼得很好,半掩不掩的模样,比很多所谓的男神写真集更有看头。

魏临不急,慢慢等。

“你……”秦雨阳满脸无奈:“这有什么好怕的?”来都来了,他怎么可能把苏冉秋丢在这。

翼龙飞到一半听见召唤,不情不愿地停下来,兽性的双眼在低空中看着秦雨阳。

秦雨阳:“哦,那我回车上去。”果然黄毛那辆车才是全世界的焦点。

“好。”沈慕川一阵风似的带着老井离开。

那双手在秦雨阳的身上摸来摸去。

“你看这东西,是不是有点眼熟的样子?”秦雨阳浪里浪气地笑问道。

“走,先去跟庭哥打个招呼。”黄毛安排道。

“这床,”秦雨阳踢了踢卧室那张两米宽的大床,笑哼:“老子喜欢。”

所以他和银狼那家伙都心甘情愿地被俯视。

享受完吃喝玩乐的半天,他们在晚上门禁之前,回到第一大学。

黄毛:“我们单纯吃饭,庭哥他应酬客人。”怕秦雨阳有压力,他说:“就当去开开眼界呗,有什么关系?对了,把小秋哥也带上。”

就是他小心翼翼地哄你睡觉,而你却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吃掉。

老井:“……好,直接带到地方,我亲自审问。”

沈慕川的心漏跳了一拍,想追问点什么的时候,那狱警噼里啪啦地说:“他还说你把他绿了,这不是来了吗?”

他什么都不用说,秦雨阳自动地给他让出位置。

其实苏冉秋最先看到的是秦雨阳,他比黄毛的车更显眼。

秦雨阳听得心里一热:“说的也是。”就立刻动手出去身上的束缚,整个人如泰山压顶,笼罩在瑟瑟发抖的对象上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