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22.com客户端-当当数字馆_燕赵警民通

fun22.com客户端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早上九点,秦雨阳穿戴整齐打着哈欠出了门,因为家里的wifi不稳定,他又去了那家奶茶店,顺便吃了一个简单的早餐。

这是一条通往主城区的主干道,时间晚一点就会有很多马车通过。

沈慕川:“为什么鬼迷心窍?”

“噗——”魏临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热茶:“咳咳咳。”天了噜,身为大龄老处男,他承受不起这些骚操作,嫉妒羡慕恨!

“吃不下。”苏冉秋老实地说,食物很好吃,可是他想念和秦雨阳一起吃炒面的味道。

“嗯。”秦雨阳回他一个沉稳的字。

“如果你也喜欢男的,那我就去代孕一个娃。”秦雨阳自顾自地说。

那个人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那……如果我选了一,是不是表示你是我男朋友……”那三个字把他弄得脸皮热辣,十分不自在。

要是有条件精心调养两年,也不比养在豪门的贵公子差。

“我继续跟你在一起才是脑子有病。”秦雨阳diss道:“你不把自己的婚姻当回事,但不代表我会将就。”

之前把绑匪祖宗八代骂了一万遍,现在却只想确认秦雨阳的安危。

别再炸了,跪求!

沈慕川正在兴头上,扒紧秦雨阳:“别管他!”

“没有就算了,那我晚上再吃吧。”秦雨阳放下碗筷,抽了一张纸巾抹抹嘴。

说到这里,景煊终于冷静了下来,把怒气暂时按压住,咬牙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冉秋:“那下辈子呐?”

“明天就算去了你也别瞎说,好好陪一下慕川那孩子就行了。”宋妈交待。

就这样持续五六分钟,周围乘客远远围观。

“谢谢。”秦雨阳挥着汗走到了407室的门前,首先捯饬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又整了整衣领,才面带微笑地推开门。

“小混蛋,知道错了吧?”秦妈一边心疼一边骂道,努力忍住泪意,以免花了脸上的妆容。

“好了,睡吧。”秦雨阳耐着性子帮他敷了十分钟左右:“现在还有火辣辣的感觉吗?”

秦雨阳:“可以,看在你们川哥的面子上,我答应过去看看。”

到了邵飞给的包厢号,里面早已玩开了,乌烟瘴气地。

“够了。”察觉到老井的情绪不对,沈慕川及时喝止他:“你冷静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冉秋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把鞋扔地上穿上。

“你……”秦雨阳满脸无奈:“这有什么好怕的?”来都来了,他怎么可能把苏冉秋丢在这。

“操。”苏冉秋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所以不久之后季若然给秦家打了个电话:你们家那混蛋儿子,出轨被我抓奸在床,他自愿提出净身出户,现在跟正在小三在外面瞎混,你们管是不管?

一听是沈大佬,秦雨阳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我不听不听。”

“孩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晚上的餐桌上, 克雷格教授和蔼地问。

真是条小浪龙……

这一年人间四月天,在去学校的路上坐过秦雨阳的车,听了一首《旅行》,从此以后就爱上了许巍大叔的歌。

“没问题我就走了,有缘再见。”秦雨阳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但是明显没有来的时候那么有杀伤力,毕竟腰酸背痛腿无力,还吃得撑撑地!

更何况, 对方犯的罪名可是故意杀人罪, 和一个杀人犯离婚没什么不对。

于是心里热乎了两分,跟人家说:“既然不去兼职,那你再睡一会儿。”

魏临:“靠,我为你做牛做马,你竟然说我废话多?”这是他见过最绝情的男人,但是他喜欢!“咳,好消息就是你家那口子马上就可以出来,接下来是坏消息,请你听好。”

“……就你这么菜,还想上老子?”景煊嘀咕道,揪起秦雨阳的衣领,准备占点便宜。

“是的,所以我要去先去洗个澡……”秦雨阳说:“你等我们一下好不好?”

把写着小迪和自己名字的宠物牌串进去。

秦雨阳忍无可忍地摘下耳机,回头用超凶的眼神警告后面:“你压够了没有?”

“你让我回来,你人呢?”秦雨顺在电话里低低质问。

“别,我开玩笑的。”秦雨阳面露内疚,立刻说:“哪那么简单呢。”虽然,他也希望苏冉秋轻松点面对,不用想太多。

怎么可以轻易放弃管理权,他有把自己的家业当回事吗!

“老胡,打电话给那个人,说人绑到了,叫他给剩下的钱。”

秦雨阳穿着裤子差点没把自己绊倒:“你说什么?”他一脸抽搐地看着某男人:“沈老板,你在开玩笑?”

腻了两天,周一上课的上课。

“秦老板。”对方的双.腿在眼皮底下停住,熟悉的低沉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沈慕川是个有脾气的男人,他知道,可是谁还没脾气了,呵呵。

从沈慕川的反应中可以看到,这货非常享受。

“我没有被人欺负。”他摇摇头,正经地说:“我也快三十岁了,想重新收拾收拾心情,学做生意。”

一句话戳中了苏冉秋的心窝子,红脸变青脸。

不过……他出乎意料地觉得,这种一本正经护食的举动,透着那么一点可爱。

“现在还没有来哦。”前台妹子小鹿乱撞,这个男人近看更帅,而且很年轻精神。

“你的原型也很可爱。”秦雨阳不喜欢被带节奏的无力感,他喜欢掌握进度,比如现在,原本是翼龙对自己步步逼近,一转眼,他就握紧对方的手腕,将人壁咚在白色的书架上面。

“……”秦雨阳一时脑子发热:“你真让我出去你会后悔的。”

特意绕了小半个城,开到那天去过的酒店,买了他家的特色蛋黄酥。

季若然脸色铁青:“……”他头一次知道占便宜会令人窒息。

秦雨阳一脸黑人问号:“??”对方既没有站起来互相握手问好,也没有给他自我介绍的机会,完全是上位者对普通犯人的态度。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