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合作后台-上海话方言词典_三晋道

亿万先生合作后台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您好,秦夫人,我是沈慕川……”

“小秋,做什么菜呢?”秦雨阳吊儿郎当地凑了过来,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苏冉秋。

再过一周就是学校开学的日子,严以梵为了转系的事情提早过来。

看见苏冉秋吧唧的嘴愕然停下来,秦雨阳心说坏了,昨晚才说过不开玩笑,这张笨嘴一大早又他妈地不老实。

一句话戳中了苏冉秋的心窝子,红脸变青脸。

“我信了你的邪!你先停车再说!”交警说道。

身边有很多人等着看严以梵的笑话,说他自甘堕.落,不配当严氏的传人。

可是谈不上爱,这辈子秦雨阳就没爱过人,他必须老实承认,自己身边可以是苏冉秋,也可以是别人。

千里迢迢远赴国外,还是一个旅游胜地,自己只订机票不订酒店,那只有一个原因,酒店有人定了。

看见苏冉秋吧唧的嘴愕然停下来,秦雨阳心说坏了,昨晚才说过不开玩笑,这张笨嘴一大早又他妈地不老实。

“给他一百万吧。”陶震庭面容平静地说。

“……”翻倍二字使金洛表情扭曲。

“阳少, 人家等你好久了, 你洗好了吗?”一道嗲了吧唧的声音在门口喊道。

如果秦家真的是狼族世家,那么这只蠢货一定是隔壁王姓迪鲁兽的产物。

“等等,外面好像有人,妈的!”

秦雨阳知道苏冉秋喝多了酒才会变成话痨,他认真数了数说:“不超过一百个。”

苏冉秋放下手里吃到一半的东西,双手无声地握住秦雨阳的手腕。

但是严以梵高估了武斗系的内部和谐情况,他不知道安排寝室的老师有多么头疼。

出了保安室的门口,两个人连体婴儿似的走在路上,刚才在楼上的□□味,现在也没了:“那什么,”秦雨阳先说的话:“小秋,泡妞的事就到此为止……不提了好吗?”

苏冉秋抿了抿嘴,没说话。

“什么?”秦雨阳掏掏耳朵,不想太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别去找兼职了?”

结果现在看到的元素精纯度,和自己的程度几乎不相上下。

从房间走出监狱大门这一段路, 每一步对沈慕川来说都是一种要命的折磨。

“可以让你当个助理。”秦雨顺不知道被戳中了哪个点,竟然收起钢笔。

简单大气,干净利索。

这是当然,因为酒店是魏临订的。

苏冉秋沉默片刻,开口:“不兼职怎么生活?”他要交学费,还借贷,还有自己的生活费。

他高苏冉秋一个头,身材结实气场又霸道,不笑的时候眼神微戾。

“嗯?”苏冉秋顶着四月份难得出现的太阳,脸蛋皱成一个包子说:“你开什么玩笑?”

禁制术不属于武斗系,他属于咒语系。

第22章

小A说:“秦雨顺有个弟弟叫做秦雨阳,就是三年前和季家二少联姻的那位,最近可是出了一件大新闻。”

严以梵把手中打着细呼噜的毛团放到床上,然后下一秒就看到这只嗜睡的胖迪鲁为自己调整了一个肚皮朝天的姿势。

“我是看你年纪小,替你提着心。”

“你怎么这么大反应?”苏冉秋想起, 刚才男朋友在餐桌上又是警告又是捂嘴, 就算是因为不喜欢孩子才这么反对, 也有点伤了自己的心。

“老色.狼。”秦雨阳最看不上这种人,他平时在路上见到了,也会帮妹子们驱赶骚扰者。不过帮男人驱赶,倒是第一次。

秦雨阳看见他只顾着笑:“……”

搬家之前,在餐桌上说了计划,秦雨阳和父母一样,表现不舍和关心。

“不是啊,你心里有事,玩得也不踏实。”魏临喝着热饮,拍板决定:“就这么说好了,我现在去订票。”

他初到武斗系,人生地不熟。

他强势惯了的人,一向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哈嘁!”一阵柔风从阳台吹进来,吹得秦雨阳惊醒。

第33章

无端端挨了一脚,秦雨阳深深地觉得自己在监狱里没人权,简直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谁想来看就拉出来溜溜。

挺生涩的,秦雨阳心里想,对他更温柔些。

“……”景煊的脸立刻臭了下去,这怎么可能:“你让别人喊吧。”至于他自己,转身走向洗手间。

对于未来是怎么样的,自己应该把生活经营成什么样, 秦雨阳没有迷茫过, 不管身在哪里, 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

饭早就煮好了,等着秦雨阳回来,他把生菜炒一炒。

他们寝室的其余三个人,可指望着苏冉秋的笔记复习。

“谁家美女这么有福气,被你看上?”

“4087!有人来探监。”

可是秦雨阳回来了,还是那么温柔,让他的心安稳了不少。

“三个人一起啊。”秦雨阳说:“相识一场,总应该面对面把事情说开吧。”

他并不介意手腕被秦雨阳禁锢,也不介意自己的活动范围被强制压缩,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慷慨。

路上偶遇的团子,让严以梵陷入低谷的心情有所好转,他抱着温暖的小身体,在无人窥探的马车内释放自己的童心。

傍晚六点钟,苏冉秋早早做好晚饭,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好,准备陪秦雨阳出门。

今年夏天,苏冉秋放了暑假, 从此天天待家里学习, 顺便照顾男朋友的起居生活。

“……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秦雨阳告诫自己别自作多情,省得又被人叫滚。

“嗯?”秦雨阳昨晚回到家, 一觉睡到天亮,早上接到电话一时还没进入角色:“什么情况?”他睡眼惺忪地想了想,终于头疼地想了起来:“……”只觉得操.蛋。

“爱你。”苏冉秋凑过来,在他嘴角碰了碰。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