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903.com-北京市朝阳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_全峰快递网点查询

959903.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他的目标是苏冉秋手里的食物,动作麻利地拆开来一边吃一边往回走,像个饿了很久的留守儿童。

自己这是……又穿越了?

陶震庭立刻看向黄毛,黄毛忙说:“是这样的,小雨哥去试车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店员小姐姐问:“两位都是吗?”

一声小雨哥喊得秦雨阳内心崩溃,为什么不是秦哥也不是阳哥呢?

“各位同学,非常高兴再次和你们见面,我是克雷格,以后将担任你们的理论课老师。”克雷格教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出轨的渣男净身出户是国际惯例。”秦雨阳说:“就算你不提,我也不好意思跟你争。”

当严以梵和景煊看清楚教授的客人,他们呆住了:“……”虽然只是很短暂的片刻,就回过神来,很有礼貌地移开眼神。

“有种冷叫做你男朋友觉得你冷。”秦雨阳说:“好了,披着吧,走。”

苏冉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学门口真好看:“等我五分钟,我现在就出来找你。”

“我继续跟你在一起才是脑子有病。”秦雨阳diss道:“你不把自己的婚姻当回事,但不代表我会将就。”

“净身出户之后我一分钱也没向家里要!这是什么概念!”以前的秦雨阳是肯定做不到的,身为亲哥他心里没点逼数吗?

在这件案子上,沈慕川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秦雨阳, 一来是彼此之间无冤无仇, 二来是搞死自己对对方没有好处。

苏冉秋心肝儿一颤,立刻把套收回来,胡乱塞进了背包里。

景煊把秦雨阳格到稍微隐秘的空间,试图用身体阻挡别人的视线,可惜秦雨阳比他高大,惹眼的脸孔毫无所觉地释放着魅力。

苏冉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不再犹豫地说:“今天有人让我给你带句话。”

“啊?”老井倒抽了一口凉气。

沈慕川顿时说:“那两个人渣跑了就跑了,先救人要紧。”他语气都缓和了不少,以为救到了人。

“你想离婚也不是不行。”他沉默了片刻,面带讽刺地说:“那就净身出户吧,你的财产全部归我,否则这婚我不会离。”

“……”苏冉秋除了猛捶他,也没别的话。

总裁办公室的窗口是看不见秦雨阳的,可是别的办公室能看到。

“嗯?”人们都很享受被地位崇高的人尊敬,景煊对秦雨阳的敬称带着讨好的意思,这个男人却不接受,有点意思:“莫非您和707那只臭狼一样,看不起我是个暴发户?”

终于进了这间房间,蒋楦说:“做人要求不要太高,有机会就试试。”

“妈的!被我知道是谁干的!”沈慕川捏紧拳头,后半句不必说也感受得出来。

“秦雨阳!”秦妈来到警察局的时候疯了:“你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堕.落成这样!你心里眼里还有父母吗?你良心不会痛吗!”

安诺:“……”用手掌比了比景煊肩膀上那只毛团,这个程度只是胖了点?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还是对方的眼睛有问题:“反正,它不是迪鲁兽。”

反而是秦雨阳自己的背和胳膊,被MB抓得惨不忍睹。

“……”秦雨阳含着满嘴的血腥味儿,蔫蔫地趴在浴缸边缘。

苏冉秋也跟着勾起了嘴角,心里面一阵轻松,就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可是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他心里的怨恨意难平。

回程的路上一个妹子碰见了他,只见妹子的嘴巴张成O形,惊讶地追上来:“天呐,你是新生吗?我可以认识你吗?”

季若然挑着眉:“什么意思?”他内心升起一个并不可能的猜想。

“小雨哥……”黄毛看看这边,又看看后面,唉,他小雨哥果然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人,电梯里的那位怕是要伤心了。

“那个, 秦先生,需要给您配备司机吗?”老井忐忑地打电话过来询问, 因为他差点忘了这件重要的事。

“谢谢,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

沈慕川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温柔缱绻的脸庞,于是愣住,狠狠地误会了,心跳加速。

“……”秦雨顺看着那杯水,目光复杂,头一次觉得这泼皮性格真好,怎么骂都不生气。

从车头取了纸巾,帮他擦干净眼泪,叫他:“笑一个,别愁眉苦脸地进去。”

就是那种,不想眼睁睁看着某些东西恶化的个性,想它好起来。

确实,被狱警带来的年轻男子,身材高挑硕长,五官深刻英俊,一双和冷硬气质不符的丹凤眼,给他增添了几分风情。

因为真的享受极了……跟这个男人气息相融的滋味,但他时刻保持警惕,一旦对方手越过那道不可能妥协的安全线,就立刻讪讪地推开。

“克雷格教授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红发青年抱着胳膊,自己拍板决定:“今天晚上举行订婚礼,就这样。”

话音刚落,他们看见远处有一辆车,以势如破竹之势开了过来。

江逐浪插兜看着他:“把口罩摘了。”

时间挺晚的了,他怕苏冉秋已经睡着了,就放轻了手脚,不弄出动静来。

周围的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宽敞的走廊上渐渐变得空旷。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沈慕川说:“反正你把人弄出来,我会履行我的诺言。”

他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位尊贵华美的青年有着一头白发的头发,简直是……

秦雨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对不起。”秦雨阳很坦荡荡的一个人,直接说:“昨天晚上是我混蛋,一时脑袋犯浑。”什么都没想就任由精.虫上脑,把人给上了。

“我……”苏冉秋想说不麻烦,但终究没说,还是有点怕自己太上赶着不被珍惜。

“怎么会呢?”秦雨阳笑得一本纯良:“你这么大的能耐,我不相信你会一辈子蹉跎在这里。”

“咳,”秦雨阳叹了一口气,做好了被打的准备,说:“我可能忘了告诉你,我原来有个未婚夫。”

“哎?”梦露一头雾水,她明明记得阳少刚才进去的时候让自己等他的:“那……你带我出台的钱……”

秦妈敲开秦雨阳的门,叫他们下楼吃饭,顺便说:“慕川晚上就在这住吧?”

蒋楦还真考虑了一下,虽然最后还是点点头:“肉.体而已,我更注重的是精神。”

原来以为只是吊儿郎当,没心没肺,但是无意中和他对视,一不小心就会被那双眼睛看透。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