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94848.cc九五至尊iv-独山网_中国商务网

95994848.cc九五至尊iv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秦雨阳:老子的待遇直线下降……)

他他他他,他说他姓秦……

“是吗?那你别后悔。”魏临冷笑说:“他现在可还在监狱里。”

别说对方是自己各种意义上的亲哥, 就算是穿越到这里之前, 秦雨阳之所以会选择和男性上.床, 也只是因为没得选了。

黄毛一愣,然后赶紧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把自己全钱包的现金都给了秦雨阳:“都都都拿去吧,不够我再去取。”

“闭嘴好吗?”景煊情绪不高地说。

“高一的时候,没接吻也没上床,在你眼里可能不算恋爱。”苏冉秋含着酒,咬字模模糊糊地:“但很开心,虽然只谈了三个月。”

“虽然知道你很讨厌我。”秦雨阳说道:“但是拜托你再忍受几天。”一来是因为现在不跟着,以后都不知道上哪找去。

这个狗男人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苏冉秋纠结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忍住拿了起来。

“……”被剩下的小浣熊吭哧吭哧地跑回去,显得很习惯被抛弃。

秦雨阳心疼他的小身板,提议说:“那你少喝点,我自己喝也没关系。”

“哥哥。”苏冉秋立即就叫了,叫得千回百转,所有的感情全在这一声里似的。

可能是怕他低血糖,以糖果居多,肉类其次。

“泡你亲舅舅,喝了酒泡个屁的澡,冲澡!”

他使出之前学过的散打,擒拿术。

“微辣。”秦雨顺说,顺便看了苏冉秋一眼。

“……”充血的眼睛盯着对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

五分钟后,秦雨阳端着两大盘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回来。

苏冉秋恍恍惚惚地吃着饭,对自己未来的日子充满担忧。

看来在比赛中两组结盟是普遍的做法,甚至还有三组四组的;那些落单的小组,遇到这些联手的学生就倒霉了。

“当然不,我只接受女性。”叫巴迪的棕发帅哥高鼻梁深眼窝,视线转到某个角落说道:“除非是白色头发那位同学。”

不过还是排着一条队伍,大概有十多个人。

自己这是……又穿越了?

景煊呆了,懵了,抓着秦雨阳衣服的手,狠狠地抓紧,整个人陷入凌乱的状态:“你……”为什么自己纠结了这么久的问题,这个男人轻易地就解决了?

今天早上吃秦雨阳买回来的红豆吐司,还有新熬的小米粥。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秦渣男是个人面兽心的渣男,但是说出来谁也不信。

也许是错的,可是又怎么样,一片不支持的声音中,他要给他们俩弄个好结局。

“我吃不完。”苏冉秋一看这么多肉,立刻拨一半给秦雨阳,反正这个男人多多益善。

联系秦雨阳的想法也暂时搁在一边,先打开行李箱,去洗个澡。

然后秦雨阳就清醒了,刚才那是条件反射,他恍惚中还以为自己活在上辈子,和伴侣一起出行旅游。

“好的。”秦雨阳说,走过来弯腰亲了一下沈慕川的唇角:“拜拜,下次再见。”

秦雨阳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枕头底下有一个信封,他打开看看:“……”发现了三张自己的帅照。

如果不救,就要眼睁睁看着对方坐一辈子的牢,自己心里那关过不去。

举报了一个大毒.枭是大功劳,上头眼睛一睁一闭就批了。

“和家里……还行。”秦雨阳随便应道,笑笑:“也没什么事了,要不我们见面再聊。”一副要挂电话的样子。

洗完澡之后,气温更加冷。

“干什么?别动!”景煊感觉到肚子里的毛团往上爬,一副想从领口出来的意思,他立刻抬起手掌一摁, 把毛团摁住。

上个学期是单人赛,按个人实力排名。

才知道他那颗不大的心里,藏着这么多的心事。

“爱你。”苏冉秋凑过来,在他嘴角碰了碰。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他跑这趟车的目的,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苏冉秋窝在对方怀里咬着牙,呼吸间全是让人心乱的气息,就像毒.药一样,明知道危险却停不下来。

“你活了二十七年,没说过一句像样的话。”今天姑且能说出来,已经算是不得了的进步了,秦雨顺吃惊不小。

可是真的被人行注目礼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羞耻。

“恭喜你,终于可以上实践课了。”严以梵虽然没有笑容,但是目光温和。

一双手把他捞起来,青年生气的脸庞在眼前放大:“你跑到哪里去了?”

也就是所谓的想把自己献祭的心情。

当秦雨阳准备开口的时候,狱警的一声‘4087!’震耳欲聋。

“冉秋,周末你干嘛去了?”席致凯来到他身边坐下,嘴里叼着包子低声说:“两天兼职都没来,亏了好几百块钱,我都替你心疼。”

这次贸然来排队,就是为了找人给自己解惑,怎么变成人身。

金洛瞪着被揍黑的眼睛:“你蛮不讲理!”身为未婚夫,他被邀请来庄园生活,吃用秦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苏冉秋照做,抬手摘了口罩。

虽然没有很清晰的回忆,但是男人对这种事很敏.感,不是异性可以理解的。

狼是一种对伴侣很忠诚的生物, 他们有季节性地安排繁殖,也就是所谓的发.情期, 大家看动物世界都应该看过的。

砰地一声甩上房门,景煊把自己新得到的宠物从领口抓出来,和卤肉一起搁在桌面上。

警察局那边也已经立案,开始追查绑匪的下落,虽然多半是没有结果的。

可是但凡认识他的人,从不会觉得他不靠谱。

沈慕川低笑着抬头,大佬鬼斧神工的帅脸,映在秦雨阳的墨镜上,让人傻了眼。

“同乐。”景煊笑眯眯地晃了晃嫣红的酒水,已经喝了不少的他,双颊通红,眼眸迷离,今天晚上异常乖巧。

“……”秦雨阳耸耸肩,放好自己的行李袋,一屁.股坐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