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33333-HDP直播官网_仪陇县人民政府网

zs33333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刚才秦雨阳利用这股力量,跳上了一米的高台,简直不敢相信昨天那只连门槛都跨不过的毛团可以这么牛逼。

本来,沈慕川还想打个电话告诉宋迎晨,这个打赌自己赢了,可是看见后面这么多人等着打电话,他便打消了欺负人的念头。

可惜秦雨阳不是嫩小子,他是辗转几个世界阅人无数的老司机,男欢男爱的事早就迷之淡定。

“我说过,让你不要骗我。我喜欢心思单纯,一心向着我的人,显然你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打算做这样的人,那就算了吧。”

秦雨阳颔首:“嗯,我就不送了,你自己走好。”

“……”秦雨阳怎么可能没有看见他眼中狡黠,淡定地问:“怎么了?”

一时间他沉默了。

就算最后不能赢,在比赛途中甩江逐浪一把,也还是行的。

在外面野得开心,家里人也是很欣慰的。

“没有吵架。”秦雨阳说:“我是回去挨骂的。”

果然,路上遇到的校友,要不就是盯着自己的脸看,要不就是盯着自己肩膀上的胖鲁鲁看。

每当秦雨阳想退开一点好施工的时候,对方就跟上来:“……”弄得他很无奈,只能继续陪着大佬黏糊。

“只要一个子嗣也不行吗?”景煊的眼里带着火花。

“再一会儿……”秦雨阳的眷恋让沈慕川心里抽痛,只想砍死老井,那丫一定是个吃白饭长大的,饭桶!

“我.操。”秦雨阳只想到这两个字儿。

苏冉秋被他折腾得说不出话,只能泪涟涟,哭唧唧地喊哥哥。

“秦先生!”老井着急喊住他:“我跟了川哥十几年,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么毫不犹豫。”这回眼巴巴地把沈氏的权柄送过来,是实打实地心疼秦先生:“真的,川哥不是开玩笑。”

景煊的嘴一抿,受不了这委屈。

苏冉秋郁闷地瞟了一眼粘着自己不放的男人,语气冷冰冰地说道:“秦雨阳,你没必要一直跟着我,你可以去找你的朋友。”

毕竟案子的事情现在毫无进展,他们川哥什么时候能出来还是个未知数,搞不好,会耗上好几年。

“靠……”秦雨阳在睡梦中被苏冉秋的闹钟吵醒,他睁眼一看时间才七点钟,问题是今天周六:“你调闹钟干什么?”

老井:“那川哥你要跟秦先生离婚吗?”

那个人实在是太耀眼了,无论站在哪里, 都能让人一瞬间找到他。

身体内有斗气的人,才能被承认有武斗天赋。

没一会儿,苏冉秋叫的人到了,是他以前宿舍的人,经常一起打游戏。

“不吃了?”秦雨阳关心道。

他牵起蓬松的尾巴,搭在自己的肚子上,用爪子抱住,头一歪就准备睡觉。

“我学习。”苏冉秋看一眼书,看一眼桌上的花,心里甜滋滋。

“滚你,”苏冉秋拧开脸:“我就爱说怎么了,操操操……”他一个劲儿地说,像个复读机。

“不是你说让我的吗?”沈慕川面上一脸严肃,心里早就笑疯了,原来秦雨阳只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

“理论上来说是吧。”秦雨阳认同地点头,下一秒却满不在乎地笑了:“可是对于我来说,可是独自一人比较适合我。”

身为德尔维亚的第一大家族,景煊知道自己不可以跟一只狼在一起。

“……”

沈慕川接起电话:“秦雨阳?”

魏临不急,慢慢等。

门被推开,一道令人很有压力的高挑身影出现在眼帘中,这是秦雨阳第一次见到沈慕川身穿常服的样子,比他穿囚服的时候,何止帅了十倍,简直是百倍有余。

“这不可能。”苏冉秋说。

“你真不去?”他声音高上去。

但是感觉,面前这只银狼是走心的。

“自己懂事着点,像今天……唉……”他在旁边揪了一把冷汗。

“你撬了季二少的墙角,蛮厉害的。”江逐浪换了个姿势站着,皮笑肉不笑地道:“现在秦大少正在到处找你们,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狱警怜悯了他一眼:“快进去吧,你老婆在等你。”

一狼一凤向森林深处奔去,试图找一个没有人踏足的区域,碰碰运气。

搞得现在家庭气氛也不好,想缓和一下大家的关系看来只能无限期押后。

“你笑。”秦雨阳说:“别憋着。”

秦雨阳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脸来确认,对方喊的却是自己,他说:“又探监?”昨天不才探过吗?

“……”这年头宠物的主人真是惹不起惹不起:“难道你们不觉得它的体型跟迪鲁兽有一定的区别吗?”

四个人留下一个人看着猎物,剩下的三个人蜂拥而上。

“那就好,免得他把小秋吓坏。”秦雨阳说。

如果是原来那只心智不足的毛团,一定会嗷嗷痛叫地等待酷刑消退。

第2章

秦雨阳见他乖乖打了电话,并没有跟自己对着干,只觉得这大男孩性格不错,亏得不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矫揉造作的作逼。

把写着小迪和自己名字的宠物牌串进去。

说着,还是忍不住软糯起来:“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搞科研?”

“嗯。”沈慕川就没再说。

“嗯。”沈慕川点头说:“吃饭我就不去了,现在还有点事要去处理。”

“臭小子,蒙我呢?”秦妈抽了抽嘴角,自己都看见好几天晚上蒋楦进了儿子的房间:“出来吧,妈都知道了。”

“其实你们都接触过了。”苏冉秋说:“上次一起打游戏的手残就是他。”

“你该不会是,特意来找我的?”怎么着,昨晚把自己碾压的那么惨,今天还来找场子?

有那么一瞬间,秦雨顺产生了一股子转身离开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站在父母面前拿出手机打通秦雨阳的电话:“你在哪里?”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