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8Mobile-Cat (卡特) 中国官网_新闻直播频道_看看新闻网

yzc888Mobile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找个地方晒太阳吧。”翼龙变回原型,飞上一座建筑物的屋顶。

“小秋,开门。”

“……”沈慕川咬牙切齿地卧倒,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干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公子哥,这怎么可能?

“高一的时候,没接吻也没上床,在你眼里可能不算恋爱。”苏冉秋含着酒,咬字模模糊糊地:“但很开心,虽然只谈了三个月。”

三番两次邀请对方不来,沈慕川的脸上有点挂不住。

毛团努力地往上跳,有的!请看这里!

可真粘人,黄毛心想,找一个年纪小的对象处起来甜是甜,可年纪小就是粘人,还爱较真儿,没年纪大的干脆。

搞得秦雨阳心里酸酸涨涨,内疚不已,瞬间想起了上次,自己在小单间里对着镜子发过的誓。

喝趴下之前他早就叮嘱过各位,等会儿给他弄间房,把他送上去就行。

跟隔壁的翼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穿戴好衣服,顶上一副遮阳镜,他跟魏临出了门。

“所以呢?”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秦渣男是个人面兽心的渣男,但是说出来谁也不信。

“你知道亲.吻代表什么吗?”秦雨阳想对这头浪天浪地的龙说教来着,但是对方向前一逼近,他就觉得不用说了,可能这货比自己还懂。

“嗷呜。”这敢情好。

那是他以前兼职一天的工资了,吃下去还是有点心疼的。

“去上课吧。”秦雨阳摆摆手。

“你竟然喜欢吃这个。”苏冉秋无语。

“还好。”对方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显得很严谨,一股扑面而来的禁欲气息,有点熟悉。

“那还等什么?”秦雨阳抽走他的领带,慢慢缠在自己的手掌上。

黄毛心里有底,他小雨哥肯定不是普通人,可是没想到,背景可能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所以你也承认了你是在针对他,是吧?”秦雨阳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跟景煊吵架,他摁着青年的肩膀:“除了端庄优雅,人们还可以尊重彼此,即使不喜欢也要做到不干涉,不抨击,除非他做出了危害社会或者你个人利益的事情。”

“你……”金洛心里一阵气愤,兼绝望:“唔!啊——”他抱着头忍受踢打,却死不想赔偿,要是家里有这么多钱的!他何必跟一个傻子订婚呢!

陶震庭挑了挑眉:“多少?”

房间那么安静, 想必洗手间也不会有人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改日再探讨。”秦雨阳推开他,捡起自己的衣服麻利地穿上。

“是是,一周的时间够了。”那女星又不是什么大明星,用点手段还不是分分钟绑过来。

刚做好心理调整,身边就来了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贱人。

“嗯。”沈慕川就没再说。

“明天把我的行程推掉,我要去探监。”这天工作结束,秦雨阳吩咐自己的助理琳达。

秦雨阳洗完澡,身上穿着一件轻薄的保暖内衣,把他的身材勾勒得让人不敢直视。

“415室。”站在外面的狱警,用警棍敲了两下他们的门:“时间快到了,请准备结束探视。”

他喘了喘,浑身就像被抽去了筋骨一样,没一点力气。

待他怀里的苏冉秋呆住,然后推开这几把男人,回房间看书。

过了许久,秦雨阳把门打开,态度依旧拽拽地:“恕我直言,你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这床太小了。”秦雨阳穿着薄薄的内衣躺下去,没一会儿就把被窝弄得暖烘烘。

“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选择了一个并不起眼的人。

只见他拿出今天送出去又要回来的副卡,第二次递了出去。

景煊愣了愣地回神,舔了舔还残留着对方味道的唇,颔首:“嗯,我也走了。”从身边经过的时候,有点留恋地回了下头。

“不吃。”苏冉秋坐在书桌面前,在台灯下目不转睛地看书。

“你说什么?”季若然不敢置信地睁圆了眼,这个傻.逼,居然真的为了一个小玩意放弃自己的所有财产?他就不信:“你有没有听清楚,是你的全部财产,而不是婚后财产。”

听见他的笑声,沈慕川就更后悔了,直想挂电话。

“不是。”苏冉秋硬邦邦地说。

“哎哟我去, 都这个点儿了,你还没起啊?”邵飞看了看时间, 得,下午一点:“您就不饿吗?”

“别惊讶了。”秦雨阳说:“我今天还要去我哥那。”所以顺路送苏冉秋上学,顺便调整一下自己的魔鬼作息,否则以后时间越来越短怎么办。

远处传来呼声:“秦雨阳——”

“我说之前你心里没点数吗??”秦雨阳说,自己哪里看起来像零号了?

苏冉秋把东西搁好,不是很情愿地把电话号码报给他。

“你是冷还是紧张?”

“真!”其实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对吧,秦雨阳说:“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我,迟早会过来跟我谈离婚,也许就是这两天也说不定。”

面对黄毛那讶异中带着了然的眼神,苏冉秋羞愧难堪,就像脑门上贴着三儿的字样,顿时想找条地缝儿钻进去才好。

魏临心想,假如被摸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一定会醋死。

“慕川?”再来温柔还未退却的一声。

相比起第一任伴侣在房事上的佛系, 这位和自己一般高大的沈大佬, 让秦雨阳压力颇大。

不像两年后,身体迅速抽高,他们家的用纸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高峰期。

“嗯?”秦雨阳看着他。

终于进了这间房间,蒋楦说:“做人要求不要太高,有机会就试试。”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