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花园-上海华智教育_月亮岛教育网

亚洲城花园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当严以梵和景煊看清楚教授的客人,他们呆住了:“……”虽然只是很短暂的片刻,就回过神来,很有礼貌地移开眼神。

“很抱歉,我不喜欢女生……”秦雨阳扯着嘴角笑了笑,不管穿越多少个世界,还是对女孩子这种生物有点怕怕地。

这样体内就有两团可以利用的力量,一团是隐隐约约的白色,一团是红色,它们泾渭分明,互不相干。

没见过世面的穷孩子, 突然对上豪门大阵仗, 受到了刺激囔着要生孩子, 这份情绪秦雨阳懂。

“你笑。”秦雨阳说:“别憋着。”

比如穿着惹眼的江同学,端着一杯香槟过来打招呼:“这不是撬季二少墙角的苏同学吗?”他眼睛带扫描仪似的打量:“怎么了,秦雨阳还没跟你分手吗?”

在他检讨自己的时候,一条私信飞了进来,赫然是东城小旋风:“介绍当然有,就看你车技怎么样。要是想着碰运气,就赶紧洗洗睡吧,别浪费老子时间。”

首先嫌疑人看起来光鲜靓丽,又是企业之子,真是完全没有犯罪动机啊。

狱警用耳朵贴着门板,在一片不堪入耳的噪音中,终于听清楚了这句话。

“怎么这么不小心?”秦雨阳向地上的青年伸出手掌。

领到宠物的牌子,天色已经不早了。

都是狗屁吧,秦雨阳心想,老子一个新世纪好男人,竟然成了一个毫无人品可言的渣男!

身后,沈慕川靠着门也没了笑容。

“没谁。”秦雨阳执起对方的手,握在手掌心里:“一些过客而已。”无需记得,也无需伤神的人。

用原型奔跑,果然比人形快了不少。

“你放心吧,你不会死的。”沈慕川被他搞得心情烦躁,也有些慌里慌张,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司机师傅让车身大转弯的时候,秦雨阳感觉背后的大兄弟狂压自己的背,别不是把一二百斤的身体全砸自己身上了。

在做了那样的事之后,竟然还有胆子率先提离婚。

对方却笑而不语,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在暗爽似的。

“喂?”苏冉秋受惊地看着他,忘了笑。

“走,哥带你下馆子。”

“我也觉得好吃。”苏冉秋羞羞地把男朋友吃剩的另一半咬进嘴里,分三下吃完。

“抱歉。”脸上强颜欢笑:“你再说一次吧,我不会再走神了。”

其实不用景煊一直明示暗示地凹造型,秦雨阳也明白对方浑身的戏,只是觉得有点可爱和好笑:“那你想怎么样?”

聚会结束后,季若然坐在车上打电话:“秦雨顺,我在XX酒店看见你弟弟了,你要是想找他,就跟欢翎的老板打听打听。”

周围的仆人看见她雄赳赳气昂昂地提起裙子大步向前走,都认为她疯了。

对呀对呀,还剩下一半的钱呢!

倒是秦雨阳,神色如常,回来躺下呼呼大睡。

但是对方确实不愿意的话……

看他半天不吃,严以梵举起刀叉:“难道需要我帮你切开?”

景煊眨眨眼,默默地拿出一包交给他:“雪狼跟我们龙族一样浪,他真的不适合你。”

但是过了没多久,翼龙把他手中辛辛苦苦收集了很久的猎物头部抢了过去,并且把他丢下了。

“你太客气了。”秦雨阳拉他起来之后,放开他。

一匹狂奔的斑马从沈慕川的脑海中呼啸而过,顿时打消了他继续讨论婚礼的兴致勃勃。

而且醒来的开头, 百分之九十九仍是渣男出轨的戏码。

在秦雨阳生无可恋的时候,景煊走到了校门口登记处,敲敲卫门的窗口:“领个宠物牌子。”

这一点季若然还是可以确定的:“对,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在离婚之前,也没有转出过大笔的钱,一切都很正常。

“你能接受我跟别人生孩子吗?”景煊声音不大地问,似乎有点底气不足,跟他平时日天日地的风格很不一样。

——没事,我哥找来了,要我回家看看。

他只求最后沈慕川不会搞死自己。

“谁来接你?”看见秦雨阳没有起来的意思,沈慕川也多待了一下。

“好的。”秦雨阳连忙说,有专业的老师指点自己, 他求之不得。

翼龙叼着自己的枕头屁颠屁颠追了过来,两个人在走廊上弄出的动静,让七号院子的单身贵族们非常烦躁。

回家面对父母的时候,全程护着,没让他受一丁点委屈。

“地方虽小,五脏俱全,我还是换上拖鞋比较好。”秦雨阳怕踩脏了他的地面,于是说:“有多余的拖鞋就给我穿吗?”

狼崽身上是一种难得一见的保护式的禁制术,解开之后天已经黑了。

“嘶……”秦雨阳被人拉进来一摁,后脑勺磕在墙上,又痛又震,期间还不让人顺利地呼吸,继续互相伤害。

“啊?”苏冉秋吓一跳:“见……见父母?”他想扯个笑容给秦雨阳看看,可是扯不起来,想哭好吗?

第42章

秦雨阳没有不承认的意思,他偏头望着在黑暗中眼睛发光的青年:“你怎么知道?”

而秦雨阳正好,高大帅气,年轻出色,样样都压江逐浪一头。

这只修长漂亮的手掌,毫不犹豫地伸向秦雨阳的毯子下。

可是这个不友好的吻,彻底把他的邪火惹出来了。

“嗨。”秦雨阳像以前那样灿烂地打招呼,可是他脸上的心事重重,有点明显。

充其量还有另一层身份就是某西餐厅的服务员,一个月前不幸被猎.艳的‘秦雨阳’撞见,对他那张比一般男性要艳丽一点的脸蛋一见钟情。

狱警:“……”

他就知道,像秦雨阳这样的男人,根本不会缺少爱慕者。

那也太牛逼了点,伪造的证据连法官都挑不出毛病。

但是秦雨阳却不屑一顾地笑偏了头:“你的答应都是放狗屁。”

来到洗手间,景煊把毛团放在洗手台上,然后打开水龙头,牵着他的爪子过来清洗。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