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28365365-腾讯房产合肥站_全球机械网

bet28365365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平时喝酒吗?”拎起啤酒开了一罐,秦雨阳先把它放到苏冉秋面前。

苏冉秋故作冷淡,抓紧手里的背包带子:“你别耍我了,快去参加饭局吧,我回家煮个泡面吃。”

景煊竖起耳朵听着,满意地撇了撇嘴,幸福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偷吃蜜蜂的滋味。

到了半夜里, 得了秦雨阳的伺候, 景煊心满意足地靠着对方, 沉沉地睡去。

他找到手机,接起来说:“喂?”

就算到了绿荫餐厅的门口,苏冉秋还是不相信,秦雨阳这种人会帮自己顶班,屈尊降贵去当一个餐厅的服务员。

秦雨阳说:“抱着我这样的猛.男,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似乎不太科学。”

“我让你你就,你的节.操呢?”秦雨阳压低声音低吼:“你他.妈快放手,想上国际头条新闻么?”

克雷格教授一大早就醒了,他穿戴整齐, 对睡眼惺忪的学生说:“早, 亲爱的, 快起来吃早餐,老师带你去办理入学手续。”

“我说过,我现在要去找它,你少在这里碍手碍脚。”严以梵从中午找到现在,心情已经够坏了,根本没有耐心和这个暴躁的家伙解释那么多。

秦雨阳心里默默地想,也不算苦吧,毕竟还能撒欢地追着泰迪干。

“我也不知道。”苏冉秋咧咧嘴。

“你确定是朋友?”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过来,待了半个小时又浩浩荡荡地离开,让这套用来金屋藏娇的二居室恢复冷清。

“不……”金洛怎么能忍受被告上法庭,但是巨大的赔偿金额,压得他喘不过气。如果真的赔偿出来,父母会杀了他。

这点毛毛雨的狠话算得了什么。

秦雨阳伸手将他拉到身边,搂着一握就断的小腰回答道:“你为什么跟上来,我就为什么下来。”

然而苏冉秋没有底气抬头,刚被弄出来又躲了进去。

蒋楦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说话倒是流利,没醉:“看见我就走,这么不待见?”

其实心里不管怎么想,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向这个人靠过去吧。

“……”这边的小伙伴,眼睁睁看着翼龙像发泄一样,把三个倒霉的校友抓成大花脸。

秦雨阳也一样,一头扎进修炼元素的坑里,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两耳不闻窗外事。

鉴于他很少打电话回家,每次都是有事发生才打,他.妈口吻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事?”

下课后,秦雨阳想起了一件事,当他知道景煊在隔壁教室的时候,他就过来了。

“是没关系,不过……听说对方出轨了是吧?”说话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精明的眼光在季若然身上打量:“不可能吧,你这么好的条件,对方都出轨?”

“嗯哼?”秦雨阳挑着眉,等待下文。

“今天不上学吗?”秦雨阳问。

什么叫做天上掉馅饼,这就是。

可是他听说迪鲁兽是草食系动物,真是有意思。

确实,被狱警带来的年轻男子,身材高挑硕长,五官深刻英俊,一双和冷硬气质不符的丹凤眼,给他增添了几分风情。

反正钱已经到手了,秦雨阳这个坏种,谁稀罕谁要去。

他有一副硕长结实的好身材,肤色是健康的浅蜜色,俊俏的五官配上一头醒目的水红色头发,在上个学期成功地受到了十三个同学的求婚,当然全部都被他打跑了。

平时都是恨不得掏心掏肺,只是家庭那块,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苏冉秋还是不受影响:“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吧。”

“不用了,我泡澡。”秦雨顺拒绝。

“好吧,如果吃坏肚子死了可别怪我。”景煊邪笑着道,毫无同情心地撕下一片肉塞到迪鲁兽的嘴里。

景煊也不解秦雨阳为什么这样问,他的手指抚着自己眼下角的小痣:“这个嘛,因为您看起来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就算到了绿荫餐厅的门口,苏冉秋还是不相信,秦雨阳这种人会帮自己顶班,屈尊降贵去当一个餐厅的服务员。

然后靠在栏杆上一边打盹儿,一边等人。

“喂——”一道硕长的影子冲了过来,抬脚拦住整条楼梯道:“你要回去可以,把本少爷的宠物留下。”

“不为什么,我现在宣布它已经是我的了,如果你还继续跟着我的话。”景煊一边走一边强势地宣布道。

“……”沈慕川又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如果你答应,我愿意陪你出国旅游,一周。”

普顿第一大学,坐落在繁华的市中心。

“……”秦雨阳石化了一秒钟,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你继续哭。”

现在沈慕川最担心的是秦雨阳的安危,谁知道那俩人渣走的时候有没有对秦雨阳下毒手。

经过昨天傍晚出门的经验,秦雨阳可以想象到自己白天出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事实上,这根本不是沈慕川的意思。

“……”

“就是这儿。”秦雨阳说道,拉着闷头跟他走的苏冉秋找到昨天蹭wifi的奶茶店。

狼吻在呆愣的小动物嘴边碰了碰,这一瞬间享受的表情,终于打破了那份冰冷。

魏临的心就扭曲了,他不用站起来比较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高比自己高,身材比自己好,就连颜值也甩自己N条街。

苏冉秋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秦雨阳的一举一动,等他回来之后就转个身继续睡。

为了忽悠沈慕川,手上的小动作也不少。

难道只是秉着过把瘾的心态?

克雷格教授是个例外,他既有武斗天赋,也有咒术天赋。

“景煊,你真厉害……”他笑着,由衷地盛赞道。

“是啊。”老井使劲地怂恿:“打吧打吧。”

“行,回去睡觉吧。”狱警完成了任务,若无其事地走开。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