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3bet官方-阿里众包官网_快吧游戏DNF专区

ca883bet官方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苏冉秋只好张开手抱着,转身放进屋里面去。

苏冉秋躺在床沿边,目不转睛盯着看:“……”

景煊根本不记得,他直接摘下手腕上的号码,扔给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吗?”

苏冉秋垂下眼,把口罩戴上去。

“……”苏冉秋整个人僵住。

“……”所以应该是狼吧?

秦雨阳是权贵家庭出身的高干子弟,读初中那会儿有一段时间英语成绩不好,父母费尽心思给他请了一位名校毕业的外国籍漂亮女家教,各方面条件非常优秀。

挂了电话,秦雨阳倒回去开会。

最后那些人终于知道干不过,灰溜溜地走了。

到了秦雨阳楼下,天色微亮,他打开车门下去,顿了顿,转身亲亲沈大佬的嘴:“回去养足精神等我。”

他在小说上看到说,男人都喜欢被这样。

“你是想问你对象的事吧?”那边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呢?”

“这个就好办了。”安诺点点下巴说:“一三五养在708,二四六养在……你住在几号房?”

现在过了还没半个月,就又犯浑,真不应该。

“我很抱歉。”秦雨阳说,这一点确实是自己自私。

“我怕你半夜想上洗手间的时候叫不醒我。”沈慕川实事求是地说。

“我怕你半夜想上洗手间的时候叫不醒我。”沈慕川实事求是地说。

眼前这个俊俏的公子哥是谁,秦雨阳当然知道。

秦妈:“激动个啥,过几天收拾收拾心情再去。”对了:“还有,回来接管公司吧,你爸新聘请的CEO不是我说他啊,号称什么全球前五学校毕业,连局势走向都看不清,我要炒了他!”

“……”充血的眼睛盯着对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

“一些水果。”景煊单手捧着一个篮子,里面的水果散发着果香。

秦雨阳只能踩油门加速,断了沈慕川的粮。

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么可爱的毛团了好吗!

“额……”严以梵沉吟片刻:“叫胖鲁鲁。”

景煊用利爪,抓着一串猎物的头,在空中巡逻。

可惜秦雨阳不是嫩小子,他是辗转几个世界阅人无数的老司机,男欢男爱的事早就迷之淡定。

“是的。”秦雨阳搂着雷茜的肩膀,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雷茜别哭,我回来了。”

“你真的……很操.蛋。”沈慕川艰难地挤出一句:“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嗯,好啊。”苏冉秋恍惚地说。

说完就倒回去睡觉了,苏冉秋开门的动作一下子没收住,差点在门口摔了个狗啃泥:“……”那个,他叫自己买什么?

苏冉秋瞪大眼,讶异得很:“什么意思?”这话说的,让他呼吸骤然停止,只剩下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乱撞。

“嗯?”那男人痞里痞气地用眼睛斜着自己,还抖了抖腿:“什么事?”

“行。”苏冉秋扔下穿一半的鞋, 赤脚回屋, 三下二除五把身上的衣服换了:“这会儿我能出去了吧?”他再次出来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如果掏不出来,那也好办,就在庄园里当奴隶好了。

“不是。”苏冉秋移步拐进旁边的巷口,带着秦雨阳在九转十八弯的石板路上走了足足五分钟,最后在一个老旧的社区楼面前停下来,用钥匙打开第一道推拉铁门,再打开第二道木门。

季若然挑着眉:“什么意思?”他内心升起一个并不可能的猜想。

“衣服也是,你又不是猛长个的时候,买这么大号干什么?”秦雨阳叨叨,他搂着苏冉秋,发现衣服底下就那么点腰。

看来离开了破旧昏暗的小单间小半年,他还是没有忘记在一起苟着的日子。

第二天早上,秦雨阳起得挺早,他对着镜子仔细刮了胡子,梳好头发,佩戴整齐,喷上味道清淡的男士香水,出门时含了一粒玫瑰香型的口腔清新糖果。

“哪能呢,我送外卖。”秦雨阳混不吝地指了指手里的食盒。

狼和龙,互相撕咬打击,毫无形象地滚成一团。

“额……”席致凯摸摸鼻子, 把昨天在书店看见的说出来:“不是, 你男朋友长得真帅啊, 怪不得把你迷得五迷三道地。”

“那我去睡觉了,下午两点钟再起来赚钱。”秦雨阳看了眼手表,说道。

席致凯差点把包子掉地上:“我是不是听错了?你不再出去兼职?”苏冉秋负担大他是知道的:“不兼职,你哪来的钱交学费和生活费?”

第二天他全副武装,带着三四个口罩,自己一个人去了XX监狱。

可是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他心里的怨恨意难平。

在路上,一直小心捧着,回到家,找出一个老干妈瓶子,洗干净用来养花,摆在小书桌上。

“呵……”沈慕川轻快地笑了一声,满是快乐的味道。

“真的有这么忙吗?”秦雨阳笑道,求生欲发挥到了极致:“要不你就来吧,你再不来的话,狱警都要以为我被三了。”

第二天中午,沈家处理事情的地方,老井亲自审问的那名小女星,得到的结果一样,是秦雨阳。

沈慕川面露疑惑,依言凑过去:“你说。”

千里迢迢远赴国外,还是一个旅游胜地,自己只订机票不订酒店,那只有一个原因,酒店有人定了。

再推理一下,对方刚出狱,也不可能出门应酬或者活动。

他听说了,这套房子是秦雨阳的哥买的,对方就住在楼上。

毕竟他心里是不想离婚的, 因为他惦记着沈家的财产, 顺便还能把自己有情有义的标签延续到底, 何乐而不为。

跟秦雨阳回家见父母的那一段好像就这样过去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本来秦雨阳昏昏沉沉地,却被嘴上的一阵刺痛给弄得瞬间清醒:“卧槽……”骂出来之后一脸懵逼,老子可以说话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