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434.com-QQ空间加油站_湖北财税职业学院官网

884434.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嗯。”秦雨阳打开车门,回头叮嘱苏冉秋:“你在这里等我。”然后开门下了车。

放在平时, 秦雨阳对这样的交易没什么感想,他承认社会的现状就是如此。

话音落,苏冉秋就解开安全带,朝他怀里靠了过来。

妄想他来几句温存情话,或者晚安吻的苏冉秋期待落空。

秦雨阳说:“敢情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健忘症。”

事实上,这根本不是沈慕川的意思。

魏临就是一个零号,过安检的时候,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秦雨阳,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发现不对,这不是前男神的对象吗?

“没什么……”秦雨阳继续招惹他,这小子一副找不着北的样子,别不是个魔法师。

晚上八点钟的票,不得不说就是这么巧,秦雨阳也是订得这班机票。

“润滑剂,不能带吗?”秦雨阳朝狱警笑笑,灿烂的桃花眼电流量十足。

苏冉秋打开,趁着秦雨阳还没开车的空当,拿出一只先喂到对方嘴边:“给你咬一口。”

可怕的是,跟他接触过的女生竟然说他暖。

“唉。”林助理目送老板下去了,这次是松了一口气。

下面是目击证人发言。

“臭小子……”秦父说:“现在人还没娶回来,你心里就只有媳妇了。”

景煊当然愿意驮秦雨阳,他又不是第一次驮。

两分钟之后,秦雨阳拿起手机发短信。

——啊啊啊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镜子里倒映出,那男子扣好自己领口的扣子,神情严肃:“这是为了融入你们的圈子,发展人际关系。”

隔壁707,严以梵关上门,回头扫了一眼床铺:“胖鲁鲁?”他的胖鲁鲁不见了。

秦雨阳还在纠结用词不准确的问题:“不是逐出,我只是交出了秦氏的管理权,变成一无所有的秦氏子弟,仅此而已。”

“……”沈慕川静静呼吸着,在秦雨阳靠近的时候,他冷静地睁着眼睛观察。

然而路上堵车,这是他没料到,一堵就是一个小时。

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心疼父母,如果知道自己会引狼入室,当初打死都不会叫儿子去接蒋楦吧。

“你们好……”克雷格教授扬起笑容,既吃惊又欢迎:“来吧,请进来再说。”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他跑这趟车的目的,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就像你妈说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秦父别扭地道:“被人欺负了就开口,我们还能让你受委屈不成?”

于是三个闲人在场内吃吃喝喝,不时对周围的人评头论足,八卦人家祖宗三代。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作,可是对于秦雨阳提出离婚,他就是耿耿于怀,咽不下这口气。

对方的态度强硬得让灰狼族腿软,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将来会喜欢这个男人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都需要安慰?

“你的父亲也是一头长发。”克雷格教授有幸见过一面秦默上将当年的英姿,对那位的俊美面容和一头长发印象深刻。

秦雨阳对着镜子指指自己,以后要是欺负人家,你他妈就不是人。

在附近监听和监视的侦探,完全理解目标现在的心情。

黄毛目瞪口呆地:“你丫是随便?”他怎么觉得不太可能。

秦雨阳说:“敢情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健忘症。”

明明知道咬了会崩牙,还咬!

“嗯?”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好啊。”他转头望向走廊,老师还没来:“那就快走吧,被老师撞见了不好。”

而且醒来的开头, 百分之九十九仍是渣男出轨的戏码。

果然,路上遇到的校友,要不就是盯着自己的脸看,要不就是盯着自己肩膀上的胖鲁鲁看。

秦雨阳说道:“江同学,我俩走了,你自己找人吃饭吧。”他拉着苏冉秋的手腕,往小花园的石头桌椅那边走。

苏冉秋不好意思地笑:“我怕你等得不耐烦,就不等我了。”然后靠上去索了一个抱抱:“谢谢你来接我。”

“哦,实际上我也没有真心邀请你。”景煊站起来,步伐轻快地走了出去。

哭得梨花带雨,含情脉脉地。

鉴于今天主要审判的对象是秦雨阳,所以沈慕川被带到了旁边待审。

因为时间不多的问题,秦雨阳使出自己沉淀了几辈子的技巧,三两下搞定了这头年轻气盛的龙。

“嗯?”那男人痞里痞气地用眼睛斜着自己,还抖了抖腿:“什么事?”

门外的人一口标准的贵族腔调:“708室的同学你好,我是住在你隔壁707室的同学,请问你有没有看见我的一只白色宠物?”

“没有。”苏冉秋正在做饭,闻言一脸冷漠地说。

毕竟真喝得东歪西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得哭死。

其中政法系和武斗系十分受人尊敬,能进入这两个院系读书的人才,只要自己不作死的话,百分之九十九可以盖章前途无量。

沈慕川有点遗憾,自己二十八岁才过上这种生活。

苏冉秋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挨打了,结果一只强壮的手臂突然从他背后伸出来:“住手……”秦雨阳牢牢抓住季若然的手腕。

说了这么多,沈慕川想的是,自己可能要换房子了……

两兄弟相处了一整天,临走的时候,秦雨阳说:“哥,你这个小区有人出租房子吗?我最近想搬家。”

虽然这边秦父秦妈还没松口,可是结婚是迟早的事,不管有没有那张证都是在一起的。

秦雨阳听着都觉得疼,可是虚了虚严以梵的脸,人家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嫌恶地瞅着景煊, 似乎瞧不起这么粗鲁的人。

越过终点线的一瞬间,江逐浪松了一口气,比起刚才那种落后一截的惨状,他对这个结果真是谢天谢地。

“我们……今天相处的时间超过两小时了。”沈慕川扭头看他:“打破了最长时间记录。”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