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真假-腾讯应用中心_华夏汽车网

九五至尊真假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川哥?”老井终于接电话了。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他跑这趟车的目的,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谢了,阿凯。”他拿起筷子。

“谁理你, ”苏冉秋坐在玄关上穿鞋:“我跟你说, 我现在一肚子邪火, 非去泡个妞不可。”

秦雨顺挑着眉:“工作?”他不敢相信,自己从秦雨阳嘴里听见了这么正经的词。

要说秦雨阳是为了利益,秦妈不信,她的孩子有多好,她自己心中有数。

“如果你是说离婚,那我不会离。”秦雨阳说:“除非你出去,有特殊的情况这婚才能离,比如说你想离。”

这话就像一把糖,洒在了苏冉秋的心田里,甜炸。

秦雨阳心想,可能这就是那头小浪龙没有来骚扰自己的原因。

挂电话之前,连声保证:“一周一周,我保证拿出结果。”

秦雨阳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叼着篮子傻乐的翼龙,他的心都萌化了。

沈慕川擦拭的动作顿了顿,凑上来吧唧了一口秦雨阳的嘴说:“不是以后,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对我好。”

秦雨阳说:“敢情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健忘症。”

人生赢家也好, 浪子回头也好, 反正这辈子秦雨阳过得值了, 也够了。

下车后他找了一间写着补钙大骨汤的小饭馆,在里面打包了两个外卖。

我们家的儿子还要继续被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糟蹋?!

“等等,”有一个重要的问题秦雨阳要问清楚,他捏着小浪龙的下巴询问:“你升旗的时候真的会走不动路吗?”

“你真是……”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害怕自己露出儿女情长的姿态:“喏,衣服穿上。”沈慕川下床,帮他捡起衣服。

真的是自己大兄弟的声音,秦雨阳激动得差点哭出来,真是太不容易了:“饿,怎么不饿,我都快饿死了。”然后下床,一边进浴室一边说:“来酒店接我,去吃饭,老子现在就要见你。”

以前自己让着他就算了,现在是真的被制服!

“嗯。”秦雨阳回神:“他工作忙,不过没关系,我后天去找他。”

“确实是个万人迷。”景煊坐在椅子上,吊儿郎当地翘着腿,后背靠着后面同学的书桌,把人家弄得不敢怒也不敢言。

“这只宠物是我今天在校外捡的,下午五点钟左右在门卫处有登记,宠物牌叫胖鲁鲁,编号是XXXX。”严以梵说着,有点后悔没有立刻给毛团戴上宠物牌。

“雨阳少爷……”雷茜的声音充满悲伤:“您留在这个家迟早会被他害死,所以您还是走吧,去找个温柔和善的人。”她强笑着摸摸少爷美丽的毛发:“您长得这么可爱,一定会有人愿意抚养您。”

他怕秦雨阳惹怒父母。

克雷格教授微笑:“早。”

景煊是火属性,和他的性格一样简单粗暴,修炼到极致可以燃尽所看到的一切。

秦雨阳就在他唇珠上嘬了一口,他眼眉一弯笑逐颜开。

“哈?”什么鬼?

可是那是今晚之前的事,从今晚之后,秦雨顺也怂了。

“非常感谢。”景煊再次欠身说。

秦雨阳赶紧低头嗅嗅自己的咯吱窝和脚,虽然有一点点味道,但是绝对没有到臭死了的地步!

“不行,我饿了。”秦雨阳啪叽一声放下笔,不干了,拿起手机定外卖:“哥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赔款?哦,对!”浪漫夫人伸手捏着金洛的下巴,转过来让克雷格教授看看:“我的儿子在这里遭受殴打……”

他当然喜欢苏冉秋,不然怎么能够一起滚.床.单。

——行。

秦雨阳:“井助理,你说你们川哥在XX地?”

“等等,”这里住着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授:“你确定鲁鲁就在里面?”严以梵拦住翼龙的手腕,阻止他敲门的动作。

“嗯?”那男人痞里痞气地用眼睛斜着自己,还抖了抖腿:“什么事?”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沈慕川先生?”

“是的,姓黄名毛。”黄毛说道,顺便捋了捋自己额前的黄刘海。

他今晚心情很好,虽然平时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这个给自己吃肉还偷藏别人宠物的青年,原型就是翼龙。

“如果你也喜欢男的,那我就去代孕一个娃。”秦雨阳自顾自地说。

“后悔?”秦雨顺冷笑了:“我为什么要后悔,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打盹儿的青年睁开眼睛:“嗯?”向上望了望,顿时愣住,站直:“丹尼斯?”

“心情不好?”秦雨阳微笑看他,眼神柔柔地,虽然说了不想哄,但是管不住自己那颗狗拿耗子的心:“要不要进来跟我谈谈心事?”

“嗯?”沈慕川昏昏沉沉,晕陶陶地。

卧槽!

“嗯。”秦雨阳应是应了,却是一口酒一口酒地往嘴里罐,一顿饭下来,他脚边多了三个空罐子。

“我叫秦雨阳。”秦雨阳向江逐浪伸出手掌:“你就是江逐浪吧?”

“你住嘴。”如果再让这个人说下去,沈慕川真怕自己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现在听我的,好不好?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一人一毛团吃得满手是油的时候:“铎铎!”有人敲响了708室的房门。

“赔偿是不可能赔偿的……”这些年他花了不少钱。

克雷格教授扬起笑容:“请说吧。”

“可以吗?”景煊慢慢靠近搂着他。

龙族青年在胡思乱想中,迷迷糊糊地睡去。

车厢里面静悄悄地, 因为蒋楦那句‘我内心很煎熬’顷刻间造成了诡异静谧的气氛, 直白地说有点gay里gay气。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