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pt88.con-重庆市忠县人民政府_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

www.88pt88.con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你说得对,他确实暂时对我没有感情,”沈慕川实事求是:“至于不来看我,这是礼貌的问题问题,我不让他过来,他就不会贸然过来。”

“谢谢老师。”

“秦雨阳先生?”魏临抽了抽嘴角,心里顿时浮现出‘屌丝男’三个字。

订婚礼,一般都需要双方的父母和亲人在场,不过鉴于秦雨阳父母双亡,景煊的父母又远在德尔维亚,他们的婚礼只有克雷格教授和仆人们见证。

“喂?”那头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声音,光听声音就知道他过得不好。

“……”秦雨阳心想,真是难得小清新的开头。

也是,这位对监狱可不陌生,以前每次来的时候都要催着才肯走。

不过这个安静的酒吧,已经陆陆续续聚集了不少打算猎.艳的人。

“如果你是为了钱来我公司上班,”秦雨顺说:“那就不用在我面前碍眼,副卡里面的钱你爱花多少花多少。”

来勾搭自己之前,就考虑过种种吧。

如果不幸在这里嗝屁了,那就,祝沈大佬找个比自己更好的男人……

之前都不跟他扎堆的。

工作上吧,他大三开学后,秦雨阳自己出去单飞了。

“给点反馈行么?”秦雨阳戳了戳只会接受别人输出的木头。

“好……”乖乖说这个字的时候,简直羞耻!

沈慕川是个有脾气的男人,他知道,可是谁还没脾气了,呵呵。

毕竟大家虽然年纪相仿,但是在性格上诧异太大,怎么都玩不到一块去。

喜欢水是翼龙的天性,虽然景煊是一条火属性的翼龙,但是长时间不玩水,他的脾气就会更暴躁。

“……”沈慕川静静呼吸着,在秦雨阳靠近的时候,他冷静地睁着眼睛观察。

半个小时后,秦雨顺在父母讶异的眼光中踏进家门。

其实苏冉秋心里已经乱成一团了,一会儿想着这样也好,趁这个机会理清楚。

他为什么不早说!?

“如果你是说离婚,那我不会离。”秦雨阳说:“除非你出去,有特殊的情况这婚才能离,比如说你想离。”

“妈的……放……唔……”可怜的秦雨阳气还没喘均匀,就被沈慕川摁住了剥夺呼吸权利。

“……”严以梵轻轻皱了一下眉,目光在四周找到了景煊,却发现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脸孔,搞什么鬼:“我过去问问。”

到了机舱门下,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离开前说了一句话:“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随时欢迎。”

“自己懂事着点,像今天……唉……”他在旁边揪了一把冷汗。

沈慕川在牢里不太跟别人来往,除了偶尔在草场上应付别人的搭讪,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着。

“好。”沈慕川一阵风似的带着老井离开。

如果是压景煊的话,他接受的,这是个漂亮又带劲的家伙,身材条件和精神活力都特别好。

屋里,克雷格教授:“哦,有客人来了?”他微笑着放下餐具,阻止了秦雨阳起身想去开门的举动:“我来吧,孩子。”

可是整个房间一目了然,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秦雨阳见他乖乖打了电话,并没有跟自己对着干,只觉得这大男孩性格不错,亏得不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矫揉造作的作逼。

席致凯差点把包子掉地上:“我是不是听错了?你不再出去兼职?”苏冉秋负担大他是知道的:“不兼职,你哪来的钱交学费和生活费?”

不是应该不够爱,恰恰就是因为太爱了。

躺在火堆旁边越滚越远的两个青年,躲在岩石背后:“唔……”温暖的唇从未离开过彼此, 一直断断续续地吻了又吻,亲了又亲。

他忙不迭问:“你没有告诉他我威胁你的事吧?”

“那……”你的家乡在哪儿呢?秦雨阳还没问出来,结果司机大叔一个急刹车:“……”他帅气的脸颊直接撞上前面的椅背。

“不是。”苏冉秋移步拐进旁边的巷口,带着秦雨阳在九转十八弯的石板路上走了足足五分钟,最后在一个老旧的社区楼面前停下来,用钥匙打开第一道推拉铁门,再打开第二道木门。

他耐不住肚子饿的滋味,爬上景煊的肩膀,伸长嘴把肉咬住。

就算有天赋,也不可能赢过武斗系的狠角色马林。

黄毛明白过来,原来秦雨阳是担心这点,他立刻一拍脑袋说道:“看我这张嘴巴,尽说些屁话,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我们庭哥和江老板都是正经人,偶尔喜欢公平较量一下而已,绝对没有什么打打杀杀的事,否则我也不敢在这说。”

“你一会儿回家吗?”苏冉秋看他,解开安全带的手速度略慢。

中午他和朋友碰了头,刷游戏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一连挂了几局。

简直是这间昏暗屋子里的夜明珠。

“这个需要你管吗?”秦雨阳系上安全带,把点心盒子塞进隔壁的小男生怀里:“饿了就吃。”

“嗯?”秦雨阳说:“哦,那是我随口瞎掰的,我们之间的事,凭什么要跟一个外人说。”

眼睛望着那碗香喷喷的炒面,他抿了一下嘴,然后拔起筷子,默默地吃起来。

“你来。”苏冉秋拿脚踹了一下他。

“4087!每次都是你!”狱警已经记住这个刺头了,仗着自己有关系,把监狱当成窑子怎么地!

“好,那你自己乖乖地。”秦雨阳说道,慢慢挂了电话。

“……”景煊咬着牙心想,你不说我也舍不得打,刚在那一拳是失手,误伤!

“硌到我了……起开点……”秦雨阳抬起脚踹了两脚。

秦雨阳扭头,虽然看不清楚苏冉秋脸上是什么表情。

“你让我回来,你人呢?”秦雨顺在电话里低低质问。

“什么?你给迪鲁兽吃肉?”严以梵愤怒的声音把秦雨阳吓得挂在门槛上,要上不能上,要下不能下!“这是迪鲁兽,草食系动物!你脑子进水了给它喂肉?!”

年轻么,不是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没什么……”秦雨阳继续招惹他,这小子一副找不着北的样子,别不是个魔法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