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宝博黑-必搜网_百合婚礼社区

金宝博黑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今天707和705那边毫无动静,因为他们都在修炼。

房号竟然是第一次取过419,秦雨阳有些感慨,这次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和沈慕川滚床单,以后的命运怎么样未可知。

秦雨阳:“别了吧,你车技那么菜,没劲儿。”

秦父:“你……”

绑匪操着一口口音浓重的普通话说:“先把人藏起来!”

“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所谓证据,努力证明是自己干的,我们现在焦头烂额,根本劝不动他。”秦妈说:“他喜欢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希望你能劝劝他。”

两个人在心境上差太多了,一个吊儿郎当总觉得天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一个顾虑重重心思敏.感,能走到一起也是个奇迹。

酒店风格的房间, 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来。

“什么?”老井拿在手里,才发现是秦雨阳的照片:“额……”倒是没有嫌弃老肖多此一举,他觉得沈慕川也是愿意看到这些照片的,不过:“你说得对,秦先生确实有点可怜。”

——小秋,放学在校门口等,我和小毛哥去接你。

苏冉秋坐在小石头凳上,感觉心里空了一块。

看着高挑英俊的男人走进来,沈慕川的心情其实跟对方差不多郁闷:“你好。”他口吻冷淡,说了句。

景煊把小毛团放在自己颈间,小心叮嘱:“这是你睡觉的地盘,不要乱跑,否则我会压死你。”

“4087,过来一下。”周围都是巡逻的狱警,偶尔会用警棍敲敲牢门,让囚犯过来问话,是很正常的事情。

——门口等,我就到。

“操,打人又不能解决问题!”秦雨阳说:“事已至此,应该谈谈怎么解决这件事。”反正对方要继续打人就是不行,他作为一个男人,即便是要承担出轨的责任,也不可能是打不还手。

“你心宽就行。”秦雨阳轻笑。

沈慕川瞅着表情平静的秦雨阳,颔首承认。

这个上午,N个高层徘徊在门口想进去找老板商量工作。

秦雨阳消停了一会儿,人歪在床上,漫不经心,动手指划拉开手机屏幕,在股票和游戏的APP上来回犹豫,最后点了游戏。

唉,秦二公子都走了十多分钟了,他们老板还没缓过来。

鉴于他很少打电话回家,每次都是有事发生才打,他.妈口吻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事?”

“小雨哥。”到了奶茶店门口,黄毛拿出手机悄声说:“庭哥给的五万块到账了,我俩怎么分?一人一半吗?”

天了噜,秦雨阳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这不是包办婚姻吗,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奔头。

“哎,别生气啊。”那富商囔囔道:“听说只要有钱就可以和你联姻,是不是真的?”

提起那个怂货,景煊‘嘁’了一声,回来趴着自己的书桌:“我睡一会儿,下课喊我。”

现在过了还没半个月,就又犯浑,真不应该。

苏冉秋低眉应了声:“嗯。”

“抱歉。”脸上强颜欢笑:“你再说一次吧,我不会再走神了。”

“之前没谈过吧?”秦雨阳在他身上嗅到了青涩的味道。

高傲美.艳的中年妇人,穿着华丽繁琐的长裙,在仆人的伺候下,和自己的丈夫、两名儿子,儿媳妇,一起走进这座令他们垂涎已久的庄严。

“你也玩车?”秦雨阳问。

“……”秦雨阳悄咪.咪地挪动身体,希望离开花豹的身边。

拉古当然没有意见:“好的,您说得很对。”

秦雨阳却是说:“行,你现在就去拟离婚协议书,随便你怎么写,拟好了给我签字。”

季若然脸色发青:“……”这他妈的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秦雨阳的脑袋被猪踢了?

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就是,男人嘛,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

秦雨阳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然怎么听见沈慕川的声音?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脑子里一闪而过沈慕川的脸,但是想想,对方怎么会来看自己呢?

“孩子,你有什么事吗?”克雷格教授只上理论课,其余时间,他待在老师的办公室,看书,或者做做实验。

秦雨顺陪父母喝了杯茶,然后就起身提出告辞。

“你是怕我半夜被铺盖砸死,还是怕我半夜被蚊子搬走?”秦雨阳语气欠揍地在沈大佬耳边打趣说。

“那……”你的家乡在哪儿呢?秦雨阳还没问出来,结果司机大叔一个急刹车:“……”他帅气的脸颊直接撞上前面的椅背。

“哦。”秦雨阳笑了笑:“那就写因爱生恨吧。”反正对沈慕川也是这么说的。

“我让你你就,你的节.操呢?”秦雨阳压低声音低吼:“你他.妈快放手,想上国际头条新闻么?”

坚守了快三十年的钢铁直男心,猛虎落地式沦陷。

第43章

可是江逐浪无话可说,毕竟这男人的车技确实好,而且还懂得让人,焉坏又温柔。

“操!你还有没有人性?”宋迎晨捏起拳头逼视他。

“真是麻烦……”景煊生气地皱了皱眉,满脸的不情愿。

“4011,这位就是你以后的室友。”狱警今天可能被激发了话痨之魂:“对了,他就是你前室友的配偶,希望你们和平相处。”

到时候真走投无路了就回去啃父母是不?

第二天下午,秦雨阳果然开走了一辆家里不常用的车。

他脱口而出地说:“要不我不去了。”

安诺的原型是一只花豹,他相信原型的自己更有能力照顾好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

“当然……”严以梵显得惊讶,视线在秦雨阳的身上流转片刻,心里有了猜测:“您是刚刚训练回来吗?”这一身狼狈,明明就是经历过打斗的痕迹。

他不接,蒋楦只好放下:“要是实在不喜欢,我也不勉强你。”他换了个水果种类继续削:“不喜欢吃苹果还有梨。”

他在老井殷切的注视下,淡定地进了小隔间。

更何况……这几天贪恋秦雨阳的体温,可能也只是自己寂寞空虚冷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