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c88。com-叶子树_完结小说吧

www。ac88。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拿去吧。”苏冉秋冷冷地说道。

“景煊,我不行了……”对方最后一次冲过来,秦雨阳耍流.氓地倒过去,像只八爪鱿鱼一样箍住对方。

他挺遗憾的,如果能和喜欢的人一直一起生活,那才叫完美。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伴侣。”707严肃地说。

一个小时后,苏冉秋的手机铃声响起。

“谢谢教授。”景煊说道,欣赏的眼神有意无意地飘向克雷格教授的客人。

“我得回去跟小秋商量。”秦雨阳说。

还有几乎和身体一样大的尾巴!

宋迎晨目光愤恨地盯着秦雨阳:“妈,我早就说过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就是不信我,现在相信了吧?”

秦雨阳搂着他的脑袋:“就冲你这句话,老子这辈子疼你疼定了。”

“真没什么。”秦雨阳说:“我们现在就很好。”

来到这个世界,看见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其实秦雨阳心里一点感想都没有。

结果……晚上还是滚了,还不止一次……

苏冉秋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己,如果哪一天自己犯浑, 他姓苏的就赔得血本无归。

第44章

“嗯?”苏冉秋嗓音沙沙地。

掉进对方构筑的世界里,他很快乐,这种快乐无人能给,除了秦雨阳。

老井:“……”

“花这冤枉钱干什么?”苏冉秋嘴上数落着,表情却啪地一下眉开眼笑。

“可以。”景煊抱着胳膊颔首,然后抬起其中一只手, 朝着树林里的一颗石头释放了一团火焰:“这叫元素攻击, 当你能够控制体内的元素任意储存和释放的时候, 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它对体力要求很高, 因为连续释放元素, 会抽走你身体内的能量,所以, 我喜欢吃肉。”

和蔼的眼光扫视同学们的时候,在秦雨阳的身上着重停顿了一下。

这么修罗场的情况下,秦雨阳还是淡定地付了钱,让小姐退到一边。

“上.你需要体力吗?”秦雨阳捞着景煊的后脑勺,歪头堵了他的唇,剩下的力量都用到了舌..头上,让这头蠢龙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杠杆原理。

苏冉秋点点头:“……”有点庆幸江逐浪的劝告来得这么早,否则的话,才几天就这样了,那以后自己能怎么办。

想起季若然之前说过的话,秦雨顺面带怀疑地皱着眉:“你说他净身出户,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不用了。”沈慕川摆手拒绝。

想到这里,苏冉秋一脸复杂地捂着脸:“……”他已经数不清今天在课堂上,是第几次想起秦雨阳了。

苏冉秋还是不受影响:“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吧。”

“冷吗?”严以梵把他抱起来摸摸:“我带你回去睡觉。”

操.他亲舅舅的,冤枉大发了。

因为冷,他的哆嗦惊动了隔壁的秦雨阳:“怎么不多穿点?”

“哥?怎么了?”今天苏冉秋放学晚,秦雨阳刚接到人,准备回去。

但是克雷格教授身份特殊,既是秦雨阳的恩人,又是他们俩人的红娘,即将还要作为订婚礼主持人,他就不说什么了。

左不过是沈慕川求了魏临办事,双方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

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秦雨阳不敢说,反正他问心无愧,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除了昨天晚上的犯浑。

深夜的房门被敲响。

显然,这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醒了?”秦雨阳下去,倒了杯水给他:“来,喝点水。”

“我懂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体谅她,也不是因为我想得到表扬……”苏冉秋喝了一口酒,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好像很幼稚的样子:“额,因为我不想有存在感,我想消失在他们面前,甚至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更好。”

背后俩前台妹子小心捂着嘴,吃惊,刚才和她们聊天的帅哥是总裁的弟弟?

二楼#随便@你爸爸:[微笑]大孙子,口气不大怎么当你爷爷。

然后不等对方的反应,他就迈着轻快放.浪的步伐走了。

“谁允许你进去的?”安诺懒洋洋地看着他。

明明就是那么渴望自己的体温。

想到这儿,他打了个寒颤,几乎是匆忙地打通兼职负责人的电话,态度坚定地把兼职辞了。

也许在外国,初中的男孩子结束初体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想象一下在我国,一名刚刚小学毕业不久的男孩子,求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苏冉秋靠着身边的男人,羞耻难堪。

自己和沈慕川之间,难道是纯粹的欲.望关系?

至于毛团心智的问题,有可能确实是傻吧……

“卧槽……”司机小弟看着沈慕川,脸上写满为难。

和沈慕川幸福快乐,过完没羞没躁的一生, 躺在床上准备翘辫子的时候, 秦雨阳心里一咯噔, 想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可能。

他一边口齿清晰地陈述,一边在心里问候了原主一百遍+N遍。

“不是要衣服吗?自己进来挑。”景煊面无表情地过来,一把拉住秦雨阳的手腕,扯进了自己的房间。

“够了。”季若然低声警告道:“现在马上穿上你的衣服滚出去,我就当你没说过离婚的屁话。”

这句话简直让秦雨阳的头皮一阵发麻。

听到请求,沈慕川哦了一声,才发现自己忘了回应。

对方……竟然跟自己一样,是位刚成年的狼族。

苏冉秋睡眼惺忪地愣着,一时之间下不了决定。

秦雨阳无奈地说了句谢谢,进去之后被解开了手铐,以及认识自己的室友,也就是沈慕川的前室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