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到底-站长工具网站测速_蜀山传奇官方网站

亿万先生到底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冷吗?”魏临见状,给他拿毯子。

秦雨阳一个大老爷们,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男人骚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

而且,谁他.妈想上他了,只是一种平衡交际的手段而已。

感觉自己终于结束了梦游症的秦雨阳从床上跳起来,跪着接电话:“……邵飞?”真的是他吗?

“不会的,我只睡你一个。”秦雨阳低头,吞掉对那些戾气满满的警告。

人家进来之后,只是礼貌地和自己盖被子纯聊天。

照他说,像苏冉秋这种单纯较真的学生哥,有点良心的就不应该碰。

周围的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宽敞的走廊上渐渐变得空旷。

篮子里还有很多喜糖,准备发给班上的同学们。

化别扭为食量,吃得景煊的肚子圆滚滚地。

来得突然,苏冉秋脸热道:“我知道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暴躁的声音响彻整个图书馆:“是谁偷了老子的宠物!”

他有一副硕长结实的好身材,肤色是健康的浅蜜色,俊俏的五官配上一头醒目的水红色头发,在上个学期成功地受到了十三个同学的求婚,当然全部都被他打跑了。

好说好歹,黄毛终于把秦雨阳推进陶震庭的办公室:“庭哥,人带到了,就是他。”

伺候人的手法,可以说是非常生疏笨拙了。

SO,他好恨。

很快,卧室的门就被弄开了。

苏冉秋叹气:“我们自己会想办法。”挂了电话,垂着清秀的眉眼:“我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家,房子只有两间房。”弟弟妹妹十多岁了,还是住在同一间挤着。

打开门看见秦雨阳,他愣了会会,笑:“秦先生,您上洗手间?”

那太好了,景煊挺摸摸下巴,拎起毛团的后颈,塞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出了门。

沈慕川承认自己是个霸道自私的男人,就算没有感情,他也决不允许秦雨阳有半点出轨行为,哪怕自己不一定会履行夫妻义务。

沈慕川一听就知道秦父的意思, 心里冷了冷, 说:“如果您想让我帮他减刑的话,那恕我做不到。”这不是有关系就可以的:“我只能做到让他在里面待得舒服点。”

景煊的耳朵一动,抬起脸:“什么禁制?”为什么他没有对自己说过?

“反正我都可以。”蒋楦也不像,他指指房间:“你真的不打算让我进去?”

苏冉秋心里打了个突,没说什么。

“那我要开始了,拳头砸在你身上可不要喊疼。”景煊说,一下子就朝秦雨阳冲了过来。

他对沈慕川不错,只是沈慕川因种种原因,平时不怎么跟他来往。

当真是气得想摔电话, 不明白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喜欢上这种无情无义的人。

斯文的克雷格教授转过身,不敢置信有人喊自己老头,他秉承着自己的教养和礼貌,问好:“这位夫人,我想这里没有老头,只有第一大学的令人尊敬的教授。”

“你身上的这种风格的话,可能不适合我。”秦雨阳不算委婉地拒绝了,而且还有一件事:“以梵同学,我们大家都是同辈,你对我用一般称呼就行。”

这样过了没几天,蒋楦找的房子终于完善了。

沈慕川第一次萌生了插队的邪恶念头,不过,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心魔。

苏冉秋故作冷淡,抓紧手里的背包带子:“你别耍我了,快去参加饭局吧,我回家煮个泡面吃。”

当严以梵和景煊看清楚教授的客人,他们呆住了:“……”虽然只是很短暂的片刻,就回过神来,很有礼貌地移开眼神。

“嗯。”秦雨阳回他一个沉稳的字。

等等,这个地址他觉得好几把耳熟。

曾经在这座庄园里面作威作福的少爷,现在沦为奴隶,这样的惩罚,秦雨阳觉得够了,

沈慕川点点头,不说话了,不过看向秦雨阳的眼光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

几秒钟之后,他弄开摁在肩上的手掌,转身打开衣柜找衣服,再不去洗澡天就黑了。

“当然是真的。”秦雨阳盖好毯子:“你要是怂的话,可以放弃这次机会。”

新生这一组只有小小的三个,没有拿零分就不错了。

“哪个?”秦雨阳看了一眼,说:“那走吧。”他拉着苏冉秋走了过去。

这边儿,气氛可没有小同学之间那么轻松。

“给他一百万吧。”陶震庭面容平静地说。

说实话,就算是自己咎由自取,也有点受刺激。

“嘘,别聊了,他睡着了。”秦雨阳说。

秦雨阳听得心里一热:“说的也是。”就立刻动手出去身上的束缚,整个人如泰山压顶,笼罩在瑟瑟发抖的对象上面。

“看来你是想在这里跟我打一架?”秦雨阳恶声道。

“还要取名字的吗?”景煊挑着眉, 低头瞅着自己鼓起的肚子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叫小迪。”

“嗯。”秦·什么滋味都没尝到·雨阳,虚伪地点点头。

“少在这里诬蔑人。”景煊沿着楼梯走下去,从他身边匆匆经过:“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小迪。”

秦雨阳低头一看,卧槽,宝石?

“你呢?”苏冉秋擦好,用过的纸巾正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拥有秦雨阳的记忆,秦雨阳原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清楚。

“……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还这么早。”苏冉秋咬着嘴角心想,三个月后秦雨阳还在不在自己身边,都不一定呢。

“恕我直言,他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吃错了药?”他假装淡定地吐槽:“如果我是他的父母,我也会这么做。”

为了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异族男人,这样做并不值得。

他死心塌地地跟了对方小半年,从来没有哪一天有过这种想法。

“给。”秦雨阳提进来一盒熟食,是猪耳朵:“炒热了当下酒菜,爽。”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