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122手机游戏-锐派英雄联盟合作专区_天象互动

fun122手机游戏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秦雨阳跟在总裁哥哥身边学了一段时间,效果自然是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渐渐在筹备自己的创业团队。

“秦先生, 这边请。”老井殷切地, 把他带进办公室:“不知道您吃了早餐没有?现在饿吗?”

可是雷茜充满担忧,如果少爷有这么聪明的话,就不会做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唉。

马匹当然不是普通的马,它们的奔跑速度很快。

万年被欺负的同桌源海,讪讪地闭上嘴.巴。

“不是。”苏冉秋硬邦邦地说。

苏冉秋说不是:“九八的。”离零零后还差两年。

“好。”秦雨阳特乖巧。

“嗯?”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好啊。”他转头望向走廊,老师还没来:“那就快走吧,被老师撞见了不好。”

沈慕川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说来说去就是说不到点子上,他晃:“那你他.妈跟我求婚,也是脑残!脑抽!是吗?”

“妈,陈姨。”秦雨阳进门喊。

“……”靠……

“吃了。”苏冉秋垂眼走了出去,从秦雨阳带回来的袋子里,找出两份量很大的油炒面。

“洗了个澡,清醒了。”蒋楦指指自己的脑袋:“我们接着谈谈。”

“没事,这表还挺值钱的。”秦雨阳嘀咕道:“就是刻了字,不好卖。”

唉。

然后老井带着一个犯了事的下属上了二楼, 让他上去处理。

秦雨阳会喜欢他很正常,如果他没有入狱,这桩婚事也算过得去。

这里的书籍多得数不清,秦雨阳趴在书架上查看,感觉每一本书的书名自己都认识字,却看不懂意思。

苏冉秋撇撇嘴,脸上一如既往地写着不稀罕。

“亲哥……”秦雨阳的心肝儿微颤,真的,至于吗……

不过心里再生气,他也没有甩脸子。

“……”睡觉的样子也是超可爱的。

“对。”老井一边点头一边搔搔头:“我忘了告诉您,办公室就有洗手间。”

“……”沈慕川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心肝凉了半截下去。

“这么久的吗?”秦雨阳愣了算算:“那不是我出狱以后你才回来?”

安诺把别人交给自己照看的小毛团叼回来,放在自己胳肢窝下面压着,这样就不会乱跑了。

“……”安诺傻傻地接住,天了噜,有生之年,吃了一回龙和狼的喜糖:“那个,恭喜了。”他打着哈欠说:“还以为你们只是玩玩……”

秦雨阳说:“谢谢。”

“还有一位天赋也不错的学生,叫做景煊,可能比严家那位少爷更适合你, 毕竟是德尔维亚的大家族, 如果和这位结合, 你将来的晋升会非常顺利。”克雷格教授对秦雨阳毫无保留, 他希望能从自己手里再培养一位战神, 那将是无上的荣誉。

秦雨阳:“难以抉择,要不斑马走起?”

嘴边挂着依旧很潇洒帅气的笑容,可好看了:“你是故意在门边等我呢?”还想像上次一样,来个激情四射的相逢?

“好了,谢谢小毛哥。”又一次被黄毛送到奶茶店门口。

秦雨阳放弃了找剪子的念头,直接披着一头及腰的头发出去了。

可是那样的话,就是算赢了也不是那么解气。

不知道为什么,魏临听见这种言论,有点心酸。

他离开了二十来分钟,回来的时候苏冉秋人在浴室,水声哗啦啦的,似乎是在洗澡。

“你想离婚也不是不行。”他沉默了片刻,面带讽刺地说:“那就净身出户吧,你的财产全部归我,否则这婚我不会离。”

迎上景煊那双餍足放.浪的琥珀色眼睛,秦雨阳头皮发麻地放了他,心里炸开了锅,老子这是被猥.琐了吧!

可是这个不友好的吻,彻底把他的邪火惹出来了。

之前复习的书本内容一片空白,苏冉秋满脑子只剩下秦雨阳吃鸡蛋的模样。

“看样子是别人的宠物,那么把它弄开,我们继续上路。”严以梵口吻冷淡地说,显然对这种女士喜欢的宠物毫无好感。

“是的。”所以他才这么着急。

短时间内他不用再担心沈慕川觊觎自己的菊花,好像也不用担心对方会怀疑自己。

秦雨阳顿时有一种想摸摸景煊的头,喊一声乖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没有搞错。”老井恨不得对天发誓,掷地有声地说:“都是真的,川哥,秦先生最近独来独往,跟谁都没有交流,除了上班就是回家。”

“当然……”严以梵显得惊讶,视线在秦雨阳的身上流转片刻,心里有了猜测:“您是刚刚训练回来吗?”这一身狼狈,明明就是经历过打斗的痕迹。

老井:“怎么样?”

“打一炮,连酒都醒了。”那男人在他背后调侃,声音焉坏焉坏地。

车子进入市区,沈慕川打电话吩咐老井:“你带他们去吃饭吧,我带他去医院检查。”

现在家也搬完了,卫生也搞好了,苏冉秋捧着一杯茶,坐在傍晚的小阳台,安静地看一看这个新家的风景。

小浣熊习惯性地跟上去,一会儿之后才回神,自己是景煊的小伙伴:“那个,景煊……”

“好好好,我会用心照顾秦先生的……对,啊?没有没有,大家对他都很客气,”老井进了洗手间:“你就放心吧,秦先生那么好的人,我们都喜欢他。”

“进去再说。”

现在一只老鼠从自己面前蹿过,秦雨阳可以拍胸部保证,老鼠嘴上有几根须他都看得清楚。

沈慕川结合了一下秦雨阳的真实个性,竟然觉得这个解释合情合理:“你的意思就是,我想太多了?”

打得浑然忘我的二人,立刻不约而同地回头吼他:“住手!”

白色的毛团悄咪.咪挪动圆滚滚的身体,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跳下了桌子。

可能是因为彼此是合法伴侣,而对方又不离不弃,总是让他心里踏实,不去纠结谁上谁,也不去纠结秦雨阳为自己牺牲了多少。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