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59900555.com-QQ自由幻想官网_广州发展/

www.959900555.com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一路上,他烦躁地感受到很多热情的目光,大部分都是投向自己身边的男人。

“给点反馈行么?”秦雨阳戳了戳只会接受别人输出的木头。

苏冉秋装逼了一会儿,拿着手机笑眯眯地凑过去:“哥哥。”自己心爱的男人能不带吗,就是死八百回也愿意。

“雷茜,这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当初她一直护着心智不全的小狼崽,就没有今天的局面。

可是到了秦雨阳和苏冉秋住的房里,才知道什么叫做窄。

这顿饭,五个人对着一桌丰盛的晚餐,吃得安静如鸡。

“哈哈, 好了,你们狼族果然都是纯情的家伙。”克雷格笑着说,然后对他招招手:“来, 老师为你讲解十行元素。”

到了机舱门下,沈慕川松开扣在秦雨阳腰间的手臂,离开前说了一句话:“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如果你要跟我硬碰硬,随时欢迎。”

这一点季若然还是可以确定的:“对,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在离婚之前,也没有转出过大笔的钱,一切都很正常。

过了良久,沈慕川义无反顾地抬起右手,把手表和手串弄下来,然后解开袖扣,撸起袖子,露出一只肌肉结实肤色健康的小臂。

“哦,狼族是二十三岁成年, ”克雷格教授笑眯眯地说:“我记得我们学院也有一位刚刚成年的狼族,天赋非常之好,和你一样是风属性, 他叫做严以梵, 或许你们可以认识认识……”

之前怎么没觉得苏冉秋这么天真呢,简直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他并不介意手腕被秦雨阳禁锢,也不介意自己的活动范围被强制压缩,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慷慨。

秦雨阳闻言松了一口。

“你是不是想我在这里上了你?”秦雨阳恶意满满地问,被激怒得口不择言,明显是很气了。

“吃吧。”青年拿起一颗番茄,塞到胖鲁鲁怀里。

“是的。”秦雨阳搂着雷茜的肩膀,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雷茜别哭,我回来了。”

反正秦雨阳不知道,一.夜之间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结果肯定是一样的,因为秦渣男在人前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他就算带小姐离开,也是一副我的意图是什么你们心知肚明的情况,没人会相信他是真的打算玩小姐。

其实心里不管怎么想,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向这个人靠过去吧。

晚上快凌晨,苏冉秋坐在他身上起不来,他伸长手摸了根烟,又抽了起来。

衣服随便穿,头发随便抓,去到的时候,眼神还带着刚起床的慵懒。

“以后不要再轻易地挑衅我。”严以梵搁下一句忠告,放了他。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秦雨阳说:“一还是二赶紧选,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你可想仔细了。”

“一会儿你自己试试呗。”黄毛说道。

秦雨阳一边吃一边继续烤,没有说话的意思。

回到家,手机收到一条魏临的信息,通知他明天早上七点汇合,吃完早餐一起去机场。

“藏在哪里?”其中一个绑匪骂道:“这瓜娃子太重了,找个地方扔了他!”

“嗯?”秦雨阳站在里边洗葡萄,扭过头来愣了下,开骂:“苏冉秋,你他.妈有毛病是吧?”鞋不穿衣服也不穿:“滚回去穿衣服鞋子。”

“还行。”沈慕川扭头瞥着他:“我的情况我想你心里也有数。”如无意外的话,自己这辈子就是牢底坐穿的无期徒刑犯人。

“是是。”黄毛说:“真是不好意思,小雨哥,我马上去给你倒茶。”

“你不用勉强自己。”这事儿怎么说,反正秦雨阳觉得挺糟践人的,除了花钱买的MB,正常谈恋爱的没这样干的。

黄毛见状,搓搓手说:“庭哥,那这把算不算小雨哥赢了,我们答应给他的钱怎么算……”他还等着收一点点佣金呢。

“等等!”秦雨阳说:“妈,你确定,你要给我介绍妹子?”

这一天下午,雷茜在庄园里指挥仆人们干活。

明天汇报的时候可要记得告诉川哥,老井心想。

秦雨阳打开暖气,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顺便叮嘱苏冉秋:“系紧点。”然后问:“你坐车会吐吗?”

“……”秦雨阳,败。

“你们龙族不是很喜欢美人的吗?”金发美女笑吟吟地说:“我有没有机会和你共度一晚?”

反正不管牺牲了多少,沈慕川都会让秦雨阳知道,自己对得起他的选择。

再说回沈慕川, 一开始就不是秦雨阳的理想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愿意给彼此机会,看能不能共普姻缘。

“……”由于宠物就是从自己的房间里丢失的,严以梵没有发飙的立场。

安诺无言以对,不想看他们在自己门口再次吵起来:“好了, 夜深人静, 请你们离开吧。”他嘴上说得很客气,人已经回到705,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这个学期是小组赛,按小组排名。

“我很忙,没时间陪你耗。”秦雨阳收起钱包,假装淡定地从他面前离开。

“今天是开学典礼,气氛比较严肃,所以我不能带你出去。”严以梵离开之前,弯腰摸摸爱宠的耳朵:“但是我会很快回来,带你去吃午餐。”

“不,这不是你的错。”克雷格教授简直心疼这位命运坎坷的天才,年幼的时候,究竟吃了多少苦。

“好了,”吃完晚餐之后,秦雨阳拿起湿润的毛巾抹抹嘴和手指:“答应陪你吃晚餐的任务做到了,那么我回去了。”

反观秦雨阳自己,这会儿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外面是一件休闲西装外套,显得很雅痞气质。

二十分钟后,秦雨阳吹着口哨下了楼。

“你该走了。”沈慕川主动推推他。

对方贪恋他的温存,临急临忙才推开:“那个……在我背包里。”

他的心情有点复杂,因为当初答应和秦雨阳结婚,完全是抱着牺牲婚姻维护利益的想法,根本没有想过会拥有正常的婚姻生活。

“不许问这样的问题!”龙族傲娇地翻身看着他,嘴上不肯被占半点便宜,行动却让人招架不住。

“是的。”苏冉秋呐呐说了一个地名,不是什么繁荣昌盛的地方。

“啧!”严以梵眼尖地看到,一个顶着红毛的青年从门口慢悠悠地晃了进来,于是毫无后顾之忧地说:“我接受挑战。”

“靠……”秦雨阳在睡梦中被苏冉秋的闹钟吵醒,他睁眼一看时间才七点钟,问题是今天周六:“你调闹钟干什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