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5zz-站长帮手网_蓝动网

www.95zz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415室。”站在外面的狱警,用警棍敲了两下他们的门:“时间快到了,请准备结束探视。”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出去。

门铃响了五声,一个穿睡衣的帅哥出现在秦雨阳面前。

“别想太多,明天我给你买药。”秦雨阳说着,把手里融成一滩水的冰块往旁边一扔,然后躺了下去。

“好……”苏冉秋喜欢他,没有拒绝的道理:“那我去洗一洗。”就是天儿挺冷的,这会儿用热水壶烧水比较快。

早在之前,他就从克雷格教授嘴里听说,秦雨阳拥有三种元素天赋,他心里是隐隐不信的。

“……”充血的眼睛盯着对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

上次被秦雨阳稀里糊涂地骗了身,他心里的气还没消。

秦雨阳又不是傻,很快就领悟了沈慕川的意思,他笑笑说:“每次见面都是滚床单,这不叫伴侣,这叫炮友,懂吗?”

“你说得对,我二十岁了。”苏冉秋拂开头上的手:“以后别再摸我的头。”

“你的屁话真多。”708用力把自己的手腕抽出来,义无反顾地敲门。

可以说是非常体贴稳重,让人看了想日。

“抱歉,我过于激动。”沈慕川道歉道,先放下手机,眼睛刚对上魏临,那边就拼命挥手让赶紧他解决。

更何况……这几天贪恋秦雨阳的体温,可能也只是自己寂寞空虚冷了。

“江逐浪。”苏冉秋说:“你回家去吧,他说你大哥正在找你。”看看自己这个昏暗窄小的地方,真的不适合住两个人。

而秦雨阳坐在他身边,一脸严肃地阅读头条新闻。

不算窄小的空间,一瞬间弥漫着某种特殊的气味。

“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回来。”秦雨阳跟他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苏冉秋也是过了很久之后才了解到,自己喜欢的人念旧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也算是一个让人安心的特质吧。

他听在心里怎么有种荒谬的感觉……

秦雨阳把沈慕川折腾得起不了床,表面上是不知节制,其实是暗藏心机。

“你不是说有目击证人吗?”秦雨阳劝他:“那你就先拿到证词再来找我,我在这里住几天又不会死,真不知道你们急个屁。”

苏冉秋转过去看着黄毛,点头喊了声:“小毛哥好。”

“……”沈慕川咬牙切齿地卧倒,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干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公子哥,这怎么可能?

苏冉秋内心崩溃:“好了,别念了。”他关上门,按照自己的方式清洗。

秦父:“你……”

虽然老井说要如实告诉沈慕川,但是目击证人回国之前,他没有这么做。

克雷格教授说:“等等,还没有为你们介绍,这位是今年的新生,他叫雨阳,是三种元素天赋者,我想让他参加一周的小组排名赛,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带带他?”

“抱歉,我们也是临时决定才回来的。”秦雨阳带着苏冉秋来到父母面前:“小秋的事我跟你们说过,今天难得大哥回来,我就带他回来给你们见见。”

“我懂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体谅她,也不是因为我想得到表扬……”苏冉秋喝了一口酒,有点犹豫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好像很幼稚的样子:“额,因为我不想有存在感,我想消失在他们面前,甚至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更好。”

如果醒了的话,就要把惊喜推迟到晚上或者明天早上。

在附近监听和监视的侦探,完全理解目标现在的心情。

“是没关系,不过……听说对方出轨了是吧?”说话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精明的眼光在季若然身上打量:“不可能吧,你这么好的条件,对方都出轨?”

飞机起飞后,秦雨阳撕开装毯子的袋子,抖开毯子盖在自己身上。

马仔:“目击证人指认了一张照片,照片是秦先生的。”

“哪能呢,我送外卖。”秦雨阳混不吝地指了指手里的食盒。

秦雨阳就不说他让自己的头先着地了,翻了个身用爪子抱着卤肉盒,嗷嗷待哺。

“你身上的这种风格的话,可能不适合我。”秦雨阳不算委婉地拒绝了,而且还有一件事:“以梵同学,我们大家都是同辈,你对我用一般称呼就行。”

“是。”江逐浪握住他的手:“四九城里头玩车的人都认识我。”所以秦雨阳认识他也不奇怪。

就这样持续五六分钟,周围乘客远远围观。

“你好,能邀请你吃晚餐吗?”秦雨阳碍于自己一身汗臭味,很有礼貌地退后了两步,脸上保持友好的微笑。

“嗯?你不是见过了吗?”沈慕川问道,他脑子里本来就心不在焉地想着秦雨阳,现在被人提起,立刻觉得口干舌燥,想喝水。

沈慕川的瞳孔骤然一张,同样在秦雨阳面前不带脑子的他,直接把这句话翻译成我喜欢你。

“怎么样共同抚养法?”严以梵严谨地问道。

原主在沈慕川身上讨好处,简直是与虎谋皮,不知天高地厚。

苏冉秋心想,这人迟早是要回去当他的富家少爷,而自己只会是他众多风流韵事当中的一段,仅此而已。

马仔:“井哥……”他咽了咽口水,不敢说。

苏冉秋掰开他的手指:“那你现在去赚一个。”

“……”苏冉秋整个人僵住。

第二天早上,发现眼眶有点红肿,他很难堪,不喜欢因为爱情而变得脆弱的自己。

“您在收拾房间吗?我可以帮忙。”翼龙装模作样地走进来。

“别客气,楼下那辆车很快就不是我的了。”秦雨阳说道,他刚才已经通过车钥匙找到了渣男秦雨阳的座驾。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出尔反尔?”景煊冷笑说:“不愿意也行,那就我自己抚养。”

“阳少,”梦露乖巧地站在身边等他,当她看见秦雨阳穿戴整齐,柔美的脸上满是惊讶:“您现在要走吗?”可是他们还没上.床……

秦雨阳问他冷不冷,摸他的手确定,然后就没放开。

“你饿了吗?”严以梵穿戴整齐,走到床边摸摸小宠物,然后把它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肩膀上:“走吧,带你去感受一下第一大学的餐厅。”

这位独身的男性教授,生活上处处精致。

“……”景煊开门的手一顿,转过脸来正想发飙。

“是这样的……”老井简捷明要,把今天侦探汇报的内容一一转述:“看来秦先生对你一片痴心,连秦氏都说不要就不要了。”

江逐浪朝他抬抬下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天台。”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