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新会员送体验金-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_白熊阅读

注册新会员送体验金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剪刀石头布,输了给一块。

“操。”秦雨阳说。

“恕我冒昧,这是您的意思,还是秦雨阳的意思?”

“小秋哥!”秦雨阳的声音高上去。

真是丢人现眼!

秦雨阳收拾好东西,走进那间很小的厨房兼洗手间:“我没吃晚饭,你给我热一下我买回来油炒面行吗?”他问。

“谢谢。”秦雨阳接过来一看,哦豁,4087!

“啧!”龙族抱着胳膊,没有顶嘴:“那现在怎么样?那个人还在你的家里吗?”

虽然这边秦父秦妈还没松口,可是结婚是迟早的事,不管有没有那张证都是在一起的。

然后他发现,身边的同学依旧一副很自闭的样子,没有任何反应。

“那是。”察觉他吃醋了,秦雨阳干脆说清楚:“我跟他是无性婚姻,你要懂。”

“谢谢。”这几天,苏冉秋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梦,一个周围的人都很清醒,只有自己不愿醒来的梦。

“咳咳……”苏冉秋整个人脸红耳赤,备受刺激地呛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堵心,然后看见秦雨阳不感冒的表情,又有点松了口气。

下了车之后,秦雨阳一路狂奔进来,迅速登记完,然后气喘吁吁地被狱警搜身:“路上塞车了……呼……跑死我了……”

“陶先生好。”秦雨阳点头说:“那我们来谈谈赌车的事儿吧。”他一副公事公办,不想攀关系的样子。

“井哥!人找到了!”这天,一个电话打进老井的手机里。

秦雨阳手脚麻利地发了一个定位给他,然后等了四十分钟左右,一辆黄.色的跑车开到店门口。

秦雨阳笑了一下,满不在乎地说:“如果你是指接吻的话,我们确实有过,但仅仅是接吻,我想关系还达不到伴侣的程度。”

说起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肌肤接触’这个词。

裤子穿到一半,突然听见外面有陌生的声音。

这个男人,如果说上午还是能听劝的状态,那么现在就是油盐不进,鬼迷心窍!

和秦雨阳订婚之后,景煊对银狼的所有抵触,都消失无踪。

“……”秦雨阳看着他,不说话。

他不能平静地靠在浴缸里,等着那份记忆自己浮上来。

“……”沈慕川无话可说。

挖槽……

可是!这个时候提相亲是几个意思?

秦雨阳心想:“……”咱能不这样埋汰吗?

沈慕川正在睡午觉,闻言睁开毫无睡意的双眼,心里有个想法一闪而过,会是秦雨阳那个傻逼吗?

“吃完了。”景煊把骨头一扔,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很久没出来放松了吧?老大。”

“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蒋楦。”对方伸出手掌。

“还狡辩?”秦妈本来不想吵架的:“那你说说看,雨阳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他做了什么?你说你说!”

“你认识吗?”隔壁同桌叫源海,深知景煊的本性:“不会是在讽刺吧?”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眼光高,绝对不可能承认别人是万人迷。

“小秋。”等苏冉秋一身水汽地走出来,他朝人招招手说:“过来吃早餐,然后把药上了。”他从渣男秦雨阳的记忆里,得知了一部分苏冉秋的资料,但是很少,可见渣男对苏冉秋压根就没有放太多心思。

反正渣男那些财产也不是自己所有,秦雨阳没有一丝留恋。

突然有点庆幸自己这样的小白兔没有掺和进去,否则有可能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二十分钟之后,秦雨阳手里提着一打啤酒,打开了小单间的门:“我回来了。”

“来,上药。”秦雨阳知道他还在怨恨自己,这会儿也没什么不耐烦,反而越发和气,说道:“你恨我是应该的,但是别跟自己过不去,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毫不客气,把自己付出的东西要回来。”

“操。”秦雨阳说。

“在里面过得怎么样?有人欺负你吗?”秦父问着,关心的视线在秦雨阳身上来回打量。

“那你有队友吗?”严以梵认真想了想,这个时候抛弃花豹,会不会被打死?

从坐在这里开始,沈慕川就后悔了,之前在电话里没事说什么配偶探视,简直是自找麻烦。

秦雨阳看着那只手,气不打一处来,气笑了说:“怎么说话呢?我还不够待见,要怎么地?”

“川哥?”老井终于接电话了。

严以梵打开房门,顶着一头微微湿润的黑发走进来,看见毛团乖乖瘫在床上,表情略暖:“医生说你不可以经常洗澡,我们说好一周帮你洗一次澡。”

这套像禁.区一样的房子,秦雨阳随随便便就进来了,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个正常人类的居住地。

结果现在看到的元素精纯度,和自己的程度几乎不相上下。

跟着总裁哥哥进了办公室,对方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扔给他,是真的用扔的:“我的副卡。”

“我是哪根葱?”秦雨阳捏着拳头道:“不管我是哪根葱,你要敢再骚扰他试试,我让你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顺便看紧秦雨阳。

可是这个不友好的吻,彻底把他的邪火惹出来了。

“伴侣?”秦雨阳一脑门问号,歪头:“谁跟你说我要跟他做伴侣?”

“其实你们都接触过了。”苏冉秋说:“上次一起打游戏的手残就是他。”

可是真的被人行注目礼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羞耻。

“他找我了,就这样吧……”挂电话之前,沈慕川压低声音叮嘱:“这件事自己烂在心里,别让他知道。”

当时说什么来着,要对苏冉秋好,绝不仗着人家傻就欺负人家。

苏冉秋瞥着弯腰痛呼的男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