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zz99.net-58同城漯河分类信息网_完结小说吧

95zz99.net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五分钟后,秦雨阳端着两大盘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回来。

秦雨阳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然怎么听见沈慕川的声音?

苏冉秋晃了会儿神,才回过味来:“我去……”他盯着自己的下面说:“你的待遇都比我好。”至少有人问候。

沈慕川:“别问那么多, 把这辆车给我跟紧,能拦下来就拦, 难不下来就跟着。”他咬了咬牙, 才说:“秦雨阳在车上, 他被绑了。”

对方不会问东问西,也不会大惊小怪,还会帮他解释,虽然没必要。

接下来的一幕让小姑娘们怀疑人生,高挑的哥哥把弟弟壁咚在书架上,亲了,竟然亲了……

“总有办法的。”苏冉秋含糊说,暂时不想透露自己处了男朋友。

秦雨阳点了点头:“你说。”

“我明天要出差。”沈慕川熟门熟路地走进来,话不多说就开始解外套,也不能怪他这么猴急,满打满算时间只有六十分钟,不抓紧时间的话,简直不够塞牙缝。

“是的,只要一个也不行。”秦雨阳退到门边,摆出送客的意思。既然知道对方心里是这么想的,那就没有要过多接触,造成比现在更深的纠葛,那对谁都不好。

“咳咳……”沈慕川脑子一片懵逼,我是来干什么的?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那亲我吧。”浪.荡的龙族,不顾一切地扯开自己的衣领,神情已经疯魔了。

“操。”沈慕川咒骂了一句,然后睁眼看着旁边,那个男人举止轻浮地捋起汗湿的头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弯腰捡衣服。

“我是龙族,你知道的。”景煊看着他:“而你是狼族。”

衣服随便穿,头发随便抓,去到的时候,眼神还带着刚起床的慵懒。

—好。

宋迎晨简直要爆炸,因为自己是沈慕川的亲表弟,而这个男人算什么?

“哎。”黄毛马上说:“我送小雨哥回去。”

秦雨阳是个不怕天高地厚的男人,他想也没想就举报了那位活该的大兄弟。

比不得身边的男人,连父母的责骂也从容应对。

“不强迫不强迫!你赢他一次就够了!”黄毛说。

他的目标是苏冉秋手里的食物,动作麻利地拆开来一边吃一边往回走,像个饿了很久的留守儿童。

江逐浪哭笑不得地想,怪不得沦落到帮陶震庭赌车的地步,活该。可是除了幸灾乐祸之外,他对那位得到秦雨阳青睐的男小三有点莫名羡慕。

“不是要衣服吗?自己进来挑。”景煊面无表情地过来,一把拉住秦雨阳的手腕,扯进了自己的房间。

“噗——”魏临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热茶:“咳咳咳。”天了噜,身为大龄老处男,他承受不起这些骚操作,嫉妒羡慕恨!

“什么?”沈慕川狠狠吃了一惊,声音骤变:“他去了警察局自首……”这个傻.逼!

本来秦雨阳觉得无所谓,可是被秦妈这么一说,竟然也觉得不得劲。

走来走去,还是走到了这里。

虽然知道知道自己想在这里找答案的想法很可笑,可是沈慕川还是感到了失望。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秦渣男是个人面兽心的渣男,但是说出来谁也不信。

他秦雨阳处朋友,可没有尊卑阶级之分。

浪子回头这四个字, 几乎贯穿了秦雨阳的一生, 这四个字不单只形容他突然开窍, 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一名成功的商人;更是形容他情场收心, 在和第一任伴侣离婚之后, 从此守着真爱专心致志地过日子, 零绯闻, 零吵架, 简直是不可思议。

当听到对方的介绍,沈慕川顿时肃然起敬:“秦夫人,您好。”虽然跟秦雨阳扯了证,但两家人确实不熟。

如果出去了,他一定会狠狠地爱这个家伙。

秦雨阳做出这么决绝的决定, 倒不是因为被欺骗那么简单,而是看到魏临的时候, 他突然明白了。

带把的,本应该日天日地才对。

“……”秦雨阳生无可恋,感觉自己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你年纪还小。”才二十岁, 以后的岁月长着呢:“这个时候冲动下决定, 你一定会后悔的。”

再过几天就是排名赛,学生们都专心练习。

七号院子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各位寝室听觉灵敏的住客们纷纷醒来,他们一听就知道,706和708那俩又酸又臭的回来了。

“秦雨阳为我净身出户的那会儿,你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他这号儿人吧,你就是一个路人甲你懂吗?”苏冉秋看着他:“所以,我和他的生活关你屁事?”

“707!时间到了!”大半夜,景煊一脸暴躁地过来催促,手里捏着一根红宝石丝带。

秦雨阳刚醒来,闻言一头问号,道歉?

(秦雨阳:老子的待遇直线下降……)

“……”苏冉秋捏着口罩,一时间只能做出点头摇头的反应。

其实没有为什么,单纯是因为黄毛只记得一个雨字。

车子停好之后,秦雨阳打开车窗,吹了一声口哨:“小毛哥!车不错!”

第23章

所以他和银狼那家伙都心甘情愿地被俯视。

这不应该……!

一会儿手机收到一个定位,是住宅区,也就是说,今天要登陆总裁哥哥的秘密花园。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东西挂在自己脖子上,会不会遭贼?

“现在才来,奶都凉了。”秦雨阳懒懒地说,然后指指自己身边的人:“我对象小秋。”

“唔唔……”苏冉秋生气地瞪着他,为什么不?

“那个, 秦先生,需要给您配备司机吗?”老井忐忑地打电话过来询问, 因为他差点忘了这件重要的事。

哪怕是大老爷们,哪怕是受,其实他们也向往一段真挚的感情。

对方……竟然跟自己一样,是位刚成年的狼族。

“我还饱。”苏冉秋心情不错地说。

秦雨阳没当一回事,一会儿到小巷口他就让苏冉秋先下车,自己找个地方泊车。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