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pt88宝藏-长春工程学院_驾驶员考试题吧

88pt88宝藏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沈慕川除了休息,什么都不想谈,他只想休息。

苏冉秋放下手里洗到一半的衣服:“那我去煮菜。”

路程差不多开到一半,苏冉秋才回过神来,望着窗外说:“你带我去哪里?”

“那不然呢?”秦雨阳眼神冷冷地看着他:“因为你表哥进了牢里,我就要丢下手里的一切,进去陪他才算正确?”

严以梵一手抱着还在沉睡的毛团,一手提着行李箱:“那么拉古,你先守在这里,还有一箱行李,我稍后再过来拿。”

“没说什么。”苏冉秋钻进被子里。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孩子喜欢沈慕川。

“谢谢。”秦雨阳喝了茶,又看了眼表,说道:“陶先生,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

“……”苏冉秋被撞得向一边歪去,等到江逐浪完全下了天台,才皱着眉揉揉自己的肩膀。

扔下手机一看,自己那有一双怯怯的手,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案;被他开口一吓就缩了回去。

他踢踢蒋楦的腿:“出去跟我妈解释清楚,然后明天收拾你的东西,咱们有缘再见。”

“那真是不错,我很乐意帮你们主持订婚礼。”克雷格教授合不拢嘴地说:“恭喜你了。”

严以梵继刚才的惊讶,白皙的脸颊上顿时升起一抹赧色。

景煊伸出手挽留,只碰到了对方的脚.踝,一阵失落。

秦雨阳抽了抽嘴角,发现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席致凯拿起来认真端详,点点头说:“不仅好听,你这一手签名也写得很好看。”不过怎么说呢,他摸着下巴批评:“笔锋不够刚硬,有点缠缠绵绵的味道,配不上这名字的阳刚之气。”

苏冉秋一着急,抱住不让他走:“我真的不勉强,我喜欢你啊。”如果秦雨阳不让,他会更不开心。

作为江氏的独生子,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遇到秦雨阳这种人,他只能自认倒霉。

他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位尊贵华美的青年有着一头白发的头发,简直是……

“他在你面前很社会?”沈慕川有点惊讶,印象中秦雨阳在别人面前一般比较绅士,除非被踩了尾巴,就会很不给面子。

“怎么了?不喜欢跟我闲聊吗?”秦雨阳郁闷道:“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只是个打桩机?”

“4087!准备结束探监!”

视线朝着戴口罩的大男孩剐了一眼,对方有所感应似的躲在秦雨阳身后面,连头都不敢抬。

和克雷格教授聊到深夜,他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警察局那么多,光是秦雨阳居住的附近就有好几个。

“嗯,今天在电话里说的。”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我也觉得,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

“是吧,有机会去你家玩,暑假怎么样?”秦雨阳算算日子,再过三个月大学又放暑假。

要是万一被秦雨阳知道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绝不会有好下场。

好像害怕被教授觊觎似的,他赶紧提着行李箱走了。

期间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秦雨阳的父母,秦雨阳和自己在一起,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叫他们不用担心。

短短的几句话,邵飞傻眼,怎么突然就扛上了?

相比于表弟的高兴,沈慕川双眉拧紧,弄开对方的手说:“别叽叽喳喳地吵我。”然后走到姑妈和姑父面前:“姑姑,姑父,谢谢你们来听审。”

可是真的被人行注目礼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羞耻。

门铃响了五声,一个穿睡衣的帅哥出现在秦雨阳面前。

“好。”苏冉秋笑着挂了电话,然后走回食堂,发现朋友已经帮自己买好了饭。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他喝了口茶:“不过以你的智商,我应该慢慢跟你解释。”

他瞪着黑漆漆的屋顶,一会儿想着刚才,一会儿想着秦雨阳:他不硬吗……

“嗯。”沈慕川没有多说。

秦雨阳坐在屋里唯二的一张木头凳子上,正在思考怎么赚钱,却发现肚子饿的时候,思路完全不受控制。

“命令还是请求?”秦雨阳拽拽地说。

秦雨阳面露绝望,不甘心地最后蹦了一次。

“嗷呜?”秦雨阳舔完爪子再要,却发现这个人转了过去自己吃独食!

“唉……”叹了口气,他出来喝点茶醒醒脑子,然后继续收拾。

“你他.妈的玩儿蛋呢?”沈慕川低吼:“快去警察局找秦雨阳,把他摘出来,别让他掺和这件事!”

挂了电话,他整个人都是懵的,怎么会是秦先生呢?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不会死。

“哦,你要考研。”秦雨阳弯腰亲了一下他:“加油,哥哥支持你。”

“如果看见他拈花惹草,”沈慕川说到这的声音冷了几度:“先揍他一顿再告诉我。”

“哈哈哈哈。”沈慕川大笑,心情自入狱以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答应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听见他们斗嘴,秦雨阳在太阳底下打了个哈欠,涌起了一股想晒肚皮的冲动。

“别在这杵着了。”沈慕川斜了他一眼:“没什么事就回去,我这几天不在,公司还要靠你。”

而被他护在身下的青年就更可怜了,被渣男威胁上床也就算了,还被自己当成出来卖的MB,愣是在双方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活活折腾了三次。

不过还别说,吃饱饭之后泡个澡,就想困觉了来着。

秦雨阳是站位,沈慕川也是。

天了噜,秦雨阳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这不是包办婚姻吗,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奔头。

“那我就不进去了,你现在跟我回去。”秦雨顺十分干脆地下命令道。

“行啊。”苏冉秋不假思索地答应。

“给。”秦雨阳提进来一盒熟食,是猪耳朵:“炒热了当下酒菜,爽。”

“……”苏冉秋心想,谁他.妈遇见你能不怂,都怂好吗?

“啪啪!”老井走到各位工作的区域拍拍手掌:“秦先生马上就过来, 大家准备一下, 首先把桌面和仪容整理好, 然后出来前台欢迎!”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