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奖黄了-第一商务_IT168文库

大爆奖黄了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裤子穿到一半,突然听见外面有陌生的声音。

那货就真笑了:“哈哈哈哈……”

“虎落平阳,有什么办法。”秦雨阳依旧笑眯眯地,他本人身高一米八八,长得相貌堂堂,器宇轩昂,坐在空间窄小的跑车副驾驶里面,还真有那么点困兽的感觉。

“坐。”秦雨顺瞥了弟弟一眼,搁笔记本键盘上的手该干嘛干嘛。

可是心思敏.感的他察觉到,自从秦雨阳一把抓住季若然想扇巴掌的手腕,然后的言行举止,就变得很不一样了。

“……”

“嗯?”为什么?秦雨阳一脸不解,他跑这趟车的目的,就是想拿到二百万交给苏冉秋,然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呕……”黄毛差点没把自己的胆汁儿吐出来。

毕竟案子的事情现在毫无进展,他们川哥什么时候能出来还是个未知数,搞不好,会耗上好几年。

这小子看上去,绝对是人模狗样,光鲜靓丽,一副有钱公子哥的范儿,问题是这种人他妈的用得着下海赚钱?

秦雨阳不免抬起自己的胖脚,生无可恋地对比了一下,为什么同样是狼族,差距这么大。

小A说:“秦雨顺有个弟弟叫做秦雨阳,就是三年前和季家二少联姻的那位,最近可是出了一件大新闻。”

这个时候秦雨阳还在呼呼大睡,他根本就不知道整个世界都变了。

从克雷格教授嘴里听见这句话,秦雨阳只想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咳咳咳,从某方面来讲,能追着泰迪日,也是一种天才吧。

那名男子挑了挑眉,又说了一声:“你好?”修长的五指,在秦雨阳眼前晃了晃。

“冉秋,周末你干嘛去了?”席致凯来到他身边坐下,嘴里叼着包子低声说:“两天兼职都没来,亏了好几百块钱,我都替你心疼。”

“……”得,黄毛终于知道苏冉秋脸上的伤是哪来的了。

听见这话,宋迎晨的助理和经纪人不由仔细打量秦雨阳,他们发现,这人可能是说真的:“……”毕竟人家长得高挑俊美气质压人,跟旁边的小姐是天囊之别……

“你会搬出去吧?”苏冉秋问他。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好像是周一吧?”景煊笑着从严以梵身边经过,去安诺的房间里接自己的宠物。

毕竟都是大老爷们,谁还离不开谁了。

秦雨阳不免抬起自己的胖脚,生无可恋地对比了一下,为什么同样是狼族,差距这么大。

秦雨阳一脸黑线地怀疑着,推开那头扑腾翅膀的龙,躲到远处变回人形:“景煊,我们是不是应该来点正经的格斗?”

儿子开机后第一个打进来的电话内容是:“妈,我一会儿带沈慕川回家吃饭,顺便谈谈婚礼的事情,您准备一下。”

“……”沈慕川神情一愣,整个人呆住,然后霍地站起来,四面环视:“秦雨阳,你在哪里?”

“额……”秦雨阳内心是崩溃的,和那头翼龙?这么重口?

“在想婚礼。”沈慕川说:“你想穿白色的礼服还是黑色的礼服?”

但如果因为二百万惹上一个麻烦,不值得。

等严以梵干完一场漂亮的单方面斗殴,景煊和秦雨阳已然吃得肚皮圆滚滚,回来观战。

“嗯?”秦雨阳闭着眼睛找到枕头边的手机,接起来说:“哈罗?”

沈慕川:“为什么鬼迷心窍?”

不就是一朵小玫瑰么,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我跟你说件事儿。”秦雨阳迎上去搂着总裁哥哥的肩膀:“我已决定以后来你公司上班,你看是给我个经理职位还是……哎?”

这小子看上去,绝对是人模狗样,光鲜靓丽,一副有钱公子哥的范儿,问题是这种人他妈的用得着下海赚钱?

只有魏临知道,沈慕川是真的困,否则那俩大大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

秦雨阳十点钟坐上公交车,十点四十五分到达学校附近。

“是的,你可以叫我克雷格教授。”对方挂着和蔼的笑容走过来,在他隔壁的沙发上坐下:“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出生的家族吗?”

“好的。”发生这种事,谁还有心情上班呢,老井理解的。

他停在校内的一处树林,这里已经靠近森林边缘。

“川哥!”老井说:“我觉得还是报警吧,警察一起找比较快!”

“我去休息了,你们自便。”烤了一会儿火之后,秦雨阳站起来,找个平坦的地方躺着。

苏冉秋摇摇头:“不冷。”他特别安静。

“嗯?”秦雨阳说:“哦,那是我随口瞎掰的,我们之间的事,凭什么要跟一个外人说。”

“不用你假惺惺。”苏冉秋心情复杂地道,如果秦雨阳还是跟以前一样轻浮油滑,他肯定想也不想地甩对方巴掌。

秦雨阳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继续面无表情地待着,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

作为江氏的独生子,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遇到秦雨阳这种人,他只能自认倒霉。

“哈哈,不必介意他,我们也吃吧。”秦雨阳拿起银质的餐具,先把肚子填到三分饱。

宋迎晨一愣,脸一红,气得连忙把手抢回来,离秦雨阳远远地:“死到临头还嘴硬的臭渣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起来。”秦雨阳捏捏他的脸。

——哈哈哈。

苏冉秋睡眼惺忪地愣着,一时之间下不了决定。

“多少?”秦雨阳拿出钱包,准备付钱。

和秦雨阳订婚之后,景煊对银狼的所有抵触,都消失无踪。

“你今年几岁了,还这么幼稚?”秦雨阳扣着他的后脑勺,扑棱了几下。

这个学期是小组赛,按小组排名。

感觉自己有点贱吧,为了留住对方,这几天有点过了。

“洗菜。”苏冉秋丢给他两颗菜,自己洗肉切肉,调味,偶尔抽看看一眼男朋友,差点呛到:“你他.妈就是个手残吧?两颗菜被你洗成这样?”

等所有人坐好之后,苏冉秋服气地望了一眼身边的公子哥:“……”这就是刷脸的真实写照吧?

只是昙花一现,大战结束后隐居于萨多峡谷山下的一处庄园,不知道日子过得怎么样?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