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壹吧论坛收集-亿房网房产新闻频道_智游啦旅行网

博壹吧论坛收集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可是雷茜充满担忧,如果少爷有这么聪明的话,就不会做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唉。

感情上的事就是这样,出乎苏冉秋的意料,稳定得让他恍恍惚惚。

“没事。”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心想,就算秦雨阳冷,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

打开车窗往外望,只见秦雨阳搂着三儿上了一辆黄色的跑车。

过了会会,秦雨顺的声音才传来:“给你半个小时。”

扔下手机一看,自己那有一双怯怯的手,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案;被他开口一吓就缩了回去。

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秦雨阳不敢说,反正他问心无愧,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除了昨天晚上的犯浑。

“闹心。”秦雨阳说。

“怎么会呢?”秦雨阳跟不上景煊的脑回路, 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多说废话:“宝贝,专心一点, 你在跟我讨论这些问题,我会软的。”

“什么?”听见老井的汇报,沈慕川一脸问号:“你说他酒吧买醉,一直念叨我?”

“唉……”秦雨阳以为他还在闹别扭,蹲过去说:“只是让你不要发表不合时宜的意见,没有剥夺你说话的权利,你这样就是拧巴了。”

“还狡辩?”秦妈本来不想吵架的:“那你说说看,雨阳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他做了什么?你说你说!”

“干什么?别动!”景煊感觉到肚子里的毛团往上爬,一副想从领口出来的意思,他立刻抬起手掌一摁, 把毛团摁住。

否则被人起诉故意杀人和涉.毒之后,也不可能这么悠哉。

一路上,他烦躁地感受到很多热情的目光,大部分都是投向自己身边的男人。

“……”啧,这个人是饭桶吗!

搞得狱警浑身不自在,赶紧移开自己的视线:“我确定一下。”他拧开弄出来一点,嗅过之后没有异样,这才还给秦雨阳。

二十岁左右正是长身体的阶段,中午到现在确实饿了。

对呀对呀,还剩下一半的钱呢!

“嗷呜?”秦雨阳舔完爪子再要,却发现这个人转了过去自己吃独食!

进去之后他的笑容就没了,呵呵,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并不柔弱的身影,甚至比原主记忆中还要高大强势。

半个小时后,高调的红色跑车停在事务所门口。

“哎,你们……”魏临顿时就傻眼了,目瞪口呆,这俩怎么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

曾经在这座庄园里面作威作福的少爷,现在沦为奴隶,这样的惩罚,秦雨阳觉得够了,

空手套白狼,秦雨阳身上一个镚儿都没有,一上午给他赢了三十几块。

就算以后自己跟女生谈恋爱,也不可能这样被女生照顾。

“……”秦雨阳心想,真是难得小清新的开头。

堂堂的一头身高八尺的雄龙,闹起脾气跟小萝莉一样。

原来以为只是吊儿郎当,没心没肺,但是无意中和他对视,一不小心就会被那双眼睛看透。

“是的,有问题吗?”景煊抱着胳膊横冲直撞。

因为自己自卑啊,别人有点风吹草动就受不了……

还好,包裹里竟然有吃的。

“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些。”苏冉秋说:“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说话的时候心里暗暗决定,明天就去辞职,然后再把这件事忘了。

今天在外面浪了一天的住客们回来之后,很快就爆出一阵争吵。

“去你的。”葡萄皮一咬破,甜味儿在嘴里晕开,苏冉秋也笑了起来。

景煊摸摸肚子,感觉自己晚饭还没吃饱,就移步走向食堂,打包了一盒卤肉带回去吃。

季若然沿着那只手臂往上看,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俊脸,他立刻咬牙切齿地警告道:“秦雨阳,放手!否则我连你一起揍!”

“我带他回去看看。”克雷格教授很快下了决定,带走了这只突然出现的狼崽。

“进去再说。”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沈慕川知道,要是自己一直出不去,沈氏迟早会落入他人口袋。

如此可爱的问题,一瞬间难倒了秦雨阳……额, 他差点忘了, 这个世界不流行宝宝这种称呼。

结果他被现实啪啪打脸,景煊认真地看起书来,那反差萌的姿态也是撩得一塌糊涂,说是学霸也有人相信。

“哦。”沈慕川云淡风轻地说:“派人去查一下,如果是真的,弄死他。”

严以梵说道:“你在鲁鲁身上下了禁制?”

“哎,我叫秦雨阳。”对方却咧着嘴傻笑,走上来一脸灿烂地说:“怎么称呼你?”

“川川,所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监狱啪了吗?”

“停车!”交警在窗户喊道。

“我继续跟你在一起才是脑子有病。”秦雨阳diss道:“你不把自己的婚姻当回事,但不代表我会将就。”

“……”敢情这对爹妈还是认为,自己的儿子没有犯罪。

景煊晚了一步表情很恼火:“我也觉得不可能,凭什么要跟这个家伙一起抚养,嘁!”

秦雨阳既要维护自己的内心秩序, 又要兼顾秦父秦妈的心情。

(沈啊,迟早……)

跟秦雨阳回家见父母的那一段好像就这样过去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嗯?”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好啊。”他转头望向走廊,老师还没来:“那就快走吧,被老师撞见了不好。”

“今天起这么早?”才七点钟就听见悉悉索索,秦雨阳也醒了过来。

“不怕的。”秦雨阳叹了口气,把他搂紧。

“什么?你给迪鲁兽吃肉?”严以梵愤怒的声音把秦雨阳吓得挂在门槛上,要上不能上,要下不能下!“这是迪鲁兽,草食系动物!你脑子进水了给它喂肉?!”

“谁让你拍他的照片给我的?”这天上午通话,沈慕川冷不丁地问一句。

“啊,谢谢。”秦雨阳挺惊讶的接过来,靠在门框上,直接拿了一个就咔嚓吃起来:“我一直想问你,你究竟怎么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