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体育-房小二网_启程旅游网

ca88体育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秦雨阳开着车呼啸过来,一脸开心地探出头来。

小儿子今天总是令他们出乎意料。

秦雨阳:“谁知道。”顺便解开缠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沈老板,我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你这个不把我的话当回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看见对方之后,两个人都诧异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原本平平淡淡也没有所谓感情的会面,竟然硬生生被一系列的意外营造出了感觉。

订婚礼,一般都需要双方的父母和亲人在场,不过鉴于秦雨阳父母双亡,景煊的父母又远在德尔维亚,他们的婚礼只有克雷格教授和仆人们见证。

“我不勉强啊……”苏冉秋垂着眼,小声说。

秦雨阳坐在纸巾盒上抱着他所能承受的最后一块卤肉吃完:“嗝!”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却发现两只爪子沾满油光和酱汁。

上完下午的两节课,苏冉秋立刻坐公交车回了家。

“……”秦雨阳差点呛到, 似乎没有想到年过半百的克雷格教授竟然如此奔放, 一言不合就开车。

嗨得太过分了,一度让秦雨阳害怕,声音吵到了楼下的父母。

这么说的话,现在秦雨阳就是跟着小三过?

“……”秦雨阳感到一阵无力,他竟然开始担心法官也这样想:“爸,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证据摆在眼前,到时候法官自会定夺。”

现在为了秦雨阳,他愿意自封零号。

就是他小心翼翼地哄你睡觉,而你却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吃掉。

沈慕川不屑一顾地冷笑,胜利般继续抱紧自己看上的男人。

这回应对苏冉秋来说意义重大,他抬头面露感激,眼眶还是红红的。

“知道了。”秦雨阳嘴上应着,心里倒是没当回事,毕竟他和苏冉秋那小屋里的东西不多,能带走的也许就那么点。

“好吃吗?”苏冉秋两只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没有了。”沈慕川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说:“谢谢你今天来看我。”那意思相当于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要是平时,司机大叔怎么可能装作不知道。

黄毛忙说:“不不,这是个小酒会的形式,来人有很多的。”他们庭哥只是其中之一被邀请的人,咖位比较大的那种。

“这床,”秦雨阳踢了踢卧室那张两米宽的大床,笑哼:“老子喜欢。”

到了半夜里, 得了秦雨阳的伺候, 景煊心满意足地靠着对方, 沉沉地睡去。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秦雨阳握住那只手,低声说:“来自萨多峡谷,我姓秦……”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情况。

周围的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宽敞的走廊上渐渐变得空旷。

他现在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被自己折腾了一晚上的青年。

“唔唔……”苏冉秋生气地瞪着他,为什么不?

“你呢?”景煊抬起腿用膝盖抵住,满脸通红和凶残:“我绝不允许,绝不允许……”

简单说就是敌意嘛,情敌对情敌,分外眼红。

沈慕川:“……”好一个仅此而已,有魄力。

克雷格教授微笑:“早。”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亮眼的黄色跑车才姗姗来迟。

苏冉秋在司机的注视下,往收款箱里塞了两块钱硬币。

苏冉秋坐上去,肩膀贴着,一个靠着墙,一个靠着人,开游戏,加好友:“你先等等,我拉一波人,我怕我带不动你。”

还记得上次首富公子做的坏事吗,龙对自己的味道异常敏.感,就算用肥皂搓了两遍,在段时间内,毛团身上还是带着属于他的味道。

“他是怎么做到的……”魏临真的不服,沈慕川这么彪悍的男人!自己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那个人却可以轻易得到!

真到了晚上,又想去不想去,最后还是抱着去晃一圈就走的心态,懒洋洋地出了门。

秦雨阳发现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姓蒋的根本早就出柜了:“我靠……”

从已有的记忆中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原型。

“我打滴滴就行。”秦雨阳说。

秦雨阳什么都没说,凑上去吻住自己跟前的帅哥。

“可以吗?”景煊慢慢靠近搂着他。

“……”沈慕川又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如果你答应,我愿意陪你出国旅游,一周。”

苏冉秋打开门,看见秦雨阳手里提着蔬果,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安抚了一点点。

沈慕川就是看上这身皮吧?

他就随口一问,其实是赢了太多镚儿不用白不用。

他的生活注定因为蒋楦这个妖孽般的存在,搞得天翻地覆,鸡飞狗跳。

然后,他给苏冉秋发了一条信息:“小秋,你们学校的地址给我。”想想又加了一条:“几点钟下课?”

陶震庭的目光转向黄毛,黄毛却面露犹豫地道:“是……小雨哥的车技很不错,我觉得应该能赢江逐浪……”

他们围着待在角落里一脸懵逼的白色毛团,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嫌恶的表情。

看到之后他就沉默了。

沈慕川最后一次看时间,冷静地说:“还有五分钟。”如果五分钟之内秦雨阳能赶来,探监申请还作数。

原来同桌真的不是哑巴。

“表哥!”宋迎晨开心地扑到他面前:“太好了,你终于得回清白了!”这阵子外面的风言风语总算被啪.啪.啪打脸:“走!我们出去吃一顿好的,为你接风洗尘!”

唉,秦二公子都走了十多分钟了,他们老板还没缓过来。

“……”好凶萌的未婚夫。

“什么算了?秦雨阳?”沈慕川东张西望,心里慌乱地追出去门口,但是根本没有看见秦雨阳的影子。

沈慕川擦拭的动作顿了顿,凑上来吧唧了一口秦雨阳的嘴说:“不是以后,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对我好。”

“如果你是为了钱来我公司上班,”秦雨顺说:“那就不用在我面前碍眼,副卡里面的钱你爱花多少花多少。”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