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net-南京搜房网房天下_交谊舞中国

w88.net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老井:“等在XX路口和XX路口,正在观察……发生了什么事川哥?”

“嗯,还有景煊,我有一件事要说,跟他也有关系。”秦雨阳的余光看到了景煊上来,立刻冲他招招手:“借我一套衣服,我要洗澡。”

翼龙死死瞪着那只手,天知道他的心脏快爆炸了,小迪?偶像的子嗣?尊贵华美的男人?都是同一个人吗?

“没谁。”秦雨阳一觉睡醒,就忘了自己刚才的决定,一不小心又跟他说话了。

搞得现在家庭气氛也不好,想缓和一下大家的关系看来只能无限期押后。

所以他的子嗣,身上才会有这样用心良苦的禁制术?

“慕川……”回头发现,沈慕川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安检员的双手。

还是那个点儿出门,还是那条路等那辆公交车。

他什么都不用说,秦雨阳自动地给他让出位置。

篮子里面的东西,怎么看起来那么喜庆?

他感觉人生灰暗地退回水里,恨不得掐死那个给自己留下烂摊子的人。

“不许问这样的问题!”龙族傲娇地翻身看着他,嘴上不肯被占半点便宜,行动却让人招架不住。

“哦。”一大早起来自作多情,苏冉秋捋捋头发,跟在秦雨阳后面出了门。

苏冉秋今天用不着上学,也没有兼职要做;他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小时,想着不用苦哈哈地出去挤公交,心情也还不错。

大家都是同病相怜的人……

就在嘴边啊!

“也许这是某位贵族女士的宠物,我们可以先把它带回城里。”严以梵义正辞严地说。

漫不经心的模样痞帅痞帅地,加上人品性格,轻而易举就扭转了苏冉秋对富二代的负面印象。

但是严以梵高估了武斗系的内部和谐情况,他不知道安排寝室的老师有多么头疼。

这个比喻好像有点偏题,但是大致意思一样。

掉进对方构筑的世界里,他很快乐,这种快乐无人能给,除了秦雨阳。

可是!这个时候提相亲是几个意思?

“嘁,你以为我出尽了全力?”智商堪忧狼。

“很抱歉。”秦雨阳道歉说。

同一时间的XX监狱里,沈慕川拿着秦雨阳的照片看了又看,一会儿满脸暴躁地怒骂傻.逼,一会儿又满脸复杂地摸了摸。

“这么突然?”苏冉秋有点生闷气:“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看样子秦雨阳也是临时决定,根本没把自己的意见当回事,有点小难过。

秦雨阳呆了一下,心里想着不是吧,但情况就是这样,他哥给他买了一套房子:“哥……”好端端给自己买什么房子?

“你以前也玩得很凶吧?”秦雨阳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吃醋,反正就是问了。

不愧是战神的后裔,不愧是让银狼那家伙都偷偷关注的男人。

苏冉秋瞪大眼,讶异得很:“什么意思?”这话说的,让他呼吸骤然停止,只剩下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乱撞。

“好的。”老井如沐春风, 心中一阵感慨,不吹不黑,他们川哥的对象真的无可挑剔, 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人了。

他是自己的合法伴侣……操.蛋……沈慕川的明星表弟,是个搞音乐的,但是跟沈慕川不是一路人。

一会儿,大boss也想起了自己昨晚的吩咐,还好他的尴尬秦雨阳看不见:“公司不用,我在家里加班,你过来。”

秦雨阳再联系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不难推理出, 自己出狱的关键和魏临有关。

“我不知道,不过……”苏冉秋说:“他喜欢我什么,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狱警:“……”最近你们逼事怎么这么多!

苏冉秋正心凉呢,这男人刚才一声不吭就走了:“我不洗,太累了。”幸亏懂得回来问问,他心里的难受去了一半。

说完之后互相瞪着对方,搅屎棍!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来了要给秦雨阳上,这已经很给面子了!对方却接二连三拒绝,他不要面子的吗?

后排没动静,黄毛朝后视镜瞅了一眼。

沈慕川:“我随时欢迎。”

“你不是说你的族人不会放过我吗?”秦雨阳脚踩着金洛的肩膀,说:“我现在正是宣布,和你解除婚约,顺便起诉你谋杀罪。”

“婚姻算了。”电话那边的男人说:“你现在喜欢我,无非是因为我年轻力壮,器大活好。”说到这里他自己笑了一下:“这样的人有得是,你去找吧。”

越早成年,就代表着越早拥有自己的势力。

秦雨阳心想,完了,还真是监督:“……”有人管的感觉真操蛋。

下午一点多钟左右,秦雨阳浑身酸痛地醒来:“……”他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发现自己侧躺在地面上,周围的环境乌漆嘛黑,还有一股潮湿的味道。

上午十二点不到,秦雨阳在交易所乱晃的时候,接到了黄毛的电话:“小雨哥,我是黄毛啊,你还记得我吗?”

沈慕川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靠着秦雨阳,他顿时有点羞耻地坐正身体。

“声音调小一点。”苏冉秋非常无语,他好像听到了开心消消乐的游戏背景音乐:“……”很好,一个快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在他面前沉迷于开心消消乐。

“雨阳?”他的父母缓过来神:“你突然带人回来,怎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现在这么突然,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没说什么。”苏冉秋钻进被子里。

“嗯……”秦雨阳开口说话之后,顿时惊讶,自己能说话了?

魏临却不放过他,给他打电话:“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话,还来得及。”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出尔反尔?”景煊冷笑说:“不愿意也行,那就我自己抚养。”

秦雨阳看了好笑,就心血来潮地逗逗他:“你要是心疼我,那回家安慰安慰我呗?”

景煊脸上顿时笑逐颜开,他就是喜欢秦雨阳这股直白的浪劲儿,跟其他的狼族简直天差地别,和他们龙族一样。

“嗷呜。”秦雨阳蹭蹭他的手,勉为其难地哄哄他,反正不管是708也好,707也好,这两个都是无药可救的毛绒控,好哄得很。

秦雨阳打开暖气,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顺便叮嘱苏冉秋:“系紧点。”然后问:“你坐车会吐吗?”

——小秋,你做过最出格的事是什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