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905.cc-岛津中国_华威重庆人才网

959905.cc

2017年08月08日 19:01 来源:剧情之家

七号院子里真正把心思放在排名赛的学生,算来算去只怕是707室的严以梵比较上心, 其余的几位, 要么就是用心谈恋爱, 要么就是用心打酱油。

要是沈慕川知道魏临的具体操作是这样,肯定会把魏临臭骂一顿,这不是给秦雨阳树敌吗?

“哦……”被戳穿的苏妈妈脸热了一下,才呐呐道:“那你回吧,不过家里没有住的地方。”

“是有点。”秦雨阳说道,顺便把苏冉秋搂到身边,希望他不要怕。

有了昨天的经验,秦雨阳很快就稳住了在自己体内冲撞的力量。

秦雨阳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把拖鞋收回去,自己穿上,然后就去了厨房淘米煮饭。

“哦?”

“好饿。”龙族青年不顾形象地开始大快朵颐,往嘴里胡吃海塞。

苏冉秋内心崩溃:“好了,别念了。”他关上门,按照自己的方式清洗。

他想亲一下隔壁那头情窦初开的龙,就毫不犹豫地亲了。

秦雨阳抬起胖脚,怜悯地踩了一脚708的鼻子,让他开心开心。

反正在他心里,秦雨阳就是个强/奸/犯。

景煊摸摸肚子,感觉自己晚饭还没吃饱,就移步走向食堂,打包了一盒卤肉带回去吃。

来到狱警的办公室,沈慕川接起电话:“说。”

一会儿想着昨晚,那男人对自己那么温柔,难不成是自己的错觉。

他哥哥爸爸姐姐妈妈奶奶爷爷如果知道情况,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压根就不指望他思念家人。

一个小时后过后,照片的真伪也查出来了,确实是两张毫无PS痕迹的真照片。

苏冉秋闻言,立刻停下书写的笔,用手撑着太阳穴说:“我不吃,你自己吃吧。”他真的很饱!

可是雷茜充满担忧,如果少爷有这么聪明的话,就不会做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唉。

即便是家里不常用的车,也是价值不菲的豪车,停在大学门口异常引人注目。

秦雨阳臊得不行,抓脸挠腮说:“好吧,不给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沈慕川:“他这么聪明的人,伪造几个证据不足为奇,你要知道,污蔑罪比杀人罪轻多了,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

“我……我选择当奴隶……”

“……你居然答应了?操。”魏临郁闷得肝疼,这绝壁不是自己认识的沈慕川“难道传言是真的,你的联姻对象是为了替你顶罪才进去的?”

“走,先去跟庭哥打个招呼。”黄毛安排道。

当他确认是真的时候,使出吃奶的力气,努力用身体撞树干,让树枝摇晃起来。

“那你跟他吃吧,我不去了。”景煊感到一阵心堵,脸上则是冷冷淡淡,看不出难过的迹象。

“嗯。”总裁哥哥平静着脸。

卧槽,好看是好看,可是……

“额……”秦雨阳内心是崩溃的,和那头翼龙?这么重口?

那是他知人事的历史以来,最享受的一次释放。

他知道,沈慕川跟普通商人不同,是个亦正亦邪的边缘人士,暗地里的勾当和关系可不少。

“喂,加入武斗系可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独立独行的人可生活不下去。”景煊翘着嘴角:“当然,像我这样的强者除外。”

“那你陪我出去一趟。”明明知道对方想什么,秦雨阳却不徐不疾:“在克雷格教授的住处,你不是说过要负责我的衣食住行吗?”

“你们是来赔款的吗?”

秦·好欺负·雨阳,说到做到,坚决不说话。

这边,苏冉秋接过秦雨阳手里的水说:“我不要紧,你先过去看一下。”他害怕这个结果对方还是不满意,心里有些忐忑。

愣了一秒钟, 秦雨阳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庞, 难道这张脸真的有怎么吸引力, 一个二个地都对释放好感。

“……”伸手拿了起来,哗啦地翻开。

“不不,我没那个意思。”他强行想解释一波。

晚饭过后,秦雨阳挺着微鼓的小肚子,躺在床上打盹。

“是没关系,不过……听说对方出轨了是吧?”说话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精明的眼光在季若然身上打量:“不可能吧,你这么好的条件,对方都出轨?”

苏冉秋吃得少,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吃饭,因为他满脑子都想着刚才秦妈说的话。

沈慕川:“嗯?”挺惊讶的,以往每次都是落空,没想到这次等秦雨阳的消息,却等来了案子的进展。

X茂大厦,十七楼。

“你身上臭死了,我给你洗个澡。”景煊撸起袖子说。

听见秦雨阳的提议,他很快就变成原型,伏在地上等对方上来。

“故什么意,喝了酒就早点睡吧。”秦雨阳揉揉他的头,自己起身去洗澡。

第4章

“你们是来赔款的吗?”

“你想不想吐?”秦雨阳说。

“你这样想的话,以后就没机会跟他一起吃饭了。”秦雨阳不管她说什么,自己走出去打电话。

“只要一个子嗣也不行吗?”景煊的眼里带着火花。

一本正经的傲娇,秦雨阳以前无感,他喜欢小意温柔不做作的类型,可是今天好像突然get到了傲娇的萌点?

“什么?”黄毛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小秋哥只是头晕而已?没有吐吗?”靠,当时他可是吐得七荤八素。

傍晚六点钟,苏冉秋早早做好晚饭,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好,准备陪秦雨阳出门。

“……”杯子哐当一声从魏临手里掉出去,他赶紧扶起来:“不是……我问的是,秦雨阳,不是你……”

他去找隔壁的年轻老师,借了一身衣服。

“你不是说要我安慰你吗?”苏冉秋泛红了脸,既羞涩又大胆地搁回去。

“不用你假惺惺。”苏冉秋心情复杂地道,如果秦雨阳还是跟以前一样轻浮油滑,他肯定想也不想地甩对方巴掌。

责编: